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特朗普當選的經濟影響

特朗普當選的經濟影響

雖然沒有贏得直選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還是贏得了總統寶座。其結果是,美國選擇了一個經驗、性格、脾氣和學識似乎都不適合這一高位的人為下屆總統。特朗普當選總統將帶來多種多樣的後果。但經濟上的影響將尤為重要。他的政府甚至可能逆轉全球化,動搖金融體系,削弱美國的公共財政,並危及全球對美元的信心。

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 馬丁•沃爾夫 譯者/申凱

雖然沒有贏得直選票,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還是贏得了總統寶座。其結果是,美國選擇了一個經驗、性格、脾氣和學識似乎都不適合這一高位的人為下屆總統。特朗普當選總統將帶來多種多樣的後果。但經濟上的影響將尤為重要。他的政府甚至可能逆轉全球化,動搖金融體系,削弱美國的公共財政,並危及全球對美元的信心。

美國領導的全球化早已四分五裂。特朗普看起來將讓其“壽終正寢”。特朗普獲勝後,《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似乎已死。這或將給北京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打開大門。但可能沒有任何協定來代替TPP。之前垂死掙扎的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系協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如今也已斷氣。特朗普還建議廢除或者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最重要的是,他建議徵收高關稅,特別是針對來自中國和墨西哥的進口商品,“以阻止企業解雇本國員工,到國外建廠並免稅將產品運回美國”。這些措施幾乎必然違背世貿組織(WTO)規則,還可能招致報復。它們對美國、世界貿易以及世貿體系的可信性造成的代價可能也會非常高。

第二個令人擔憂的領域是金融監管。特朗普支持廢除2010年為應對金融危機通過的《多德-弗蘭克法》(Dodd-Frank Act)。許多金融企業不喜歡這一監管法案。然而,問題在於,將有一項更有效的法律來取代它,還是要回到危機前的自由放任狀態。

如果是後者,那麽未來再次發生(或許更大)危機的可能性必將上升。然而,不同於貿易,在金融監管方面,特朗普的民粹主義或許可以保護美國免遭國會共和黨人放鬆管制的最壞本能的危害,而不是相反。

特朗普還希望大幅增加基礎設施支出和大規模減稅。前者將是可取的,特別是如果這些項目合理的話。實際上,如果特朗普在國會共和黨人的支持下實施這一政策將很具有諷刺意味,因為正是這種凱恩斯式的財政刺激計劃,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2009年合理地提出時卻遭到了國會共和黨人的堅決反對。遺憾的是,時機已變得糟得多,因為如今美國經濟遠比那時更接近充分就業。

減稅提議將令已經很富有的美國人(如特朗普)享受巨大好處。根據美國稅收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的數據,特朗普的最新計劃將讓處於收入分佈中間五分之一的人口的稅後收入提高1010美元或1.8%。但收入最高的0.1%的人口平均將享受接近110萬美元的減稅,超過稅後收入的14%。到2026年,聯邦債務累計增幅或將高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5%。國會的共和黨人可能希望通過削減社保、醫療等方面的開支至少部分地彌補後者。

於是,特朗普的民粹主義與共和黨的減稅狂熱結合在一起,或許會導致財政赤字大規模不斷增加。這將給美聯儲(Fed)帶來巨大挑戰。美聯儲的回應很可能是收緊貨幣政策。特朗普曾表示自己贊成這樣。但他也表示過,美國經濟應該以每年接近4%的速度增長。考慮到勞動力的緩慢增長,這好像是不可能的。

然而,2018年選擇美聯儲主席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的繼任者時,特朗普或許會尋找一位在假定這一增速可行的情況下實施貨幣政策的人士。結果將會是經典民粹主義組合:超寬松的財政和貨幣政策的結合。這很可能將導致通脹走高,長期名義利率上漲,美元走軟。這或將標志著全球貨幣機制的轉變。這甚至會導致上世紀70年代的一幕重現,當時掌舵的是總統理查德•尼克鬆(Richard Nixon)和美聯儲主席亞瑟•伯恩斯(Arthur Burns)。

實際會發生什麽既取決於特朗普擔任總統時會不會履行競選期間的承諾,也取決於他與國會的互動。有人認為,國會中頭腦較智慧的人將約束他的過度行為。但從他過去的行為中幾乎看不出這可信。別搞錯:特朗普的勝利可能會動搖美國和世界經濟的穩定。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