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歐洲動態]夢遊般走向無序退歐的英國

[歐洲動態]夢遊般走向無序退歐的英國

編按:英國國會於6月8日舉行大選,首相梅伊所領導的保守黨於選戰中表現不如預期,失去絕對多數的席位,這會對於梅伊領導脫歐產生何種影響?而英國的國會選舉結果未有黨派過半,這對於英國的政壇與國家發展又會造成何種影響?從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的評論可以看出英國脫歐的當前氛圍。

文/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 馬丁•沃爾夫 譯者/何黎

特里薩•梅(Theresa May)曾許諾要賦予英國力量和穩定。但她實際帶來的恰好相反。如果不是形勢如此嚴重的話,這一幕將很好笑。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固執地認為,全世界都在嘲笑美國。對英國而言,全世界肯定真的在嘲笑自己: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就英國的歐盟成員國身份啟動了一場毫無必要的公投;而其繼任者梅不惜棄絕自己的政治立場也要將這條道路走下去。這個國家看起來十分荒謬。大選還增加了“達不成協議”的可能性。有人認為“達不成協議要好過達成一份糟糕的協議”,實際上達不成協議對雙方來說都將是一場災難。

此次大選的諷刺之處是,保守黨42.4%的得票率是其自1983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這一比例也高於該黨在幾乎整個上屆議會期間民調的月均支持率。出人意料的是工黨擠壓較小黨派的能力,這些小黨派的得票率跌至了197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事實證明,長期的反叛者、工黨領袖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鼓動抗議的能力令人矚目。

首相梅既失去了多數議席,也失去了權威。正如前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George Osborne)指出的,她是一具“仍在行走的女屍”。梅如今要依靠抱怨不休的民主聯盟黨(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她已浪費了觸發《里斯本條約》第50條後可用時間的八分之一。她將發現即便可以就對歐盟的必要妥協達成一致、然後立法,按時完成這件事也幾乎是不可能的。在這些妥協中,最重要的是支付大量資金,以及同意在英歐盟公民繼續享有原有的權益。然而,除了耗費時間,再度舉行大選或許也無法解決任何問題。結果可能再次出現懸浮議會。英國正處於一場大混亂之中。

右翼部分成員對歐盟成員國身份的痴迷,加上卡梅倫(可以稱得上是英國歷史上最糟糕的首相)的不負責任,讓英國陷入了一場危機。現在達不成協議的可能性比大選前還要高,因為協議取決於接受歐盟為退歐開出的條件。經過如此無序的退歐過程,沒有理由指望商品、服務貿易流動或班機往來能繼續,更不用說順暢地繼續了。對退歐後的貿易進行安排,將需要兩樣東西:合作和準備。在“達不成協議”的情況下,這兩樣東西英國都不能指望從歐盟那裡得到,因為歐盟將把英國視為“不法者”——一個拒絕履行義務的國家。畢竟,這正是“達不成協議”的意思。

使英國與鄰國及主要貿易夥伴之間的關係淪落到如此地步,將是極其愚蠢的。但這正是退歐公投曾經、並且依然可能導致的情況。未能好好地明確替代方案是諸多缺陷之一。留歐與退歐之間沒有雙重選擇。可能的選擇存在於留歐和多種退歐方式之間。取決於與歐盟達成的協議,退歐方式有多種可能性:最大程度的“軟退歐”——保留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的永久成員國身份;最大程度的“硬退歐”——沒有關於退歐後安排的協議;或是無序退歐——沒有任何協議。鑒於公投結果的接近程度,假如留歐與每一種退歐選項單獨對決,留歐幾乎肯定會擊敗所有退歐選項。但最終,英國只能選擇一種退歐選項。正因如此,要求在留歐與通過談判達成一致的那種退歐方式(如果可以達成一致的話)之間再進行一次公投,具有民主正當性。遺憾的是,英國或將很難撤回其退歐申請。

這一愚蠢進程現在讓英國走上了通往混亂退歐的道路。英國長期以來一直想分裂歐洲。現在它正讓歐洲團結一致,反對它自己。這是一場戰略災難。而且,單打獨鬥的英國影響力有限。由於擔心遭到懲罰,英國已經發現,自己在與特朗普治下美國的關係中變得拘謹。在與美國、中國、印度或歐盟的重要貿易協議中,英國將成為一個無力的乞討者。它將不得不接受強大合作夥伴的要求。

1961年,接受了大英帝國終結的哈羅德•麥克米倫(Harold MacMillan),出於充分的經濟和政治理由,申請加入當時的歐洲經濟共同體(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他明白,成為一個強大歐洲的一部分,已變得符合英國的戰略利益。英國的最佳選擇仍是留歐。所有替代方案都糟糕得多。現在有些人希望英國能留在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這樣至少能享受成員國的經濟利益。但這就意味着接受自由遷移(free movement)以及其他一些規則,而英國對這些規則將沒有發言權。這將帶來歐盟成員國幾乎所有已知的缺點,卻沒有帶來好處。這在政治上將是不可接受的。所以英國現在四處摸索,以尋找在政治上比正式會員國這一選項更可接受、但經濟上更糟糕的選項。

糟糕程度最低的選擇可能是接受歐盟幾乎所有的退出條件,外加2019年以後留在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內漫長的過渡時期,然後是一份儘可能全面的自由貿易協定。這種情況將比繼續留在歐盟差,但它將相對可控。遺憾的是,在限定時間內達成和落實這樣一個協議,同樣需要一個強大、穩定和明智的政府。這樣東西英國沒有,而且似乎也完全不可能擁有。

毫無意義的愚蠢讓這個國家困在頑固的歐盟和一場極致硬退歐之間。“不退歐”仍遠遠好過其他選項。“沒有協議”帶來的被遺棄狀態,將比任何協議都惡劣得多。但等待我們的將是一份糟糕的協議——或沒有協議。保守黨在很大程度上要對此負責。當選民們意識到這一點時,他們將怒不可遏。清算的場面將非常難看。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