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印度是全球經濟低迷中的曙光?

印度是全球經濟低迷中的曙光?

馬丁•沃爾夫
本屆政府上臺之際,印度經濟正遭遇急劇的消費價格通脹和巨額財政赤字。得益於油價下跌,印度的通脹率已從2013年的逾10%下降至不到6%。中央政府的財政赤字預計將從2013-14年度(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的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5%,下降至明年的3.5%。印度經濟在2012-13年僅增長5.3%,預計2015-16年的增速將達到7.5%。

四十年前,我曾為世界銀行(World Bank)做印度經濟研究工作。自那時起,印度就成為了一個讓我魂牽夢繞的地方。這個貧窮大國維持充滿活力的民主政體的能力,一直被譽為世界政治奇跡之一。然而,其經濟表現卻並不盡如人意。雖然自1991年危機以來,印度的政策和經濟表現都有所改善,但政治經濟發展不平衡的狀況依然沒有改變。盡管如此,印度如今已成為世界增長最快的大型經濟體。那麽,印度的未來將是什麽樣呢?

帶著這個問題,我最近幾天造訪了新德里。很難判斷印度當前經濟表現和政策方面正在發生什麽。但我得出了4項結論。首先,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的印度教民族主義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政府,自2014年上臺以來保持了政策的連續性,並未進行許多支持者天真地期待的市場化轉型。第二,相對於剛剛過去的一段時期以及幾乎所有其他地區的情況,印度的短期表現和前景似乎值得贊賞。第三,中期表現也應當不錯,如果政府能夠實施早已規劃的改革的話。這部分得益於印度蘊藏的巨大潛力。然而,第四,印度也面臨著來自外部和內部的風險。成功絕不是理所當然。

那麽,我們看看印度政府的角色。印度政府以總理辦公室為核心。它更註重管理,而非市場;更註重項目,而非政策。印度政府沒有表現出任何激進私有化或重組效率低下的公共壟斷部門的傾向。政府繼續斥巨資進行低效的補貼。事實上,不受政府控制的議會上院,至今還阻撓政府執行正確政策所需要的立法。這方面突出的例子是服務稅——一項將加速印度國內市場整合的全國性增值稅。

一位既非印度人民黨也非國大黨(Congress Party)的下院議員對我說,現在的印度政府“在平均水平之上”。如果與過去25年間的政府相比,他說的似乎沒錯。

本屆政府上臺之際,印度經濟正遭遇急劇的消費價格通脹和巨額財政赤字。得益於油價下跌,印度的通脹率已從2013年的逾10%下降至不到6%。中央政府的財政赤字預計將從2013-14年度(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的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5%,下降至明年的3.5%。印度經濟在2012-13年僅增長5.3%,預計2015-16年的增速將達到7.5%。印度財政部最新的經濟調查報告預計,盡管存在下行風險,明年經濟增速將處於7%至7.75%之間。按印度的標準衡量,這並不突出,但按照全球標準,卻很顯眼。

由此看來,經濟表現似乎令人滿意。這種局面能持續下去嗎?有可能,尤其是印度央行應該能在未來幾個月下調當前6.75%的利率。此外,連續兩年季風降雨不足之後,今年即將到來的季風降雨可能會猛烈得多。但短期的樂觀必須有度:首先,印度多年來一直不景氣的出口如今正在下滑;第二,信貸增長已大幅放緩;第三,總投資已經從2011-12年占GDP的39%下降至2014-15年的34.2%。至少要讓這些因素企穩,這一點至關重要。

印度可能在中期內一直維持接近當前水平的經濟增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顯示,印度人均GDP(按購買力平價算)只有美國水平的11%,而中國為美國的25%。這預示著巨大的快速增長追趕空間。印度經濟也相當平衡。劇烈的經濟轉型可能不會發生:只要不出現危機,就絕不會發生。但各項改善都在進行中,包括加快基礎設施投資、擴大對外國直接投資的開放、提高行政管理效率、公共部門銀行合並與資本重組、修訂破產法、賦予各邦自行推出促增長政策的自由、通過唯一身份識別號碼系統發放政府援助,以及(尤其是)推行商品服務稅(GST)。

然而,印度一定不能自滿。印度經濟已從準入受限的社會主義轉型為沒有退出機制的資本主義:關停企業和裁員都極為艱難。後者是組織化私營企業提供的就業占到勞動人口2%的原因之一。土地、勞動力及資本市場都高度扭曲。對國內市場的大力保護限制了印度參與全球價值鏈的能力。重要的產品市場缺乏競爭力。就連印度所誇耀的信息技術業似乎也正在失去動力。教育質量整體較差。總之,印度仍需進行大量改革。來自崛起的中產階層的壓力最終可能迫使政府推行亟需的改革。

印度還面臨另外三大風險。一是爆發直接沖突——最有可能的對象是巴基斯坦。目前看來不太可能。另一風險是全球經濟下滑。但只要印度經濟運行良好,出現嚴重到足以破壞印度這樣規模和多樣性國家的經濟增長的下滑,這樣的概率似乎不大。

最後的風險源於印度人民黨的“茶黨”傾向——沙文主義、狹隘主義。穆斯林占印度人口的14%。獨立後印度的奇跡之一是,宗教、種姓及觀念不同的民眾基本上實現了在一個民主政體下和平共處。這是偉大的成就。如果要延續這種成就,負責任的政治家必須牢記,他們是為所有印度人治理這個國家,包括那些他們不喜歡或者與他們意見不同的人。在所有民主國家,對差異的寬容都很重要。在印度這樣龐大而復雜的國家,寬容更是至關重要。

引用來源:馬丁•沃爾夫,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