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荷大選民粹主義受挫 全歐鬆口氣

荷大選民粹主義受挫 全歐鬆口氣

編按:荷蘭大選結果出爐,主張退出歐盟的懷爾德斯一派落敗,這也讓歐洲的投資市場得到喘息,歐元應聲而漲。而今年歐洲緊接各地仍有大選,本次選舉將會給歐洲帶來何種影響?以下收錄相關報導持續追蹤。

荷大選民粹主義受挫 全歐鬆口氣

編譯王麗娟/綜合報導

來源:聯合報(https://udn.com/news/story/6809/2347484?from=udn-catelistnews_ch2)

荷蘭總理呂特在荷蘭國會大選中,擊敗主張脫歐的「荷版川普」懷爾德斯,讓民粹主義未在歐洲新生一個巨大浪頭,也讓全歐洲落下心中大石。法國總統歐蘭德稱呂特「在對抗極端主義上大獲全勝」,德國總理梅克爾的幕僚長艾麥爾於推特網站推文讚美「荷蘭人是冠軍」,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荷蘭大選前,媒體紛紛報導,荷蘭選舉結果將牽動法國與德國選情。法國四月選舉新總統,德國預定九月舉行大選,兩國的民粹主義聲勢也相當高漲,荷蘭大選結果,無異於是兩國執政當局一帖強心劑;歐元在荷蘭選舉結果出爐後升值。

梅克爾稱荷蘭選舉結果是「民主的好日子」,「我非常高興,我認為許多人都是,這個高投票率,帶來非常親歐盟的結果。」

歐洲議會前主席舒茲說,得知懷爾德斯落敗,讓他「鬆了口氣」,「我們必須持續為開放與自由的歐洲奮鬥不懈」。

選前,歐盟對荷蘭的反歐盟情緒特別惴惴不安。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盛讚這是場「抗拒極端分子的投票」;法國外長艾侯也恭喜呂特「阻止極右派興起」。

懷爾德斯落敗,未來的焦點將落在法國大選候選人、極右派領袖瑪蘅、雷朋身上。美國康乃爾大學社會學教授布里辛表示,懷爾德斯敗選,不該被視為歐洲民粹主義將開始式微的跡象。她認為真正的領頭羊選舉應是瑪蘅、雷朋尋求成為法國總統的法國大選,也更應是關切焦點。

目前民調結果顯示,反移民、反歐盟的瑪蘅、雷朋會和中間派馬克宏於四月的第一輪大選出線,但瑪蘅、雷朋會在五月舉行的第二輪落選。

馬克宏在荷蘭大選後,於推特網站推文說:「荷蘭選舉告訴我們,極右派突圍並非預料中的必然結果,進步主義派正凝聚動力。」

這場選戰…選民向經濟靠攏

編譯任中原/綜合外電

來源:經濟日報(https://udn.com/news/story/6809/2347470?from=udn-catelistnews_ch2)

荷蘭15日大選的結果顯示,主張退出歐盟的民粹政黨自由黨並未大勝。

經濟學家指出,荷蘭選民做出對經濟有利的選擇。荷蘭對外貿易一旦因脫歐而萎縮,荷蘭將被本地生產的牛奶和乳酪所淹沒。

去年荷蘭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2.1%,是2007年來最快,也比德國及其他鄰國都強。

失業率降到5.3%,工作人數超過金融海嘯前的水準。住宅市場強勁復甦,薪資持續上升,且財政相當健全,今年可能達到收支平衡、甚至有盈餘,政府總負債占GDP比率也將降到60%以下。

荷蘭國際集團(ING)首席經濟學家布洛姆將經濟展望良好,歸因於過去幾年來政府厲行改革,尤其是提高退休年齡到67歲(從2021年起實施),並改革健保體系的財務。

但多年來的改革、撙節與衰退,也導致「反全球化」的民粹聲勢高漲。選前民調顯示,主張「荷脫」的自由黨將成為第一大黨;但選舉結果卻是執政的自民黨贏得最多的席次。

荷蘭合作銀行經濟學家彭斯特拉表示,荷蘭如果脫歐,經濟遭受到的打擊比英國脫歐還更嚴重,歐盟執委會也認為「英脫」對荷蘭的打擊最大。

荷蘭是英國第二大出口國,僅次於德國。

英國80%的進口花卉,及70%的進口植物都來自荷蘭,因此「英脫」已威脅荷蘭貿易。

農民團體表示,已經受到英鎊貶值的打擊,荷蘭產品比之前貴20%。

荷蘭是全球第五大商品出口國,三分之一的GDP來自產品及服務輸出,一旦因「反全球化」使貿易停擺,損失將比多數國家都更慘重。

荷蘭挺歐派勝選 歐元大漲

吳慧珍/綜合外電報導

來源:工商時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317000121-260203)

被視為今年歐洲民粹勢力第一場選舉考驗的荷蘭大選結果揭曉,現任總理呂特領導的中間偏右執政黨自由民主人民黨,擊退「荷版川普」懷爾德斯領軍的極右派自由黨保住政權。荷蘭反移民反歐盟勢力挫敗,讓面臨民粹浪潮來襲的歐洲各國政府暫時鬆一口氣。

荷蘭的挺歐盟派勝選,歐元應聲大漲,周四亞洲盤最高一度來到1.0746美元,觸及5周最高。

據荷蘭ANP通訊社提供的數據,執政的自由民主人民黨(VVD),在國會應選的150席中囊括33席拔得頭籌,但與2012年贏得的41席相比掉了8席。

打著反穆斯林及脫歐旗幟的自由黨,儘管選前聲勢高漲威脅現任政權,開票後只斬獲20席,不過較前次選舉增加5席,共取得20席。中間偏右的基督教民主黨(CAD)和中間派民主66(Democrats 66)平分秋色,雙雙拿下19席。

執政黨的國會席次雖見萎縮,但結果優於預期,主要是VVD的表現比民調所示還好。多數觀察家認為,近來荷蘭與土耳其的外交齟齬愈演愈烈,總理呂特對穆斯林居多的土國採強硬態度,幫了執政黨選情一把。

周三呂特發表勝選感言時指出,執政黨勝選代表反映在英國脫歐和美國大選的民粹抬頭趨勢,並未在荷蘭重演,反倒「戰勝這類錯誤的民粹主義」。

荷蘭此次大選投票率達78%,創下10年新高,考驗著選民是否要終結數十年來的自由主義主張,轉而走上「荷版川普」懷爾德斯高喊的「去伊斯蘭化」及退出歐盟的道路。

懷爾德斯敗選讓歐洲的主流派,特別是現今法國與德國的執政者鬆一口氣。繼荷蘭之後,法德也將接棒選舉,法國4、5月有總統大選,德國聯邦議會選舉於9月登場,這兩國同樣面臨極右派勢力的強勢挑戰。

不過政治分析師強調,荷蘭總理呂特勝選有諸多原因,未必能完全套用在法國大選上。民調顯示法國極右派「民族陣線」總統候選人雷朋,可望挺進5月的第2輪投票。

美國康乃爾大學社會學學者貝雷辛(Mabel Berezin)表示,懷爾德斯擔任荷蘭國會議員已近20年,他的落敗不該視為歐洲民粹主義衰微,她警告下月23日起跑的法國大選,雷朋勝出與否才是關鍵。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