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如何重塑全球一體化?

如何重塑全球一體化?

勞倫斯•薩默斯
二戰結束後,一個廣泛共識成為了國際秩序的一個支柱——這個共識是,支持把全球經濟一體化作為促進和平與繁榮的力量。從全球貿易協定到歐盟一體化計劃,從佈雷頓森林機構到消除原本普遍存在的資本管制,從外商直接投資(FDI)增加到人員跨境流動增多——總體方向是明確的。在國內經濟發展、集裝箱船運和互聯網等促進一體化的技術、以及國家內部和國家之間立法改革的推動下,世界變得更小、更加緊密聯系。

這證明一體化的成功已超過了合理的期望。大國之間沒有再發生過戰爭。世界各地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快。在物質發展的同時,人類在戰勝飢餓、賦予婦女權力、提高識字率和延長壽命等方面甚至進步得更快。再過幾年,智能手機數量將超過全球成年人數量。這個世界為更多的人提供了更多的可能,這是以往任何時候都不能比的。

然而,西方卻出現了反對全球一體化的趨勢。美國總統競選中的四名主要參選人——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特德•克魯茲(Ted Cruz)——都反對這段時期以來最主要的自由貿易倡議——《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共和黨內最有可能成為候選人的特朗普提議用牆把墨西哥隔開、廢除貿易協定和迫害穆斯林,這些點子比他本人要受歡迎得多。英國的脫歐運動得到了大力支持。在大量難民涌入的壓力下,歐洲開放邊界的承諾似乎就要化為泡影。主要由於政治因素的制約,國際金融機構的發展跟不上全球經濟增長的步伐。

當然,反對一體化背後的一大因素是知識的匱乏。沒有人因為他們的工資能買到的服裝、玩具和其他商品多了一倍而感謝全球貿易。成功的出口商往往把原因歸結為自己的能力,而不是國際協議。所以,我們的領導人和商界人士顯然有理由教育民眾理解全球一體化的好處。但是,當前時機已經太晚,趨勢正朝著錯誤方向移動,這類努力能有什麽效果不容樂觀。

不過,導致反對一體化情緒的核心因素並不是無知,而是一種並非無端形成的觀念:人們覺得,全球一體化是精英階層推行的,也服務於精英階層,基本沒有考慮普通民眾的利益。他們認為,全球化議程是大公司制定的,目的是挑起不同國家之間的爭鬥,以從中獲利。他們讀到了“巴拿馬文件”被揭露的內容,認定全球化不過是為幸運的少數人提供逃避納稅和監管的機會,其他人則享受不到這種待遇。他們看到了伴隨全球一體化而來的破壞,當國內大型雇主競爭不過外國對手時,就會造成社會後果。

接下來會發生什麽?應該會發生什麽?精英們可能會繼續追求和捍衛一體化,希望能爭取足夠多的民意支持——但是,從美國總統競選和英國退歐辯論的情況來看,這種策略可能已經山窮水盡。這很可能導致新的全球一體化停下腳步,使得在維護既有成果的同時依靠科技和發展中國家的增長來繼續推進一體化的努力發生中斷。

歷史先例、特別是從一戰到二戰之間那段時期的經驗,並不能促使人們認為,在全球經濟體系沒有強大的擔保人、也沒有強大的全球性機構的情況下,“無管理”的全球化能夠獲得成功。

這樣的想法會更有希望:推進全球一體化可以“自下而上”、而不是“自上而下”地進行。重點可以從推進一體化,轉向管理其後果。

這意味著把註意力從國際貿易協定,轉向國際和諧協議(harmonisation agreements),在後一種協議中,勞工權利、環境保護等問題的重要性要超過與授權給國外生產商相關的問題。這也意味著,對於借助跨境資本流動來逃避納稅或繞過監管的巨量資金,我們要投入足夠多的政治資本來應對,不能亞於我們目前投向貿易協定的政治資本。這將意味著,要把重點放在世界各地中產階級父母所面對的挑戰上,他們懷疑——但仍非常希望——他們的孩子可以過上比他們更好的生活。

本文作者是哈佛大學查爾斯•W•艾略特大學教授(Charles W. Eliot University Professor),曾任美國財政部長

引用來源:勞倫斯•薩默斯,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