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莫迪“印度夢”兩年盤點

莫迪“印度夢”兩年盤點

編按:新政府上任提出新南向政策作為區域發展的一項關鍵舉措,其中提到未來將與南亞地區國家進行友好連結,特別是印度。基於上述原因,我們不得不將目光轉往目前的印度政府狀況。在我國迎接新政府上任的同時,於2014年5月當選印度總統的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也正接受著階段性的檢討。以下除刊登FT對印度這兩年進行的檢討採訪報導外,也附上關於納倫德拉·莫迪的簡介。

文/英國《金融時報》 維克托•馬萊 瓦拉納西 譯者/鄒策

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2014年5月印度大選中大獲全勝讓瓦拉納西(Varanasi)的印度教支持者歡欣鼓舞。瓦拉納西是印度北方邦的一座城市,位於恆河河畔,莫迪選擇該市作為其議會席位所在地。

這位精力充沛的民族主義政黨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的領導人似乎發起了一場激進的改革,以擺脫被他趕下臺的國大黨(Congress)政府留下的僵化形象。他承諾為年輕人創造就業機會,為窮人修建廁所,為投資者和企業家推行經濟改革。

兩年過去了,即便是莫迪在北方邦的支持者也開始懷疑他能否實現當年承諾的一半,無論具體目標是清理遭受污染的恆河還是振興印度製造業。北方邦是印度人口最多的一個邦。

瓦拉納西的一位退休銀行家表示:“莫迪是一個務實的人,但他迄今沒有實現任何目標。人們說他需要更多時間。”

在恆河上游的工業城市坎普爾(Kanpur)——這里一度被稱為印度的曼徹斯特——企業領導人表示,電力供應不穩定問題略有改善。但每月進入職場的大約100萬年輕人很難找到新的工作:電力匱乏、難以獲得土地、限制性的勞動法以及官僚和腐敗的政府巡視員的持續乾預,差不多確保了這種局面。

經營著一家教育企業的北方邦商人商會(Merchants’ Chamber of Uttar Pradesh)會長I•M•羅哈吉(I.M. Rohatgi)在談到莫迪時表示:“他的願景無疑很美好,但在實施上有點費時。”

在莫迪上臺之前,他的自由派對手擔心他會成為一名強勢的威權總理,把正統的印度教強加、或允許其宗教支持者強加給印度的多元化人口。

迄今有一些這方面的例子。坎普爾的一名穆斯林商人表示,在北方邦的一名男子因被懷疑吃牛肉(對印度教徒來說,牛是神聖不可侵犯的)而被處以私刑之後,他對這種“不寬容”感到擔憂。

國大黨領導人、前財政部長帕拉尼亞潘•奇丹巴拉姆(P. Chidambaram)表示,莫迪政府“正走在鼓勵兩極化的危險道路之上”,而曾經是莫迪密友、如今幻想破滅的阿倫•紹里耶(Arun Shourie)哀嘆政府方面“恐嚇和噤聲”批評者的行為。

然而,對莫迪的主要抱怨並非他是一名霸道的印度教清教徒,而是他未能在經濟發展方面有很大作為。

紹里耶表示:“他對發展的理念是搞一些光鮮靚麗、引人注目的大型項目,”他指的是莫迪發起的“印度製造”和“數字印度”等宣傳造勢活動。或者正如奇丹巴拉姆所言:“就業機會在哪裡?”

企業領導人表示,說莫迪一事無成是不公平的,盡管他們很少有人贊同印度財政國務部長、麥肯錫(McKinsey)前合夥人賈揚特•辛哈(Jayant Sinha)的觀點,後者表示,“我們正在從根本上改變印度資本主義的特質”以幫助企業家。

在莫迪執政期間,印度加快了道路建設、投資改造老舊的鐵路網絡、啟動了雄心勃勃的太陽能發電計劃、為2億多此前沒有銀行賬戶的印度居民開立了銀行賬戶,並上調了從保險到軍工製造等行業的外國投資上限。

但是,莫迪政府未能廢止上一屆政府出台的追溯稅法,該法針對沃達豐(Vodafone)和凱恩能源(Cairn Energy)等公司,削弱了投資者信心。莫迪政府迄今也未能打破國大黨對上議院的掌控,以通過外界期待已久的徵收商品和服務稅的議案。該稅種將讓印度變成一個單一市場,從而讓企業和經濟受益。

莫迪還面臨印度官僚體制對變革的強烈抵制,而且被某些他似乎不願撤換的低效的內閣部長拖了後腿。他有時發現自己的舉措受到由人民黨以外政黨控制的邦政府(比如北方邦的政府)阻撓。與此同時,可追溯到前幾屆政府的基礎設施以及其他行業累積的大量不良貸款,限制了銀行發放新貸款的能力。

瓦拉納西貝拿勒斯印度教大學(Banaras Hindu University)的政治學家普利楊卡爾•烏帕德亞雅(Priyankar Upadhyaya)表示,莫迪“迫切”希望發展經濟,結果發現自己陷入了滿懷希望的選民設置的“期望陷阱”。

“他知道,在2019年(下一個大選年)人民將會關注這些問題。”

莫迪已經被邦的選舉搞得分心,包括明年北方邦將舉行的選舉,那裡有2億居民,這讓該邦成為聯邦內在政治上最重要的地區。

烏帕德亞雅表示:“我認為他真的想有所作為,但問題在於,他所依賴的體制深陷各種問題的泥潭。”

對坎普爾家族企業集團JK Organisation的總監哈施•帕蒂•辛哈尼亞(Harsh Pati Singhania)來說,莫迪政府的方向是正確的,但需要專注於落實自己的計劃。

他說,“對任何政府或行政當局來說,印度都不是那麽容易管治的。”

-------------------------------------------------------------------

備註:納倫德拉·莫迪(1950年9月17日-), 出生於印度瓦德拉嘎鎮(又譯瓦德納加爾),出身印度低種姓中產階級家庭,印度政治家,於1985年加入印度人民黨。古吉拉特大學政治學碩士,2001年10月開始連續任三屆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長;2014年5月26日,印度新任聯邦總理莫迪在新德里正式宣誓就職;2014年9月27日,印度總理莫迪在紐約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講,強調在世界範圍內打擊恐怖主義的重要性並呼籲改革聯合國。

莫迪上任後在經濟發展政策有幾大要點:一、允許外商直接投資進入任何行業;二、大規模投資改變印度基礎設施以及大城市衛生條件極度落後的局面;三、致力於保護中小零售商的利益;四、鼓勵增長、扶持企業和縮減政府規模;五、重振印度經濟,鼓勵外國投資。在甫上任之初受到海外媒體關注,如美國《時代》週刊便認為莫迪是一位堅定的實幹家領袖,他的發展道路將會使印度繁榮。

但莫迪本身也具有一些爭議。他身上具有濃厚的民族主義色彩,在他政治生涯之初,莫迪曾在多次公開演講中煽動印度教徒反對穆斯林。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