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特朗普的經濟計劃真會造福勞動階級?

特朗普的經濟計劃真會造福勞動階級?

在短暫的市場暴跌後,當選總統特朗普在上周二晚的演講比很多人預期的更加溫和,強調了他對基礎設施投資的承諾。總的來說,投資者的結論是,向極具擴張性的財政政策轉變、結合大幅削減對從能源到金融再到藥品定價等多個領域的監管,將促進需求並刺激美國經濟。

文/哈佛大學教授、美國前財長 勞倫斯•薩默斯 譯者/馬柯斯

在短暫的市場暴跌後,當選總統特朗普在上周二晚的演講比很多人預期的更加溫和,強調了他對基礎設施投資的承諾。總的來說,投資者的結論是,向極具擴張性的財政政策轉變、結合大幅削減對從能源到金融再到藥品定價等多個領域的監管,將促進需求並刺激美國經濟。

結果是實際利率和通脹預期上升,同時股市走高、美元表現強勁。然而,經驗表明,市場對於重大政治事件的最初反應,通常無法準確預示事件的最終影響。

已故的麻省理工學院(MIT)經濟學家魯迪格•多恩佈施(Rudiger Dornbusch)在廣泛研究了世界各地民粹主義經濟計劃的結果後發現,盡管這些計劃有時會產生立竿見影的正面結果,但是從中期和長期來看,這些打著造福勞動階級旗號推出的計劃會對勞動階級造成災難性的打擊。鑒於特朗普計劃的設計錯誤、不合理的假設以及對全球經濟狀況的草率忽視,特朗普計劃可能也會難逃這樣的命運。

我長期以來一直非常贊成在利率水平較低以及美國基礎設施陳舊的背景下,以債務融資進行公共投資。因此,看到特朗普強調這一點我很高興。遺憾的是,他的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和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提出的方案表明,該計劃的實現方式將基於為股權投資和全體私人部門參與提供稅務抵免,不會覆蓋一些最重要的項目、觸及不到很多最重要的投資者、並且將涉及公共資源的大量錯配。

很多回報最高的基礎設施投資——比如改善道路狀況、修復60000座存在結構性缺陷的危橋、升級學校設施和空中交通管制系統——不會帶來商業回報,因此被排除在特朗普的計劃之外。享受免稅待遇的養老基金、捐贈基金和主權財富基金這類最有可能為基礎設施提供資金的機構,也無法受益於該計劃。

我看好財政擴張的效果。但是任何負責的經濟學家都不得不承認,超過某個度,財政擴張可能會導致出現以下三種情況中的一種或多種:外債過高、通脹、甚至是金融危機。正如多恩佈施表明的那樣,在新興市場,這種局面可能會很快形成。在美國,該過程耗時會更長。

即使不考慮特朗普的基礎設施計劃(特朗普團隊嚴重低估了該計劃的成本)以及鞏固國防提議的可能成本,特朗普的稅制改革提議也太過昂貴了。就像廢除遺產稅的提議一樣,很多提議只會有益於儲蓄率較高的富人。

盡管特朗普針對國內事務所提出的計劃需要做出劇烈改變才能奏效,但是該計劃增加公共投資、改革稅制以及調整監管的總體方向是恰當的。特朗普針對全球的計劃則不然,後者是基於他對世界經濟運行方式的錯誤理解。

考慮一下特朗普獲勝後的直接影響。由於市場擔心美國會出台新的保護主義政策,墨西哥比索兌美元匯率下跌約10%,很多其他新興市場貨幣也急劇下跌。這一變化的影響是增加了美國向墨西哥出口任何東西的成本、而降低了墨西哥向美國出口任何東西的成本。

對於全球企業而言,這還將使墨西哥和其他新興市場相對美國的成本更加低廉。因此美國的工人(特別是製造業工人),將承受更大壓力。

該計劃似乎假定我們可以迫使他國不讓其貨幣貶值,正如特朗普讓新財長把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的打算所顯示的那樣。這是荒唐的。盡管有合理證據表明中國過去曾為了貿易利益而操縱匯率,但是事實是中國過去一年一直通過乾預支撐人民幣匯率。大多數新興市場也是一樣。即便是擁有政治授權的美國總統也不能推翻經濟規律。

在美國實施民粹主義經濟計劃的過程將不同於在新興市場實施同類計劃的過程。但是結果會一樣糟糕。如今,所有參與全球經濟的國家肯定都期望,正如過去通常的情況一樣,面對治理責任的美國總統可以在保留競選經濟綱領中站得住腳的核心要素的同時,對該綱領做出重大調整。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