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發電+節能+循環經濟+公民參與 德國無懼廢核與除煤

發電+節能+循環經濟+公民參與 德國無懼廢核與除煤

用什麼能源發電?對每個國家來說都是重要而關鍵抉擇。因為電價攸關人民荷包與生活,影響產業競爭力,以及最後能否在殘酷而激烈的國際競爭中,求得國家和民族的生存與發展。

2016年底,台、德雙方簽署了《台德能源轉型領域合作共同意向宣言》,今年世界地球日前夕(4月21日),環保署主辦了第一屆「台德環境對話論壇」,邀請德國聯邦國會環境委員會主席霍恩(Bärbel Höhn)議員、德國在台協會副處長施碧娜(Sabrina Schmidt-Koschella)及五位德國專業人士,就節能減碳與再生能源、循環經濟、公眾參與等三議題進行交流。

活動起始,霍恩便開門見山地說:「氣候保護不是負擔,而是經濟機會!」德國透過發展再生能源及改善能源效率,從中創造出超過50萬個工作機會,比核電、煤電提供的職缺還多。她不認為廢核與解決氣候變遷是相衝突的,相反的,政府應有更大膽的監督排放機制與氣候策略,誘導各部門降低排放量。

 

圓桌論壇與談專家交流(來源: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

 

柏林2050碳中和目標,建築負起近半責任

首先進行的能源議題場次,新加坡柏克萊研究教育聯盟執行長Eicke R. Weber強調,再生能源、儲能、電動車正處於爆炸性的創新變革階段,將在短時間內改寫人類使用能源的方式。為因應能源革命並兼顧電力穩定供應,直到2050年前,德國將付出5兆歐元的能源轉型成本。

但他話鋒一轉地說,「其實這對德國來說是符合經濟法則的,因為如果什麼都不做,反而要付出40兆歐元的代價!」目前,德國的電價漲勢漸趨穩定,由於多元的電力來源和供需預測管理技術,使其電網穩定性甚至超越法國,再生能源也為許多城鎮帶來經濟活水。

 

即便再生能源發電比重不斷升高,但德國電網穩定度依舊不受影響,2015年全年斷電時間還不到15分鐘。圖片來源:Eicke R. Weber 簡報

 

接著由柏林能源機構(Berlin Energy Agency)執行長Michael Geißler分享該地做法,身為德國首都的柏林,以2050年達到「碳中和」為目標,預計屆時全城排碳量要降至440萬噸水準,足足比1990年(2930萬噸)少了85%。

要挑戰上述目標,建築部門得負起47%的減碳額度。對此,柏林目標每年翻修2%舊建築,並致力開發再生能源,至今全市共搭建了超過7000個小型發電廠,遍及一般住宅、醫院、甚至消防隊的地下室,從屋頂上的太陽能板,到社區內的微汽電共生(micro-CHP)系統都有,提供城市的用電、暖氣。市政府更與許多民間單位簽約,吸引更多投資在能源效率措施上。

德國聯邦國會議員明度普(Klaus Mindrup)補充,2012年德國再生能源發電裝置容量達72.9GW,其中35%屬於私人擁有、農民占有11%、企業占了14%,四大傳統電業公司只擁有其中的5%,「能源掌握在大眾手上!」在德國,人民可透過合作社、出租屋頂等方式加入綠能產業,政府則以躉購、綠電優先併網、嚴格的再生能源規範、聯邦與銀行支持貸款等,建立安全且穩定的綠能投資環境,吸引更多人加入能源轉型的行列。

不只是資源回收,循環經濟也創造減碳效益

為了替未來子孫保存更多珍貴資源,德國也積極減少材料與能源的消耗量,藉此降低廢棄物與排碳量。社區服務企業協會(Verband Kommunaler Unternehmen e.V.)副處長Fabian Schmitz-Grethlein解釋:「循環經濟不只是做資源回收,更要觀察能源與資源的流動,有沒有回到產業循環中。」目前德國聯邦政府提出兩階段的計畫,打算到了2020年時,資源使用效率要比1994年提升一倍!

霍恩議員1995~2005年擔任北萊茵威斯特法倫邦的環境與農業部長時,成立了一個研究與規範資源效率的機構,針對不同產業訂出不同推動計畫,如鋼鐵業須每年減少使用125噸鋼材。同時推動「生態獲利」(Eco-Profit)計畫,邦政府與企業合作,讓經濟獲利的同時,也符合生態保護。吸引超過1900家中小企業參與,每年省下350萬噸水、70萬度電、47萬噸廢棄物、及27萬噸的二氧化碳,最重要的是,企業也從中節約7800萬歐元的成本。

 

德國自1990年推廣家庭廢棄物「零掩埋」,2005年後幾乎不必再掩埋家庭廢棄物,廢棄物回收+發電比例近100%,高居歐盟第一。圖片來源:Fabian Schmitz-Grethlein 簡報

 

綜合討論時間,許多人都很關切台灣此刻遭遇的能源轉型困境,以及如何提升公民參與風氣。Fabian Schmitz-Grethlein分享,德國由市民監督地方政府,而地方政府持有公共事業大股份,可要求其提升能源使用效率、建構妥善的綠能市場或交通環境;除了監督,市民也可直接跟公共事業合作,如投資電網與能源設備、購買公營事業股份,三者(市民、政府、公共事業)之間形成正向循環。

近來,德國政府計畫2020年成立500個區域型能源網絡,鼓勵更多地方組織加入。獨立研究機構專家Ann-Li Rodenwaldt提醒,「公眾參與沒有所謂的最佳方法,最重要必須把握三原則:公平透明、從一開始就參與、易懂且可輕易取得的資訊!」有了這些基礎,才能讓民眾與政府及產業界進行更高層次的辯論。

比起德國從1990年便投入能源轉型,台灣現在投入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誠如霍恩議員所說:「面對氣候變遷,我們沒時間等技術更成熟、或價格更低廉。」假使政府的政策目標一直搖擺不定,反而會傷害人民與企業的投資信心,「等待是沒有好理由的!」她語重心長地說。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