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G20不再宣示對抗保護主義

G20不再宣示對抗保護主義

編按:G20會議於上周末召開,全球領先經濟體的財長共聚一堂。本次會議中值得矚目的焦點為面對自美國川普總統就任以來的保護主義呼聲,另一焦點則為中美關係。以下收錄相關報導作為持續追蹤基礎。

G20不再宣示對抗保護主義

英國《金融時報》 克萊爾•瓊斯 薩姆•弗萊明 巴登-巴登報道  譯者/何黎

來源:FT中文網(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71836)

全球領先經濟體的財政部長周末在溫泉小鎮巴登-巴登(Baden-Baden)走進20國集團(G20)會議的會議室時,急切地想要勸說該集團最強大的成員國接近中間立場。但他們無法感動美國財長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

根據德國財長沃爾夫岡•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的說法,這位美國財政部長似乎“並未受權”在G20國家面臨的最迫切問題之一——自由貿易和保護主義——上,就美國的立場達成和解。朔伊布勒表示:“我們陷入了僵局。”之後他又補充道:“我們確實談得十分深入,我們試過了所有手段,我們探討了許多方案——有共同提出的方案,也有單方面方案。”

姆努欽上任剛過五周,他的新人地位讓他有一段時間的迴旋餘地——部分代表很快指出,指望他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在貿易這樣的重要問題上界定明確立場是不公平的。

不過,由於美國拒絕讓步,這次峰會的官方公報放棄了去年的更強硬措辭,即承諾“對抗所有形式的保護主義”。

對部分G20成員國來說,美國拒絕明確致力於自由貿易,是往危險道路上走的第一步。對其他成員國來說,同意刪去更強硬措辭,是承認特朗普政府內部將圍繞其經濟民族主義展開重大角力,而在特朗普任期的早期階段圍繞這個話題搞一場重大對抗沒有意義。

對G20其他成員國來說,最直接的問題是在他們籌備今年7月在漢堡舉行的G20領導人峰會之際,卻在能否讓美國回歸主流理念的問題上面臨巨大不確定性。目前的問題在於,如果連姆努欽都無法被說服在貿易問題上採取更和緩口風,他們還有何機會說服他的老闆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代表們稱,這位新近獲得確認的美國財長處事十分冷靜。歐盟經濟事務專員皮埃爾•莫斯科維奇(Pierre Moscovici)表示,姆努欽是抱著想要開展建設性交流的心態來開會的,並表示他很容易打交道,展示出“積極的態度”。

然而,盡管有這一切,G20常見的避免保護主義的措辭,還是被替換為語氣弱得多的說法,即各成員國“正攜手加強貿易對我們經濟的貢獻”。

至於這方面的工作將會涉及什麽,特朗普已明確表示了他的立場。上周五,他在與到訪的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聯合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各種談判給美國帶來不公平的協議,他會竭力爭取“更公平”的貿易協議,以“平衡”各國間的關系。

“現在我會說,德國的談判者要比美國的談判者做得出色得多,”特朗普說。默克爾回應稱,代表德國談判的是歐盟,但特朗普的言論提醒人們,新一屆美國行政當局對全球化抱有懷疑。

自由貿易的倡導者中依然有人希望,特朗普政府中那些溫和的聲音將獲得影響力。包含許多世界上最富裕國家的經合組織(OECD)的秘書長安赫爾•古里亞(Angel Gurría)說:“讓我們看看討論將如何展開吧。因為……我們都會對問題作出判斷,我們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它們)會和我們預想的不一樣。”

在巴登-巴登,只有日本是美國的盟友。但不僅僅歐洲,新興市場也將繼續施加壓力,其中包括在面對白宮一些人的好鬥姿態時迅速把自己包裝為全球合作旗手的中國政府。

中國代表團熱切希望,能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達沃斯(Davos)搶占標題的講話的基礎上有所建樹,當時共產黨中國的領導人為全球化作出了有力辯護。他們也認為,公報應該保留去年在中國舉行的G20峰會上達成一致的對抗保護主義的措辭——至少在漢堡峰會上各方達成別的措辭之前是如此。

既然無法在巴登-巴登說服姆努欽,20國集團中的其他國家在7月峰會之前只能等待。它們希望,屆時美國將決定好它將如何對待自己在世界秩序中的角色;在塑造這個世界秩序上,美國比其他任何國家做得都多。

美悍拒 G20未重申反保護主義

鍾玉玨/綜合報導

來源:中國時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320000312-260119)

為期2天的20國集團(G20)財長與央行總裁峰會18日在德國巴登巴登落幕,由於美國堅決反對,甚至傳出一度拒簽公報,G20財長峰會只好打破10多年來的慣例,未在公報中提及反對保護主義,也未承諾維持自由開放的全球貿易。此外,有關因應氣候變遷的部分,也因為美國反對,未加入公報裡。

經濟學家表示,這次是19國對1國的會議,由於美國不肯讓步,為了避免和美國對抗,19國只好同意刪除對抗保護主義及支持自由貿易的承諾,僅象徵性地提到會努力加強貿易對各自經濟體的貢獻。

經濟學家認為,這是G20的一次挫敗,將危及德國等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體。

伊佛(Ifo)國際經濟中心主任費爾貝邁爾(Gabriel Felbermayr)表示,在自由貿易議題上,公報的措詞軟弱,這對作為G20新一任主席國的德國而言,是一次打擊與挫敗。

他說,公報未提及反對保護主義,明顯違反傳統。接下來一切都有可能。例如,世界貿易組織(WTO)說不定會被弱化,以及各國可能改而積極採用保護主義政策。

法國財長沙班對會中未能就貿易和氣候問題達成協議也表示失望。他說,G20並無分歧,而是一個國家跟G20其他國家有異見。他沒有指明是哪一國,但大家心知肚明。

德國向美國妥協未在公報中提及保護主義,但另外提出了「彈性原則」,並在原則中提及自由貿易與開放市場。一位G20高階官員表示,彈性原則可能比財長公報更重要,因為7月在漢堡登場的G20元首高峰會可能採納這個彈性原則。

德國工商總會對外經濟主管特萊爾說,現在就等著漢堡G20元首高峰會對外傳遞清楚的信號。

周小川:今年貨幣政策穩健中性

黃欣/綜合報導

 

來源:工商時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320000082-260203)

正在德國出席二十國集團(G20)以及金磚國家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的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表示,今年中國經濟增長速度仍屬穩定,並將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則以「穩健中性」為主。

新華社報導,對於今年中國經濟形勢,周小川稱,中國經濟增長前景有所改善。在宏觀經濟政策上,中國目前注重經濟結構的調整,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包括產業結構調整。

隨著國內經濟形勢進一步反彈向上,前期穩定市場預期的各項政策初見成效,以及國際市場對美元看法出現分歧的背景下,周小川表示,中國跨境資本雙向流動以及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將趨於均衡。

提及中國金融市場,周小川認為總體仍屬健康,但也存在槓桿率偏高、債市、房市風險,以及跨市場影子銀行業務活躍等風險。周小川強調,金磚國家應繼續在G20架構下加強合作,特別是在國際金融架構、普惠金融和綠色金融領域。

出席同場會議的中國財政部部長肖捷表示,當前世界經濟呈復甦態勢,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形勢整體改善,仍是世界經濟復甦的重要推動力量。但貿易保護主義和去全球化思潮、地緣政治等因素使得全球和新興經濟體仍面臨複雜的外部經濟環境。部分國家受自身經濟結構性問題影響,經濟增長下滑壓力依然較大。

肖捷稱,金磚國家應加強宏觀經濟協調,共促經濟增長。並支持自由貿易和投資,反對保護主義。

在18日閉幕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強調要避免競爭性貶值,並致力於提升貿易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會議重申加強國際經濟與金融合作,堅持使用包括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和結構性改革在內的所有政策工具,以實現強勁、可持續、平衡、包容性增長的目標,增強經濟與金融的韌性。

美中財長會 同意提升合作高度

記者郭玫君/綜合報導

來源:聯合報(https://udn.com/news/story/6809/2352654?from=udn-catelistnews_ch2)

中國大陸與美國兩國財長十八日在德國會談,雙方同意加強溝通,透過合作解決經濟合作快速發展過程中產生的矛盾與問題。這是兩人履新後首次會面交流。

G20財長會議在德國巴登巴登舉行期間,大陸財政部長肖捷與美國財政部長米努勤舉行會談。大陸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會後向中新社轉述,會談進行一個小時,雙邊都強調要加強中美經濟合作。

朱光耀表示,「我們與新一屆美國政府在延續傳統合作機制內涵、形成新的合作機制的同時,針對一些具體事項採取何種表述,雙方都同意加強溝通。」他說,兩國願通過溝通,使雙方經濟合作機制在保持其內涵和基本內容的同時,更具效率、更加務實。

朱光耀也指出,中美在經濟合作規模不斷擴大的過程中,也有需要解決的問題,但這種問題是發展中的問題。他強調,雙方都有信心透過合作解決經濟合作快速發展過程中產生的矛盾和問題,把中美經濟合作提到更高的高度。

此外,中國大陸今年擔任金磚國家主席國,並將於九月上旬在福建廈門舉辦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二○一七首次金磚國家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十七日在巴登巴登舉行,肖捷與大陸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共同主持會議,其他金磚國家財長和央行行長以及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行長出席。

肖捷指出,金磚國家要堅定不移支持自由貿易和投資,旗幟鮮明反對保護主義,大陸今年將積極推動新開發銀行等現有合作機制繼續取得積極進展,同時探討在加強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推動債券發行領域會計準則趨同和審計監管等效以及加強稅收合作等領域取得新成果,將金磚國家財金合作提升到新水準。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