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史提格里茲:川普救不了美國…

史提格里茲:川普救不了美國…

編按:全球化的未來會是如何?關心全球經濟的學者皆關注川普上台後的政策。其中因全球化不平等論述得到諾貝爾經濟獎的史提格里茲也發表了他的看法。

文/史提格里茲 經濟日報 林聰毅 編譯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20日將就任。我實在不太願意說:「看吧,早就跟你們說了。」

他的勝選稱不上出人意表,我在《全球化的許諾與失落》就解釋說,我們用以管理全球化的政策已埋下了普遍不滿的種子。諷刺的是,提名川普的共和黨,在推動國際金融和貿易整合一直不遺餘力,但他卻以反其道而行的承諾拿下政權。

當然,往者已矣。中國和印度已融入全球經濟,技術創新正使製造業人口減少。川普無法再造過去幾十年高薪製造業工作;他只能推動需要更高技能、僱用更少人力的先進製造業。

日益嚴重的不平等性將助長絕望,尤其是將川普推上總統寶座的中部白人選民。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所謂的前三年復甦中,91%利益歸於最頂層1%。政府耗費數百億美元納稅金紓困華爾街,百姓的好處卻少得可憐。

歐巴馬不但救了銀行,也救了銀行家、股東和債權人。他底下由華爾街內部人士組成的經濟政策團隊,打破資本主義規則來拯救菁英,坐實數百萬美國人的懷疑:「就像川普所說的,這套制度被『操縱』了。」

歐巴馬在經濟方面強化了現狀─這場30年的新自由主義實驗,承諾全球化和自由化利益將「涓滴往下」流至所有人身上。但這些好處大多「涓滴往上」,原因之一是,當今政治制度似乎是築基於「一元一票」原則,而非「一人一票」原則。

日益加劇的不平等、不公平的政治制度,及打著為民服務旗幟卻為菁英服務的政府,構成讓川普有機可乘的溫床。川普是位富豪,但他不屬於傳統菁英,他憑藉的是帶來「真正」變革的承諾。但川普上台後一切將照舊,他將謹守共和黨向來主張的稅收政策,而他讓企業人士位居要津,已打破要在華府「清理門戶」的承諾。

川普的其他經濟議程將取決於眾議院議長萊恩是否為正宗的財政保守派。川普主張,富人大幅減稅要與大規模基建計畫結合,將可提振GDP並改善政府財政,但並非按供給面經濟學派所希望的方式。

另一個不確定性是貨幣政策。川普已嗆聲反對低利率,且美國聯準會(Fed)還有兩位理事懸缺。此外,有很多Fed官員希望利率正常化,他們這樣做的機率很大,這可能會抵消川普的凱因斯主義刺激效果。

若川普透過稅收方案加劇不平等、發動貿易戰,或放棄美國減排溫室氣體的承諾(尤其是若其他國家以跨境稅報復的話),也將削弱他的促進成長政策。由於共和黨掌控白宮和國會兩院,他們可弱化工人的勞資談判權、減少對華爾街和其他行業的監管,並對現有反托辣斯法視而不見——所有這些都將製造更嚴重的不平等。

如果川普兌現他的競選威脅,對中國進口品課徵關稅,美國經濟的損失可能比中國更大。根據現行世界貿易組織架構,對美國所課徵的每一項「非法」關稅,中國都能任意報復。

平心而論,在世貿組織架構容許下對中國採取的措施,如反傾銷關稅,在某些領域是合理的。但川普並未對貿易政策提出指導原則,而且美國直接補貼汽車和飛機行業,並以極低利率間接補貼銀行,這些保護措施猶如做賊喊抓賊。一旦以牙還牙的戰爭開始,最後結局很有可能是二戰後所建立的開放國際秩序全部付之一炬。

引用來源: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