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西方引領貿易繁榮的時代結束了?

西方引領貿易繁榮的時代結束了?

全球化正在逆轉嗎?沒有,但它失去了動力,尤其是從幾十年來充當全球經濟一體化引擎的貿易的角度來看。然而,問題在於,貿易增長為何放緩?是因為全球經濟放緩?因為某些機遇消耗殆盡?還是因為保護主義?

文/英國《金融時報》 馬丁·沃爾夫 譯者/鄒策

全球化正在逆轉嗎?沒有,但它失去了動力,尤其是從幾十年來充當全球經濟一體化引擎的貿易的角度來看。然而,問題在於,貿易增長為何放緩?是因為全球經濟放緩?因為某些機遇消耗殆盡?還是因為保護主義?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答案是這3個原因全都“成立”,只是程度各有不同。

從1960年到2015年,按實際值計量,世界貿易平均增長率達到6.6%,同時產值平均增長率為3.5%。然而,從2008年到2015年,世界貿易年均增長率按實際值計量僅為3.4%,同時全球產值年均增長2.4%。不僅貿易增速放緩,而且貿易增速與產值增速之間的差距也急劇縮小。

IMF認為,貿易額增長疲弱在很大程度上是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經濟增長同步放緩的結果。它還補充稱,“在商品領域,85%的產品系列貿易增長放緩,其中資本品和中間產品的貿易增長放緩最為明顯”。

IMF認為,後危機時代的投資放緩因此尤其顯著,因為投資相對而言是進口密集型的。全球產值構成的變化幫助解釋了世界貿易增長放緩程度為何比產值增長放緩程度大得多。總的來說,“從2003年到2007年以及從2012年到2015年,高達四分之三的實際商品進口值增長下降可以溯源至經濟活動減弱。”

這種分析表明,只要世界經濟和投資復蘇,世界貿易就會復蘇。然而,當前情況並非如此簡單。IMF還聚焦於其認為重要的另外兩個因素:保護主義,以及“價值鏈”內部貿易的較長期增長趨勢在危機後停滯。

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不同經濟體之間的勞動分工——一些經濟體製造零部件,然後由其他國家組裝——促進了生產鏈內部的貿易。這可以通過如下方式衡量:一國出口商品中所包含的進口成分價值,加上該國出口給貿易夥伴國用於製造出口商品的材料中所包含的國內成分價值,然後除以出口總值。這個比率到2008年一直在上升,但自那以後停滯。這標志著至少有很大一部分的跨境生產一體化陷入了停滯。

保護主義的情況與價值鏈的情況或許不是毫無關聯。二者同樣微妙。隨著烏拉圭回合的多邊貿易談判達成削減關稅協議,以及中國按部就班地加入世貿組織(WTO),平均關稅下降的趨勢在本世紀初停滯。此外還有證據表明,近年非關稅的貿易壁壘有所增多。與此同時,自由貿易協定的覆蓋範圍繼續擴大,盡管速度略有放緩。《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簡稱TPP)和《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系協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這兩項最為宏大的貿易協定的命運依然相當不確定,前者雖然已經簽署,但還未得到簽署國的批準,後者則遠未達成一致意見。

出於以上原因,IMF指出,從2012年到2015年期間,平均而言,進口增速比根據貿易流動和全球經濟活動的歷史關系推導出來的水平低了大約1.75個百分點。此外,貿易增長放緩反過來也可能導致了增長(包括生產率增長)疲弱。

那麽未來可能發生什麽情況?

達成新的大型自由貿易協議將面臨巨大的政治障礙,無論是世貿組織框架下的多邊協議還是TPP或TTIP此類諸邊貿易協議。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貿易自由化的熱情下降。但還有一個原因是如今的貿易協定包含大量基本上與貿易無關的監管內容:知識產權是一個例子;投資者保護是另一個例子。更特別的是,如今有不少人認為,許多此類協定中包含的“投資者與政府間糾紛解決”程序代表著對民主主權的侵犯。最近瓦隆地方議會就是基於此類原因,反對加拿大與歐盟簽署“全面經濟和貿易協定”。

比這種不願推進貿易自由化的情緒更具威脅性的是,原始形式的純粹保護主義的興起。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擅長發表此類主張。實際上,他表示,抑制進口將會奇跡般地恢復在美國“偉大”時期存在的製造業崗位。然而,正如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賈格迪什•巴格瓦蒂(Jagdish Bhagwati)指出的那樣,“製造業就業人數的下降已持續了半個世紀”。隨著美國製造業產值占整體經濟產值的比重穩步下降,製造業就業人數占整體就業人數的比例也相應下降,只是降速更大一些,因為製造業生產率增長快速。任何貿易政策都無法扭轉這一趨勢,它是受到需求變化和科技變革推動的。製造業只是重蹈農業曾經的軌跡。

如果幸運的話,此類思維簡單的保護主義在政治上會行不通:它當然無法解決失業者和未來勞動者的困境。但貿易自由化再次興盛遙遙無期。如果全球經濟增長加速,貿易增長將會開始加速。但貿易增長明顯快於產值增長的時代可能一去不復返了,部分原因是擴大加工貿易的機遇已經消失,還有部分原因是大規模貿易自由化的時代已經結束。此外,如果貿易增長復蘇,那可能也是中國和印度這兩個亞洲大國推動的。西方引領貿易繁榮的時代似乎已經結束。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