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人行行長周小川對當前全球財經看法

中國人行行長周小川對當前全球財經看法

編按:當前國際財經難以預測,面對充滿變數的景況,中國大陸將如何因應?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大陸反應也會牽動國際走向。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於博鰲亞洲論壇現身,他也對目前整體情勢發表了看法,以下收錄相關報導持續追蹤。

周小川評點當前全球五大財經熱點議題

記者林則宏╱即時報導

來源:聯合報(https://udn.com/news/story/4/2366780)

繼3月北京全國兩會和德國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後,周小川於博鰲亞洲論壇再度現身,中新社26日整理出周小川在會中回答當前全球關注的五大財經熱點問題:

一、失業都怪全球化?

周小川表示,有些國家將失業問題歸因於全球化,認為關起門來就能更好地保護本國國內的就業機會,但其實失業問題並非全球化本身引起。

他認為,多年前金融危機所造成的傷害,導致很多經濟體失業率上升。而勞動力市場本身也存在問題,勞動力素質在各個領域有升有降。因此,應關注重新培訓員工的知識和技能,來應對失業問題。

對於全球化,周小川稱,這不是「歡迎不歡迎」的問題,全球化是不可避免的、已經發生的現實。

二、美國推「邊境稅」,中國怎麼看?

周小川說, 「雖然還不清楚邊境稅是什麼樣的,但我知道任何關稅安排都應該是對貿易的支持,而不是阻礙。」

他舉例,上世紀80年代,中國音視頻電子產品出口快速增長,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進口關稅較低,這使中國廠商在進口原材料時有更多選擇。

報導指3月中旬德國舉行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因美國反對,「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十幾年來首次未寫入會議公報。相較於美國出現孤立主義傾向,中國仍在積極推進貿易自由化。周小川表示,希望7月G20漢堡峰會上,「我們能更多表述一下自由貿易和全球化」。

三、全球貨幣政策將怎麼走?

周小川說,寬鬆貨幣政策可能會導致更高的通貨膨脹和資產泡沫,比如「金融市場或者房地產市場」,但還應關注寬鬆貨幣政策對經濟復甦有利的一面。 此輪全球量化寬鬆實施多年後已到達到周期尾部,未來的貨幣政策將不再寬鬆了。

但他也強調,經濟復甦在不同國家以不同速度進行,全球貨幣政策並非協調一致。歐洲國家的主權債務危機仍未完全解決,日本央行同樣面臨較大挑戰,其貨幣政策轉向審慎需要一個漸進的過程。

四、若再爆發全球金融危機,中國如何應對?

「這個問題很有意思」,周小川指出,中國應不會依賴於「直升機式撒錢」來刺激經濟恢復。

他說,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許多國家都走在經濟復甦的路上,中國也有審慎的經濟危機解決方案,如通過財政政策和結構性改革帶來的資產負債表修復和財政狀況修復。如此,中國在財政改革和結構性改革上爭取了很大空間,就不應過多依賴貨幣政策,不需要用「直升機式撒錢」。

五、中國金融市場未來會更開放?

「開放的中國,對中國和其他國家來說都是很好的體驗。」周小川表示,中國金融市場未來進一步開放已有兩個條件,一是從過去准入審核中的正面清單變為負面清單,今後還將加快減少負面清單上的行業;二是賦予外國投資者國民待遇。

周小川透露,中國金融行業將更大幅度地對外敞開,包括銀行業、保險業、投行業、證券業以及支付行業。他甚至開玩笑說,「你看VISA代表就坐在台下笑」。

周小川:全球貨幣寬鬆近尾聲

黃欣/綜合報導

來源:工商時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327000063-260203)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昨(26)日表示,全球各國量化寬鬆政策已實施多年,現時應已到達尾聲。他認為,寬鬆貨幣政策應該有個限度,應去思考轉為「比較審慎的貨幣政策」。

新浪財經報導,周小川昨天出席博鰲亞洲論壇的分論壇。他在會上表示,歐洲主權債務危機仍未解決,足以見到全球經濟復甦是一個曲折、漸進的過程,因此,各國的貨幣政策也需要重新改變,「變成比較審慎的貨幣政策」。

周小川坦言,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比如對日本央行就是如此。但他強調應該要看到「貨幣政策的限度」,並「認真地去考慮何時離開貨幣寬鬆週期」。

提到近期的房市泡沫,周小川稱,外界稱貨幣寬鬆政策造成通膨和資產泡沫,「這其實不是預期的後果」。他解釋,經驗表明,當貨幣政策寬鬆時可能會導致更高的通貨膨脹,或是某些資產泡沫。他並稱,通膨與貨幣政策沒有直接關係,儘管部分國家出現通膨,但對全球仍是言之尚早,後續需要關注通膨走勢。

對於貨幣政策的運用,周小川稱,「並非說貨幣政策完全沒用,但是無法促進結構性改革。他稱,「貨幣政策會調整總量需求,但不是調整結構和行業的」。

周小川稱,全球著眼點正由貨幣政策轉向財政政策及結構性改革,而財政政策可幫助結構性改革。他強調,即使財政指標不是很好,但還是必須繼續用財政手段、財政工具推進結構性改革。但各國政策空間不同,需要自行判斷。

周小川稱,中國政府債務占GDP比例不是很高,但地方政府的基礎投資、城市化,發展服務行業都需要投資,所以應該調整中央和地方之間的關係,調整財權、事權以及調整地方財政政策的限度。他並指,有些省份已經債台高築,有些省份還有舉債的空間,這也是值得研究領域。

周小川又表示,中國經濟過往極依賴出口及製造業,其後轉向著重消費者需求,但服務業占國內生產總值比率雖提高至50%,但仍疲弱。而中國實施「三去一降一補」,就是要降低庫存及債務槓桿等,減輕企業成本,強調結構性改革。

周小川表示,我們也可以利用一些工具鼓勵支持某些行業,透過貨幣政策將資金導入一些戰略行業,幫助他們進行結構性改革。他舉例,「我們希望能制訂一些政策鼓勵向農村地區及小企業進行貸款,但成效還要拭目以待」。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