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英國脫歐之後

英國脫歐之後

編按:6月24日,英國公投決定脫歐,此事讓國際間震盪,紛紛討論英國脫歐的意義與未來。雖然公投的實質效力是作為參考建議,但對英國而言,脫歐成定局,在定局下,英國與歐盟如何前行?FT特約評論員馬丁‧沃爾夫分別就英國與歐盟的立場個別思考英國脫歐之後,雙方該如何繼續往前走。

一、脫歐之後,英國該如何走下一步?

孤立的英國應“拖住”歐盟

文/馬丁‧沃爾夫(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 譯者/簡易

5月22日,鮑裡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曾這樣預測英國脫歐公投後的未來:“面臨著是奪回控制權還是在聯邦制超級國家中陷得更深的選擇,6月23日,英國人投票獨立。不太出乎任何人意料的是,營造恐懼計劃(Project Fear)被證明是一場巨大的騙局。市場依舊平靜,英鎊也沒有崩盤。”可惜的是,事實並非如此。在經歷史上最大的兩日跌幅之後,英鎊兌美元匯率觸及30年的低點。標普(S&P)和惠譽(Fitch)已下調了英國公共債務的評級。投資者瘋狂拋售銀行股。到目前為止,英國司法大臣邁克爾•戈夫(Michael Gove)所不屑的專家們已被證明是正確的。

約翰遜在經濟預測方面的表現,就像是英格蘭在足球上的表現。任何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投票脫歐會在中期讓經濟吃苦頭。英國財政部甚至可能一直低估了這一後果帶來的沖擊。英國經濟不衰退才會讓人奇怪。這種愚蠢的自找苦吃將會傷害無數無辜的人們。悔恨情緒可能很快就將彌漫開來。選民們或許會認定脫歐陣營的領導人是傻瓜或騙子。

人們很容易認同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肯尼斯•羅格夫(Kenneth Rogoff)的這樣一種看法:對於一個如此復雜的問題,改變現狀的得票率門檻應該設得遠高於50%。然而考慮到整體投票率為70%,脫歐得票率為51.9%,事實上是占到全部有投票資格選民36%的這部分人,“在沒有任何適當制衡機制的情況下”,決定了公投最終結果。在這個極端重要的過程中,這一點只是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表現得不負責任的一個地方。比如,他之前用了逾五年時間貶低歐盟(EU)的幾乎一切,難怪這次他發現自己很難令人信服地為留歐辯護。

也許,中止整個過程是可能的?從法律上說,答案是肯定的。正如脫歐派所說,英國是議會制國家,不是全民公決的民主國家。如果英國打算脫離歐盟,必須採取的步驟是按照《裡斯本條約》第50條發布一項聲明,啟動脫歐進程。從法律上說,公投只能提供建議。能夠完成這一步驟的只有議會,原因是只有議會有權制定有效力的法律。

假如可能的話,在約翰遜當選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新黨魁、甚至可能要等到他當選首相後,他也許會借用裕仁天皇(Emperor Hirohito)在二戰結束時的講話,宣稱考慮到“出乎意料的”經濟損失和英國分裂的風險,局面“已變得未必對英國有利”。他也許會對脫歐絕口不提,或者僅僅為了確認民眾的決定是否依然堅定而呼籲再次舉行公投。接下來,一邊是脫歐派不願啟動《裡斯本條約》第50條,另一邊是歐盟領導人決意在前者啟動該條款前不與英國談判——這種局面可能會為改變主意留出必要的時間。

然而,從政治上說這一選項無疑會非常難以把握——即使是對約翰遜來說也是如此。如果這樣,還有一個選項是向歐盟其他國家提出這樣的建議:或許可以重新考慮人員自由遷移原則?英國也許可以提議,設定預防性條款怎麽樣?畢竟,英國留在歐盟、英國勞動力市場繼續向歐盟開放(盡管設置了一定限制),比英國脫歐、歐盟公民進入英國勞動力市場受到嚴格限制要好得多。此外,只有對人員遷移設定預防性條款,土耳其和烏克蘭加入歐盟才是可行的。美國可以悄悄暗示歐盟,此事關系多麽重大。接著,也許可以就新的條款舉行公投,從而英國或許能夠留在歐盟。

然而,歐盟也很可能拒絕考慮對人員遷移做出限制。如果這樣的話,脫歐派必須承認一個他們不願承認的事實:一塊蛋糕,又想留著又想吃是不可能的。約翰遜堅稱,英國將“以民主的方式控制移民政策”。他還說,自由貿易將繼續,歐盟單一市場將繼續向英國開放。然而,如果歐盟堅持目前的政策,歐盟單一市場如今對英國敞開的大門將關閉,原因是繼續敞開與英國對歐盟移民的控制有沖突。約翰遜需要做一個選擇。

“歐盟單一市場將繼續對英國開放”這句話說得很狡猾。多數人會認為,繼續開放的意思是開放程度將維持不變。然而,繼續開放的意思也可能是受到更多限制的開放,類似美國的待遇。如果英國所希求的不過是這樣,英國就必須說出來。然而,一方面脫離歐盟,一方面卻尋求讓歐盟單一市場繼續對自己開放,同時還接受勞動力的自由遷移,這簡直是瘋了。如果英國情願接受這一切,它就應該留在歐盟內,因為這樣它將繼續對歐盟單一市場的監管規定(這些規定會影響到英國)擁有話語權。

對移民的控制是症結所在。如果公投後的英國無法迴避這個問題,而歐盟又不願改變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那麽英國就只能對歐盟單一市場放手。英國應該轉而啟動相關討論,以探索出能夠允許英國實施此類控制的最佳貿易協議。

然而,眼下最好的對策就是按兵不動。英國必須想清楚自己想要什麽。歐盟必須思考人員自由遷移是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原則。英國應避免啟動《裡斯本條約》第50條:這麽做會讓英國喪失手中的籌碼,會讓英國在兩年內脫離歐盟——並且很可能是在沒有進一步貿易協議的情況下。任何這樣的僵局都無法永遠持續下去。不過,避免過於倉促和粗暴的結局,對雙方可能都有好處。

有這樣一個故事,一名被判死刑的男子向國王表示:“我可以在一年內教會您的馬唱歌。”國王回答說:“很好,不過如果一年後如果馬還不會唱歌,你將被處決。”這名罪犯回來後,他的獄友說:“你明明知道你是沒法教會那匹馬唱歌的啊。”他答道:“這樣我就有了原本沒有的一年時間。一年裡可能發生許多事。國王也許會死,那匹馬也可能會死。甚至我也可能會死。而且,誰知道呢,沒準這匹馬能學會唱歌。”

我建議我們也試著推遲個一年半載再行動。

二、英國脫歐,歐盟如何應對?

歐盟應對英國脫歐的良策

/馬丁沃爾夫(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 譯者/何黎

1996年10月,當歐元啟動之日越來越近的時候,我曾經說:“即將擺在英國面前的選擇是加不加入歐洲貨幣聯盟……這將變成是否在歐洲治理安排中擁有一個話語權的選擇,到最後更將變成是留在歐盟之內還是退出歐盟之外的選擇。”

出於這個原因,我認為英國應該考慮加入歐洲貨幣聯盟。不久以後,我改變了想法,認為英國在這個貨幣聯盟內不會興旺發展。後來的事情印證了這一判斷。然而我更早提出的擔憂也被證實了。

長期以來英國一直與歐盟若即若離,如今更是走上了與後者徹底分離的道路。這場即將發生的“離婚”給英國帶來了巨大挑戰,同樣也給歐盟帶來了挑戰。歐盟想要興旺發展,甚至只是為了維持生存,都必須改變。英國離開既是威脅,但或許也是機遇。

這並不是說這場離婚是早就註定的。走到現在這一步是一系列事件導致的,尤其是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這位即將離職的首相那種驚人的無能。即便投票支持脫歐的選民中只有2%的人改投留歐,留歐派也會獲勝。如果卡梅倫沒有贏得上一次大選,公投就不會發生。如果戴維•米利班德(David Miliband)是反對黨工黨(Labour Party)領導人,卡梅倫也許就不會贏得那次大選。人們可以接著假設下去。然而,英國對歐盟一體化計劃的幻滅、對歐盟存在的目的缺乏信任,始終為這一可悲的結果創造了可能。

英國脫歐仍然有可能不會發生。畢竟,公投純粹是建議性質的。它對議會沒有約束力,而且議會也不能約束下一屆議會。此外,公投結果只是表明瞭英國應該離開歐盟,並未闡明離開的具體含義。隨著公眾越來越清楚他們所面臨的選擇,他們也許會產生嚴重的“買家懊悔”情緒。再舉行一次公投並非不可想象,不過可能性極低。無視或尋求推翻這次公投結果的政治代價,將超過接受它的代價。即便事實不一定是這樣,所有有意接替卡梅倫的候選人都會這麽認為。英國正在離開。其在歐盟的夥伴國必須抱著這種想法,尤其是如果它們仍把人員自由流動作為不可侵犯的原則的話。那麽,歐盟其他國家應該如何應對這一局面?

英國離開幾乎是確定無疑的,這從兩個方面對歐盟造成威脅。

首先,英國對歐盟來說是一個鄰居、一個市場、一個金融中心、一個安全夥伴以及與更廣闊世界聯系的紐帶。不論英國有多令人惱火,建立令雙方都滿意的關系符合歐盟利益。對法國中右翼總統候選人提名競爭中的領跑者阿蘭•朱佩(Alain Juppé)來說,這一點為他的務實立場提供了理由。他甚至還建議,對人員自由流動的限制是可以協商的。如果是這樣,英國脫歐就顯得沒有必要了。

其次,英國脫歐將樹立一個先例。第一個脫離歐盟的國家,勢必會成為希望效仿的國家的樣板,同時也是對反對脫歐的國家發出的一個警告。對於後者來說,尋求通過懲罰英國來削弱前者的吸引力是件很自然的事。對此我十分理解。不過,他們必須問自己一個問題,把歐盟變成牢籠而不是人們想去的庇護所,是不是保護歐盟的最好辦法。這麽說並不是支持採取縱容態度,而是不贊成報復。

沒錯,可以理解歐盟當權派希望削弱民粹主義者的吸引力。然而要做到這一點的最好辦法,必然是為歐洲帶來民眾所尋求的安全與繁榮。英國這麽多人想脫離歐盟的原因之一,是歐盟不再被認為會兌現上述承諾。這不僅僅是歐盟在英國面臨的困境,也是它在整個地區面臨的困境。

因此,歐盟的核心挑戰,是要致力於造福其境內的絕大多數公民——並且讓人們看到這種努力。正如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主席唐納德•圖斯克(Donald Tusk)所說:“解體的幽靈正在歐洲徘徊,然而在我看來,建立聯邦的構想並不是最好的對策。”這種說法是明智的。歐盟的失敗不在於政治架構,而在於其政策。它必須通過取得切實的成就、而不是通過進一步削弱國家自治權來獲得合法性。

就最近來說,歐盟最失敗的例子發生在歐元區內。這與英國毫無關系。一個令人悲哀的事實是,啟用歐元非但沒有帶來一段繁榮期,還開啟了一段經濟停滯與生活水準大分化的漫長時期。從2008年第一季度到2016年第一季度,歐元區總體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僅僅上升了0.5%,而實際總需求下降了2.4%。這一數據本已足夠讓人沮喪了。更糟糕的是,從2007年到2016年,德國人均實際GDP預計上升11%,法國沒有增長,西班牙和意大利則分別下滑8%和11%。

出現上述糟糕結果並非偶然,而是有著多層原因:誤判危機主要發生在財政層面、不對稱的宏觀經濟調整,以及即使長期貸款的實際利率為負,蒙昧主義者依然反對實施財政刺激。德國受益於歐元,它的主要夥伴國家卻並非如此。這樣的分化帶來了巨大的威脅。目前沒有任何切實有效的計劃來終止這種局面。

歐盟不太可能獲得源於民主問責制的合法性:歐盟太大、太過多元化,沒辦法做到這一點。相反,歐盟獲得合法性的最佳途徑是應對它所面臨的實際挑戰。應對難民問題是一個極端重要而困難的實際挑戰。而推動歐元區繁榮則是必需的。英國脫歐讓人傷腦筋。但是歐盟的首要任務,應該是擬定一項切實可行的計劃,以使各成員國共同實現經濟增長。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