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特朗普的貿易雙邊路線走不通

特朗普的貿易雙邊路線走不通

“馬歇爾計劃”(Marshall Plan)被視為歷史上最成功的經濟外交戰略之一,這一稱譽理所應當,但最重要的並不是它帶來的那些資金,而在於它讓遭受戰爭重創的西歐在貿易上拋棄了相互消耗的雙邊主義。

文/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 馬丁·沃爾夫  譯者/何黎

“馬歇爾計劃”(Marshall Plan)被視為歷史上最成功的經濟外交戰略之一,這一稱譽理所應當,但最重要的並不是它帶來的那些資金,而在於它讓遭受戰爭重創的西歐在貿易上拋棄了相互消耗的雙邊主義。

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它結束了導致強調雙邊清算的美元短缺,而這有賴於制度上的設計,該計劃在歐洲經濟合作組織(Organisation for European Economic Co-operation)內部創建了“歐洲支付同盟”。這帶來了經常項目的可自由兌換,從而也造就了我們如今視為理所當然的自由的多邊貿易世界。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中位高權重的經濟民族主義者,很可能會指責前輩們取得的這一成就。在貿易方面,他們喜歡雙邊平衡勝過多邊平衡;在政策上,他們喜歡雙邊主義勝過多邊主義;比起基於制度的合作,他們更喜歡單方面行使美國權力。

我們必須慶幸的是,上世紀30年代的種種災禍已使當時持有同樣狹隘的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觀點的人士聲譽掃地。不敢想象如果這些人掌權的話會發生什麽。他們當時就完全錯了。現在也是錯的。他們必然失敗。我們的命運取決於這一點。

1945年,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Berkeley)教授霍華德•埃利斯(Howard Ellis)發表了一篇重要文章,論述當時在貿易領域非常盛行的雙邊主義的危害。他的結論是:“在很多方面,雙邊主義是施加於國際貿易之上的最令人反感的約束形式。”

為什麽會這樣?設想一下,如果每家企業都被要求平衡與其他任何一家企業之間的銷售和採購,我們的國民經濟會變成什麽樣。這將導致成本高得離譜——簡直是瘋狂。正是因為勞動分工的復雜程度得以大幅提高,才使我們擁有資金,也從而有可能使整個經濟中的收入與支出達到平衡。理查德•鮑德溫(Richard Baldwin)在《大融合》(The Great Convergence)一書中辯稱,貿易使得同樣的事發生於跨境之間,進而帶來更大的繁榮。近70年前從雙邊向多邊平衡的轉變是貿易激增的起點,而貿易增長推動了全球經濟增長(見以下圖表)。

在多邊經濟中,雙邊貿易平衡並不重要。當然,總體預算約束仍然重要。但實際上,我對離得最近的超市一直保持逆差對我(或它)無關緊要,只要我不把自己所有的錢揮霍一空。

正是出於差不多同樣的原因,貿易外交的全球框架一直保持多邊性和非歧視性。它還尋求將貿易自由化與貨幣自由兌換相結合——從經常賬戶開始。但在構建這一全球機制的過程中,不言自明的是,一國境內的商業往來與跨國貿易之間在政治上有天壤之別:後者涉及不被信任的外國人。因此,規範貿易承諾在實踐中的最佳方式是採取互惠安排。非歧視待遇與互惠的結合恰恰成了戰後全球貿易體制的基礎。

當今的民族主義者會說,這完全沒錯,但無法實現貿易平衡。有些國家存在巨額貿易順差,而有的國家逆差巨大。前者在掠奪,後者是毀滅性的。他們認為,這種狀況必須停止。他們堅持認為,雙邊主義也是達到這個目的的一種方式,因為現在的雙邊貿易失衡如此巨大。

這是嚴重誤導。首先,雙邊貿易平衡是沒辦法確保的,除非持續地乾預私營企業和個人的決策並且不斷改變乾預方式。事實上,這必將導致計劃經濟。荒謬的是,這個想法竟然是由一個理論上應該致力於經濟自由化的政府提出的。其次,這將變成一場“打鼴鼠”游戲:每當美國想減少對A國的逆差,隨著進口來源轉移,對B國或C國的逆差就會擴大。第三,結果將形成一套無比復雜和不確定的貿易規則:如果世貿組織所有成員都以雙邊規則來管理與他國的貿易,就需要有超過1.3萬個這類協定,這簡直是瘋了。這種做法將撕毀所有現有協議,造成貿易政策混亂。

正如斯蒂芬•羅奇(Stephen Roach)所指出的,經常賬戶赤字和盈餘都是宏觀經濟現象——特朗普那些奉行保護主義的顧問們忽略了這一點。赤字或盈餘乃一國總收入和總支出的差額,或該國儲蓄和投資的差額。中國人和德國人花的比賺的少,而美國人花的比賺的多。羅奇認為,後者必須更加節儉,而不是怪罪外國人。

羅奇的觀點大體上是正確的,但不是全部正確。如果一個非常龐大的經濟體,比如美國,打算大幅提高其國內儲蓄,而當全球實際利率如此低、需求如此疲軟時,就可能導致全球衰退。我在2007-08年金融危機之前曾說過,不可持續的美國支出在推動全球需求。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德國等國儲蓄過剩就是個全球問題,因為我們缺乏將這些儲蓄吸收到其他地方具有生產性的、可持續的投資中的辦法。

因此,正如約翰•梅納德•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所說,總體失衡是公共政策的一個合理問題。但這些失衡不能通過雙邊協議來處理。這是一條飽含惡意、註定走向政策失敗的道路。這些失衡需要用多邊方式來處理,因為它們是一種多邊現象。如果能通過宏觀經濟政策和資本賬戶、而不是通過貿易手段來解決這些問題,將更加富有成效。特朗普政府現在兜售的雙邊主義是一種妄想,不會起作用,但會造成巨大損害,必須將其埋葬。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