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郭樹清接任中國大陸銀監會主席

郭樹清接任中國大陸銀監會主席

編按:中國銀監會主席近期由郭樹清接任,他的上任暗示中共中央政府嚴慎對待金融問題,而郭樹清在銀監會任期將會有何種行動?他的上任對於中國的金融與經濟發展有何影響?以下收集相關報導作為持續追蹤觀察。

郭樹清上任中銀監主席 定下四大工作重點

撰文: 鄭寶生

來源:香港01(https://www.hk01.com/%E7%B6%93%E6%BF%9F/75274/%E9%83%AD%E6%A8%B9%E6%B8%85%E4%B8%8A%E4%BB%BB%E4%B8%AD%E9%8A%80%E7%9B%A3%E4%B8%BB%E5%B8%AD-%E5%AE%9A%E4%B8%8B%E5%9B%9B%E5%A4%A7%E5%B7%A5%E4%BD%9C%E9%87%8D%E9%BB%9E)

郭樹清上任中國銀監會主席後舉行首次記者招待會,會上提出四個工作重點,除了參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抓住殭屍企業這個『牛鼻子』」之外,還要提升服務實體經濟的水平、治理金融亂象,以及加強銀行業隊伍建設。

參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推動去產能

第一個工作是更積極、更主動地支持和參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他表示,要緊扣「三去一降一補」五大任務,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要與各類企業和地方政府建立密切聯繫,抓住殭屍企業這個「牛鼻子」,積極探索多種靈活有效的債務處置方式,深入推進去產能。

提升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和水平

第二個工作是要提升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和水平,要用好信貸增量,盤活資金存量,優化信貸投向,着力服務國家重點戰略、重點領域、重點工程和國民經濟薄弱環節,使資金真正投向實體經濟,提升金融服務層次,通過直接間接資金結合,本幣外幣互補、信貸債券搭配、融資融智並舉等創新模式,為客戶提供針對性強、實交性大的立體式、給合化金融服務,切實幫助客戶防範金融風險,降低資金成本,提高財務收益。

治理金融亂象 防控金融風險

第三個工作是堅決治理金融亂象,把防控風險放在更加突出位置,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風險。參與建設監管協調機制深化與一行兩會及外匯管理局及其他部委的信息共享和統籌協調,完善系統性風險監測預警和防控機制。

他提到,部份交叉性金融產品跨市場,層層嵌套,底層資產看不見底,最終流向無人知曉。這種現象很大程上源於監管制度缺失,銀行業經營必然暴露嚴重風險。因此,要參照國際監管標準,全面梳理銀行業各類業務監管規則,盡快填補法規空白,及時更新已經滯後於業務和風險發展的監管規劃,廢除不合時宜的監管規章制度。

增強銀行業風險意識 培育職業操守

第四項工作是加強銀行業隊伍建設,銀監會要增強同風險賽跑的意識,並要跑在風險的前面,佔領先機。做到這一點就要先加強行業自身隊伍建設,培育良好職業操守,倡導為民、務實、清廉,做到忠誠、乾淨、擔當,繼續弘揚銀行業「鐵帳本、鐵算盤、鐵規章」傳統。對銀行業風險來說,銀行業金融機構承擔風險管控的主體責任,監管部門承擔風險監管的主體責任,都要強化責任意識。

郭樹清擔任銀監會主席傳遞怎樣的改革信號

文/KEITH BRADSHER 翻譯:Cindy Hao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http://cn.nytimes.com/business/20170227/china-banks-guo-shuqing/zh-hant/)

上海——郭樹清作為經濟改革者的聲譽,是在他擔任股票市場最高監管官員時樹立起來的,當時他試圖把以市場為導向的變革引入中國充滿欺詐和嚴重政治化的金融系統。

在擔任證監會主席的短短17個月裡,他發布了80條重要指示,旨在阻止長期存在的內幕交易問題,遏制操縱市場的行為,以及消除對外國投資者設置的障礙。這些做法使得人們有時將他稱為「郭旋風」。

現在,郭樹清已回到北京來解決一個更大的問題:不清不白且負債沉重的中國銀行系統。

中國官方新聞媒體上週五稱,他被任命為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接替已達到65歲強制退休年齡的尚福林。中國商業新聞媒體大量報導了這條消息,並拍攝了郭樹清上週五早晨到該機構上班、受到尚福林歡迎的錄像。

郭樹清的任命提供了一個跡象,表明中國正在嚴肅對待金融改革問題,雖然這個任命的同時所採取的一些其他舉措,可能使得對改革的承諾發出的信號不明確。改革面臨的風險很大:專家們普遍認為,中國軟弱無力的金融系統阻礙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是世界上的第二大經濟體。

中國正在努力把經濟擴展到超越傳統上依賴的製造業之外,但中國的金融體系仍按照以國家為導向的借貸花錢的模式運行,這種模式已經產生了驚人的債務,儘管其阻礙了企業家獲得資金。

隨著經濟繼續放緩,人們普遍預計壞賬會飆升。與此同時,銀行越來越多地依賴用往往是投機性的投資產品來籌集資金,這類產品並不出現在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上,讓人難以評估它們給金融穩定性帶來的風險。

但是,其他的任命暗示了維持現狀的承諾。國家新聞媒體上週五稱,中國的最高經濟規劃機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第二把手和商務部的第二把手,將分別接替這兩個部委即將退休的、現年65歲的一把手。

何立峰被任命為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主任,他曾於2009年至2012年擔任天津市委副書記。在他的主管下,天津在城市邊緣地區建設了成片的辦公樓和住宅摩天大廈,這些建築一直幾乎空著,並已成為中國依賴投資主導型增長的許多標誌之一,這種經濟增長模式往往製造很多的浪費。

中國可以通過更換央行、即中國人民銀行的領導人來表示其對金融改革的承諾。普遍被認為代表中國改革派聲音的央行行長周小川已超過退休年齡兩年有餘,因此,預測他何時離任,已經成為中國金融界內一種流行的猜謎遊戲。任命周小川的副手易綱擔任央行行長將會被看作是對周小川溫和倡導改革的一種認可,雖然易綱的晉陞也會反映北京對打破現狀不感興趣。

這次調整,對中國金融領導層來說發生在一個微妙的時刻。金融領導層的能力在2015年受到質疑,當時,矛盾的信號導致了股市的崩潰,並導致政府加大了控制。專家表示,如果中國試圖簡化金融監管的話,銀監會或中央銀行的職能可能會增加。

郭樹清在維護銀監會的權威上面臨著一個直接的挑戰。與美國的聯邦儲備委員會一樣,為了監督銀行是否謹慎借貸,中國央行已經從銀行監管機構那裡拿走了相當一部分權力。中國央行在打擊洗錢和資本外流方面也在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如今被任命為銀監會主席,不像五年前同樣的任命那樣重要,因為中國人民銀行已經接管了許多監管任務,」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中國金融和派系政治方面的專家史宗瀚(Victor Shih)說。

中國可能在一年一度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之後對金融改革攤牌,這個全國最高立法機構的會議將於3月5日召開。那之後,中國可能在4月份召開原計劃於1月或2月舉行的有關重組問題的高級金融工作會議。

一些專家認為,郭樹清被召回北京是政策變化即將出台的跡象。清華大學經濟學家朱寧說,「這可能是中國金融監管框架發生根本改革的信號。」

郭樹清也許處於有利的地位,來爭辯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應該有更大的權威。他錯過了2015年中國股市令人驚嘆的大跌,股市大跌的責任部分地落在了他的繼任者的頭上。

中國的官員們通常或是通過管理省級部門獲得政治經驗,或是通過在北京的監管機構和國有銀行工作獲得經濟和金融經驗,而郭樹清是官員中一個很少見的例子,他有這兩方面的經驗。他曾在1990年代末擔任貧困的貴州省的副省長,之後曾擔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他從2005年起擔任中國四大銀行之一的中國建設銀行的董事長。

2011年底,他出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證監會是監管股票市場的最高機構,並在短短17個月裡發動了一場大改革。然後他以同樣快的速度離任,被派往山東省擔任代理省長。

但這並不是他職業生涯上的挫折,而是讓他展示自己的經濟和政治能力的又一種方式。幾個月後,他成為山東省省長,幫助清理了山東省的金融行業。

政治分析人士曾表示,郭樹清也許會留在山東,擔任省委書記,那是高於省長的省級最高職位。

山東是中國的一個大省,有重要的經濟地位,擔任過山東省省長的人,有時能進入中國共產黨的最高領導層政治局,繼而擔任具有廣泛經濟實權的副總理。在中國,副總理比中央銀行行長更重要,因為央行在中國沒有政治獨立性,而是聽命於國務院。

郭樹清的時間可能不多了,他今年將滿61歲。央行行長和主要監管委員會的主席通常都是65歲退休,這讓郭樹清在擔任銀監會主席後擔任另外的高級職位變得有困難。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