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全球化退潮

全球化退潮

以全球化視角審視這次英國退歐公投,不難發現它與美國億萬富翁唐納德•特朗普在總統初選中得勢、歐洲國家民族主義左翼政黨上台其實一脈相承。全球化退潮的趨勢非常明顯。在這種趨勢作用下,英國人選擇退歐,並不是特別令人驚奇。留歐與退歐的比例是對人們心理變化程度的準確度量。即便這次英國人選擇留歐,最多只能說明其社會心理變化還沒達到沸點。

文/澎湃社論

全球化曾在英帝國的擴張中達到第一個高潮,現在又因為英國退出歐盟而劇烈收縮。

以全球化視角審視這次英國退歐公投,不難發現它與美國億萬富翁唐納德•特朗普在總統初選中得勢、歐洲國家民族主義左翼政黨上台其實一脈相承。全球化退潮的趨勢非常明顯。
在這種趨勢作用下,英國人選擇退歐,並不是特別令人驚奇。留歐與退歐的比例是對人們心理變化程度的準確度量。即便這次英國人選擇留歐,最多只能說明其社會心理變化還沒達到沸點。
全球化退潮反映了全球化和民族國家的彼此不適應。自20世紀70年代開始的這波全球化浪潮分兩個方向。
一個方向是經濟的全球化,通過投資貿易的去監管和自由化,帶動了全球資本、貨物和人員的全球化流動。由於其固有的逐利性,資本和生產體系流向了最有利於帶來利潤的東亞地區,給發達國家廣大藍領一族帶來了失業和心理的失落。在全球化浪潮中,華爾街的金融精英是弄潮兒,他們的收入與藍領一族拉開了巨大的差距,而他們的高冷更給後者帶去了嘲弄和刺激。特朗普在初選過程中深受美國白人藍領一族的歡迎,反映的是全球化的落伍者對政治和金融精英們的集體反抗。
另一個方向是地區一體化。典型如歐洲,在這波全球化大潮中實現了國家聯盟,地區一體化與投資貿易的自由化結合,給傳統的經濟帶來了深刻的變化,但並非每個國家都是得益者。在歐盟,德國企業競爭力的強大使其強者恆強;而南歐如希臘,即使人們獲得了高福利的好處,但終因國家競爭力弱而令這種好處不可持續。加之難民潮與恐怖襲擊接踵而至,歐盟作為一個整體反應遲鈍,政策爭執不下,人們的耐心和對未來的憧憬終於被一點點耗盡。於是,在不少國家,人們借民族國家的權力體系,掀起了去一體化、去全球化的浪潮。
英國此次成功退歐,正是這一波去一體化、去全球化浪潮中的典型事例,相信此事的負面效應將在未來逐步發酵。眼下可見的負面效應僅在政治領域就包括:在英國國內,蘇格蘭、北愛爾蘭地區也開始醞釀脫離英國的公投;在歐洲範圍,受英國退歐公投啟發,勢必有更多歐盟國家的國民會發起退歐公投,歐洲一體化進程正迎來前所未有的危機。加之難民問題棘手難解、恐怖襲擊陰影揮之不去、經濟復甦之路佈滿荊棘,歐洲勢必迎來一段持續動盪的日子。
引用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