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2月外匯儲備降幅收窄,資本外流放緩

中國2月外匯儲備降幅收窄,資本外流放緩

紐約時報中文網
李克強宣布的旨在到把經濟增長速度到2020年保持在6.5%或更高的一整套措施,包括了貨幣供應量目標。貨幣刺激政策通過壓低利率來幫助經濟增長。但是,低利率也使投資一種貨幣的吸引力減小,這可能進一步促使中國的資本外流。

幾乎沒有幾個經濟數據像中國的外匯儲備這樣,在最近的國際金融市場上以如此快的速度從默默無聞轉變焦點,中國的外匯儲備被普遍視為最佳的晴雨表,體現中國能夠在避免本國貨幣出現可能的貶值上堅持多久。

這段時間以來,外匯儲備的月度變化主要反映了中國公司和家庭由於擔心國內經濟增長放緩以及大範圍的反腐調查,把錢送往國外的程度。在過去五周中,中國政府發動了一場遏制資本外流的聲勢浩大的運動,其官員幾乎每天保證人民幣不會貶值,政府同時更嚴格地執行向海外匯款的規則。

周一晚間傳來消息表示,政策開始見成效:中國外匯儲備上月的減少從整個冬季的每月減少1000億美元的速度大幅放緩。外匯儲備在上個月減少了286億美元,降至3.202萬億美元。

大多數經濟學家曾經預期的外匯儲備下降幅度比這個數字更大,比如巴克萊銀行(Barclays)此前的預計是下降700億美元。周一公布的下降數字「是一個令人鼓舞的跡象,因為很多持悲觀態度的人擔心,資本外流會繼續加速,外流已有所緩解這一事實令人欣慰」,在倫敦的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研究中國的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乍得(Julian Evans-Pritchard)說。

當天早些時候,中國央行副行長易綱在北京的全國人大會議期間,對有關中國貨幣的擔憂不屑一提。他說,「跨境資本流動在一個正常範圍。」

易綱補充說,在這個全球金融市場動蕩的時候,人民幣實際上是最穩定的貨幣之一。「中國匯率的波動性是非常小的,人民幣對美元的波動和對一攬子貨幣的波動,在全世界來看都是最小的。」

去年8月,中國在三天中讓人民幣貶值了4%,在海外和國內引起驚慌,之後在從去年12月到今年1月初的五周里又讓人民幣貶值了幾乎同樣的百分比。但自那以來,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在上海設的每日人民幣兌美元的指導價,沒有給出人民幣走強還是走弱的明顯趨勢。

中國由國家控制的銀行1月以來也大量介入監管不那麼嚴格的香港市場,以保護這裡的人民幣幣值。

然而,保持中國貨幣人民幣的幣值對北京仍是一個挑戰。李克強總理周六宣布,政府將增加中國已在快速擴張的貨幣供應量,進一步把人民幣注入經濟,作為一種確保銀行能向公司不斷提供貸款的努力。

李克強宣布的旨在到把經濟增長速度到2020年保持在6.5%或更高的一整套措施,包括了貨幣供應量目標。貨幣刺激政策通過壓低利率來幫助經濟增長。但是,低利率也使投資一種貨幣的吸引力減小,這可能進一步促使中國的資本外流。

外匯儲備的數量並不是中國資金外流的完美衡量。首先,外匯儲備總量的變化不只受央行在貨幣市場花了多少錢來抵消中國企業和家庭送出的資金的影響。

中國貯存的大量政府債券和歐元、日元、英鎊及其他貨幣計價的某些資產的價值的變化,也影響其外匯儲備以美元計價的總額。經濟學家估計,中國外匯儲備中的五分之二是以非美元的貨幣持有的,而在2月份,美元相對大多數貨幣有小幅貶值。

這意味着,中國外匯儲備的總額由於匯率波動在上個月增加了約130億美元,也表明,上個月的資金外流可能比周一上午公布的286億美元多130億美元。

另一個要考慮進來的因素是中國巨大的貿易順差,這使每月有500億美元左右的資金進入中國。外匯儲備上個月的下降表明,該月的資本外流總額可能約為900億美元,這包括貿易順差所帶來的500億左右的美元,以及外匯儲備130億美元左右的價值變化,再加上近3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下降。

央行儲備的變化沒有包括另一個變量,它將在本月晚些時候公布。該變量可以為資本外流狀況提供進一步線索:國有銀行在上個月的干預中花了多少錢。

在過去的兩周內,中國官員曾多次表示,他們認為沒有必要讓人民幣相對於三個貨幣籃貶值——貨幣籃是被央行用來與人民幣做比較的多種外幣加權平均數。周一上午,通過設定人民幣在上海交易市場的每日價格浮動空間,中國央行讓人民幣對美元上漲近0.3%。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提出的一個儲備充足性評估模型,如果中國基本上禁止了所有投資流入流出該國,它需要至少1.5萬億美元。如果中國允許資金自由流入和流出該國,則需要至少2.7萬億美元。中國央行已經在逐漸收緊資本流動監管規則的執行。

中國的外匯儲備水平已經在國際上引發了強烈興趣,一些大型美國對沖基金,比如達拉斯的海曼資本管理(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在金融市場下重注賭人民幣在未來12至18個月里貶值。「我不仇視中國,」海曼資本創始人和總監J·凱爾·巴斯(J. Kyle Bass)上周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我擅長的是察覺信貸泡沫。」

但中國官員和很多中國經濟學家不同意如此悲觀的預測。他們辯駁說,官方統計數據顯示銀行對不良貸款的風險敞口並不大,而這些數據是可信的,銀行也有充足的準備金來應對這些貸款問題。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