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TPP走到窮途末路了嗎?

TPP走到窮途末路了嗎?

美國總統大選民主、共和兩黨全代會結束,兩黨在諸多政策上針鋒相對,唯一的共識是都反對自由貿易及「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華爾街日報指出,今年美國總統的選戰恐將對TPP造成「致命一擊」。

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美國總統大選民主、共和兩黨全代會結束,兩黨在諸多政策上針鋒相對,唯一的共識是都反對自由貿易及「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華爾街日報指出,今年美國總統的選戰恐將對TPP造成「致命一擊」。

共和黨參選人川普一早就立場鮮明地反對TPP,認為所有的自由貿易協定對美國造成的影響都是弊大於利,最大的弊,是貿易對手尤其是像中國一樣的發展中國家大量地剝奪了美國人的就業機會。至於民主黨參選人希拉蕊政治立場一向較偏向資本家及大企業,受華爾街堅定支持,一開始並不反對TPP,但在黨內競爭時受到對手桑德斯的巨大挑戰,不得不調整立場轉為反對TPP。

自上世紀二戰結束以來,美國從來就是自由貿易、自由投資或全球化的鼓吹者及推動者,美國參與並主導的1944年布列敦森林體制,推動設立了WTO(世貿組織)、WB(世界銀行)及IMF(國際貨幣基金),即是全球化的經典之作。全球化的大浪潮雖然一度因WTO的「多哈回合」談判遇挫,但各國旋即改變方式,紛紛採取雙邊或多邊自貿協定迂迴前進,本質上仍不脫全球化精神,而在整個全球化進程中,無疑美國即是最大受益者之一。最大受益者的美國何以突然翻轉立場,開始批判及反對全球化,甚至拿一個美國卯足全力主導已成形的TPP作為祭旗?這其中原委就必須從「TPP經濟學」及「TPP政治學」談起了。

就經濟學原理而言,全球化及自由貿易是建立在「比較利益(優勢)法則」之上的,意指每一個國家在某些領域都具有其生產上的相對優勢,每個國家分別在其相對優勢的領域生產,然後彼此再進行交換,必將使全球的經濟總產出增加,所以全球化及自由貿易帶來的是全球福利的增進。就經濟學來說,這樣的邏輯完全正確,然而這樣的推理與結論,一旦用之於現實世界就不免走樣──如果缺乏了必要的配套條件的話。

現實世界的運作結果可分兩方面來看。先就每一個參與全球化的個別國家而言,其內部產業就會因是否具有相對優勢而出現有些產業受益,有些產業受損的情況,這時各國政府就應該預為之謀,建立一套「利益重分配」體制,把參與全球化之後增加的總利益,進行重分配,將受益者的一部分受益轉讓給受損者,使眾人均可獲益,這套機制如何建立,如何運作,就是「全球化政治學」的內涵之一。

其次,另一方面,參與全球化的所有國家,也將因每一個國家是否具備有較強的核心競爭力,而出現獲益多,獲益少,甚至還不排除竟然是益不抵損的情況。換言之,全球化理論可以保證全球總產出增加,但並不保證個別參與國必然得利,於是,這就需要一個區域性的或全球性的「利益重分配體制」了,缺乏這樣的配套,某些國家就會發現參與的結果是益不抵損而決定退出。最近英國決定「脫歐」,也可以從這個角度來理解,這是「全球化政治學」的另一內涵。

現在可以看到,在美國主導及眾多國家紛紛參與下,歷經了半個多世紀的區域化與全球化,雖然在全球總產出或部分國家總產出上出現比較明顯的增長,但由於無論在各國之內及國際之間,迄今尚未建立好相關的政治性配套機制,所以近年來終於開始出現了反彈,小至於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及香港的反中行動,大至於早些年在中東、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及最近的英國脫歐及美國兩黨一致的反悔TPP,看來,類此現象還會繼續出現,甚至不排除愈演愈烈。

對台灣而言,高度期待有機會參與的TPP,若因美國反悔抽身而無緣的話,也不足惜,因為還可其他機會,重要的是,台灣一定要找到或培育出自己的核心競爭力;盡早建構好全球化下的「利益重分配」機制。否則,全球化對台灣是福是禍並不確定。

引用來源: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