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美中外交安全對話

美中外交安全對話

編按:川普總統上任後,首屆美中外交安全對話21日在華府舉行,北韓與南海成為本次會議焦點議題。面對國際情勢與各地危機,美中兩大世界強權的會談內容值得矚目,可從中看到國際局勢,以下收集相關報導作為持續追蹤。

美中外交安全對話 聚焦北韓、南海議題

世界日報 記者張加/華盛頓報導

來源:聯合報(https://udn.com/news/story/6813/2540190?from=udn-catelistnews_ch2)

川普總統上任後,首屆美中外交安全對話21日在華府舉行,北韓與南海成為兩大議題;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在會後表示,中國理解北韓對美國而言是最大的安全威脅(top security threat);美國對南海立場不變,反對透過軍事化與越權的海事主張而改變現狀。

提勒森還說,雙方討論了川普政府將會如何維護人權等普世價值,美國不畏懼向中國提出對其人權問題的關切。

美方在記者會上並未提及台灣議題,但根據中國外交部的新聞稿,中方在對話中強調在台灣、西藏問題上的原則立場,以及美方恪守有關承諾、妥善處理相關問題的重要性;美方表示,美國政府堅持奉行「一個中國政策」,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不支持分裂中國的活動。

相較於美國聚焦在北韓與南海,中方外交部公布的新聞稿顯示,中方重視戰略意圖,即維護好自身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努力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該新聞稿並寫道,雙方要尊重彼此政治制度和發展道路,尊重彼此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以及彼此的發展利益。

南海部分,提勒森說,美國對於南海的立場不變,反對透過在南海軍事化,以及不受國際法支持的越權海事主張而改變一直以來的現狀,捍衛航行與飛行自由;中國承諾根據公認的國際法原則,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

但中國外交部的新聞稿強調,中國對南沙群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中方有權採取措施維護自身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

提勒森則指出,北韓是區域當前最嚴重的威脅,美中皆要求北韓完全無核化,呼籲北韓停止非法的核武與彈道飛彈計畫,美中承諾全面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相關決議;美國向中方重申,若要防止該區域緊張情勢升溫,中國有更大的外交責任,在經濟與外交方面對北韓政權施加更多壓力。

美中外交安全對話由提勒森、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主持,中國代表為國務委員楊潔箎、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等人;不同於前總統歐巴馬時期的「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美中共同或各自舉行記者會,但此次會後僅由提勒森與馬提斯舉行記者會,也未有成果清單。

特派專欄 少交集的美中外交與安全對話

來源:中央社(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706230166-1.aspx)

沒有開幕儀式、會後也無聯合記者會,美國總統川普主政下的首輪美中對話新架構─「外交與安全對話」,聚焦北韓與南海,卻成為外界觀察美中蜜月期或結束的起點。

與前總統歐巴馬主政時的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架構不同,川普任內首輪美中對話新機制-外交與安全對話(D&SD),不若以往大拜拜模式,而是聚焦特定議題、明確要解決的當務之急;而在從北韓獲釋返美沒多久的大學生溫畢爾(Otto Warmbier)不幸離世後、川普對處理北韓問題、面臨國內壓力,他的焦躁與不耐,目標對準中國。

國務卿提勒森和國防部長馬提斯21日在美單方召開的記者會上、都說重話,提勒森先說,中國知道,美國把北韓當成是頭號安全威脅;美國也再次呼籲中國,如果中國希望避免緊張情勢升高,中國有外交責任,向北韓政權施加更大的經濟與外交壓力。

而馬提斯則是三度以「挑釁」形容北韓對溫畢爾的做法超越任何對人性與法治的理解,並三度以「挑釁」形容北韓的做法無法無天、罔顧事實。

美國覺得中國做得不夠多,這樣隱晦的指示,北京有話要說。

只不過,D&SD後、美中雙方這一次不像以往公布成果清單,而中方索性連記者會都省了、沒在華府說明,而是由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北京講白,中國不對其他國家施加經濟和外交壓力,朝鮮半島核問題的癥結和解決「鑰匙」都不在北京。

早在D&SD前,關注美中關係的媒體Sinocism主編畢曉普(Bill Bishop)就分析,美國想依賴中國解決朝鮮半島問題,注定失望,因為中、美在這一問題上的戰略考量根本不同。

他說,對中國而言,北韓是緩衝國,北京不會希望見到自己的鄰國是一個統一的美國盟友;然而,北韓的飛彈試射也讓北京頭痛,北韓現有的飛彈就能射到中國,某種意義上來說,北韓對中國一些地區的威脅、甚至超越對美國。

美國這次加壓、希望中國斷絕陸資企業及銀行和北韓的一切資源及金流往來,但這觸及中共黨內複雜的資源糾葛,在19大前、一切以穩定並鞏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權力核心為最高指導原則的北京來說,有太多複雜情勢要考量。

對華府來說,尤其在溫畢爾的逝世後、國內輿論都在觀察川普政府怎麼因應北韓問題,除可能加大制裁,國務院前亞太助卿希爾(Christopher Hill)告訴紐約時報,美國可以有「自己來」的選項,不是傳統軍事攻擊,而是對北韓發動網路攻擊。

而在南海,馬提斯直言,美中雙方對問題的瞭解有很大差距,但他堅持美國的一貫立場,在國際法允許的範圍下、美軍將繼續執行航行與飛越自由。

五角大廈更有說法,過去8年,美國放著龐大的軍事力量不用、希望藉由外交手段讓各方解決爭議,但北京積沙成塔,造完島後到完成軍事化,造成既定事實,這讓周邊國家焦慮不安,美國該以更明確的行動告訴北京。

北京管不好小老弟北韓,在主權至高的大原則下,南海問題又不示弱,面對不按常理、難預測的川普,習近平還能和他相敬如賓好多久,在以「建設性、結果為導向」的川普時代下的美中關係,前路難平坦、多荊棘。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