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誰將主導奢侈品行業未來?

誰將主導奢侈品行業未來?

奢侈品行業的業績取決於全球經濟的活力以及高端產品意向購買人群的收入狀況。在近乎世界各地,追求奢侈品的消費者收入狀況都相對較好。但世界經濟增速令人失望。全球奢侈品行業的表現將取決於這兩個因素綜合的結果(根據咨詢公司貝恩(Bain)的一項研究,全球奢侈品行業價值每年2500億歐元)。

文/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 馬丁•沃爾夫  譯者/申凱

奢侈品行業的業績取決於全球經濟的活力以及高端產品意向購買人群的收入狀況。在近乎世界各地,追求奢侈品的消費者收入狀況都相對較好。但世界經濟增速令人失望。全球奢侈品行業的表現將取決於這兩個因素綜合的結果(根據咨詢公司貝恩(Bain)的一項研究,全球奢侈品行業價值每年2500億歐元)。

然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上月發布的最新《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中再次下調了經濟增長預測。按購買力平價(PPP)計算,IMF對今年全球經濟增速的基準情形預測為3.2%。這與去年的數值大致相同,但比今年1月的預測低了0.2個百分點, 比去年10月的預測低了0.4個百分點。

這一水平當然不意味著災難,但經濟增速的持續下調令人擔憂。

同樣、甚至更加重要的是,世界經濟正面臨一系列政治、經濟風險。多數風險都不足為慮,但出現嚴重問題的累積風險看起來很高。

高收入國家今年的預測增速與2015年一樣,還是不溫不火的1.9%。IMF總裁克裡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給出了一個很準確的描述——“新平庸”(new mediocre)。

但這一預測的吸引人之處在於,所有主要高收入經濟體預期都將至少保持一定的增長:美國2.4%、英國1.9%,歐元區1.5%,日本微弱但仍維持在正值的0.5%。

新興經濟體的表現和前景同樣平庸——至少相對於他們過去活躍時的標準而言。2015年,新興經濟體增長了4%。今年,增速預計將達4.1%,2017年升至4.6%。2016年,中國和印度預計將分別增長6.5%和7.5%。但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已對大宗商品出口國造成重創,巴西、俄羅斯正處於長期的深度衰退之中。

除中歐和東歐的新興經濟體以外,各新興經濟體相對毫發無損地挺過了2007-09年金融危機。新興經濟體(特別是中國)以往的活力,對全球奢侈品市場產生巨大影響。貝恩的研究顯示,2000年,中國的需求僅占奢侈品市場的1%,到2015年,這個數字已增長至逾30%。與此同時,日本、美國及歐洲的需求占奢侈品市場的份額都出現了下滑。此外,中國人80%的奢侈品購自境外,因此,中國的需求對全球奢侈品行業有著巨大影響。

但如今,中國經濟已經放緩,邁向習近平主席提出的“新常態”。這對奢侈品行業是重大的不利因素。但中國經濟放緩也在影響其他經濟體。影響之一便是大宗商品價格暴漲周期的結束。

對許多新興經濟體而言,關鍵的一點是凈資本流入放緩。IMF認為,這主要是由於“新興市場與發達經濟體之間增長前景差距日漸縮小”。但更重要的原因在於,太多新興國家未能保持結構性改革的步伐。

“新平庸”或許令人失望,但它也意味著持續增長。遺憾的是,依然可見顯著的下行風險。有些風險反映的是經濟因素,如各種不同的貨幣政策;負利率對市場信心的沖擊;大宗商品價格處於低位;資本流動不穩定;金融市場可能再次出現動盪。

有些風險由政治因素導致,包括中東地區的動盪、大規模移民、高收入國家的民粹主義興起、英國可能脫離歐盟以及大國間的摩擦。

全球新興成功階層的蓬勃發展對奢侈品行業是好消息。但民粹主義也日漸興起,因為在幸運的成功階層之外,很多人正變得失望,甚至絕望。這種狀況將如何收場?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將在未來十年的全球經濟發展中扮演重要角色。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