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的經濟賭博:刺激增長和調整結構可兩全

中國的經濟賭博:刺激增長和調整結構可兩全

紐約時報中文網
金融寬鬆政策意味着更多債務,而目前很多西方經濟學家及決策者擔心中國經濟的總槓桿已經遠遠超過經濟產出。不斷增加的債務或許會幫助政府實現今年的增長目標6.5%-7%,但代價就是銀行為苦苦掙扎或者實際已經破產的公司提供更多貸款,因此承受更大負擔。該政策還可能淡化領導層的一項承諾,即關閉那些正在生產沒有銷路的工業品的公司。

隨着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債務和過剩產能增加,中國領導人面臨越來越多的問題:他們是否會開展痛苦的政策調整,很多專家稱要想去除金融領域給經濟造成的沉重負擔,必須進行這樣一種調整。

但李克強總理周六給出的答案是一個賭注,認為中國能夠採用相對沒有那麼痛苦的治療方法,避免在刺激增長和重建之間做出艱難選擇。中國領導人對他們的選擇通常使用兩面性的說辭——危險就在眼前,解決辦法也是如此,這在李克強向立法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做出的最新工作報告中體現得特別明顯。

「從國內看,長期積累的矛盾和風險進一步顯現,」李克強對大約3000名人大代表說道,該機構由共產黨控制。但他在全國直播的發言中表示,「任何艱難險阻都擋不住中國發展前行的步伐。」

他表示,2016年經濟增長將繼續保持在6.5%以上,預計一直到2020年都會保持這一增長速度。李克強說,這會有助於減輕削減政策給那些處於困境的政府支持產業造成的痛苦,這些產業必須解聘數以百萬計的工人,這是手握大權的國家主席習近平推動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部分。

李克強表示,中國經濟「韌性強、潛力足、迴旋餘地大」。

對於在逐漸衰退的礦山、鋼廠及工廠的那些擔心失業的工人來說,這些話可能令他們感到安心。李克強表示,今年,政府政策會幫助城鎮新增就業1000萬人以上,到2020年底實現城鎮新增就業5000萬人以上。

但很多經濟學家及投資者不太相信中國能夠在不增加不良貸款和不濫用資金的情況下實現這種無拘無束的增長。

「我覺得實現6.5%的增長目標非常困難,」瑞穗證券駐香港首席亞洲經濟學家沈建光在聽完李克強的計劃後表示。「他們希望選擇一條目前維持實質增長,推遲艱難時期到來的道路。」

習近平經常提到2020年中國經濟規模較2010年翻倍的目標,要想實現該目標,年增長速度至少要達到6.5%。

「就像政府工作報告說的那樣,設定這一目標也是為了穩固期望和信心,」瑞銀集團(UBS)駐香港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在郵件中評論道。「我們認為這個雄心勃勃的增長目標意味着會出台更多寬鬆政策。」

但這種金融寬鬆政策意味着更多債務,而目前很多西方經濟學家及決策者擔心中國經濟的總槓桿已經遠遠超過經濟產出。不斷增加的債務或許會幫助政府實現今年的增長目標6.5%-7%,但代價就是銀行為苦苦掙扎或者實際已經破產的公司提供更多貸款,因此承受更大負擔。該政策還可能淡化領導層的一項承諾,即關閉那些正在生產沒有銷路的工業品的公司。

一些經濟學家表示,中國政府別無選擇,只能通過此類政策穩固需求,直到調整的益處逐漸累積。但一些經濟學家也警告稱,此類開支的收益已逐漸減少,經濟改革已經滯後,儘管習近平在2013年的黨內會議上明確做出改革承諾。

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姚洋表示,「在中國,我們有種新說法叫做『改革空轉』。」

「我們談論改革,但從未實施改革。這是問題所在,」姚洋說。「我們知道貨幣擴張舉措不會產生巨大影響。」

李克強在說明如何實施削減舉措方面似乎非常謹慎。他沒有詳細說明,政府在關閉、合并或重組那些因為產能過剩而承受重擔的煤礦及工廠的過程中,會有多少工人失業。

他表示,政府將安排1000億元人民幣的專項資金,用於支持下崗工人和受影響嚴重的領域。周一,勞動部門的一名官員表示,僅鋼鐵和煤炭產業大約就有180萬名工人將會下崗,占相關產業總勞動力的15%。

「他們在一些問題上肯定會相對謹慎一些,比如在多大程度上解決產能過剩問題,因為他們依然希望增長,」獨立研究公司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亞洲首席經濟學家高路易(Louis Kuijs)說。「我特別擔心的是,鑒於這種方式力度較小,產能過剩問題在好轉之前可能會變得更糟。」

李克強公布的經濟願景在很大程度上重複了美國、歐盟及日本的政策,這些國家嚴重依賴央行,增加貨幣供應,保持經濟高度增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及很多獨立的經濟學家強烈要求世界各國減少對貨幣政策的依賴。

對於中國政府的計劃,高路易表示;「這就是在說我們會採用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但如果看看相關數據就會發現,實際上恰恰相反。」

中國政府的計劃稱,今年中央財政赤字目標將從去年的2.3%升至3%。而根據大多數估測,去年的實際赤字率已經超過3%。

和美聯儲(Federal Reserve)、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一樣,中國央行對於通過貨幣政策保持經濟增長,並承擔其中幾乎全部的壓力,已經感到警惕。其中的一名官員甚至於近日公開表示,財政赤字率定在4%也可以保持穩健。

以國際標準而言,中國中央政府的債務水平較低,身背沉重債務的是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儘管如此,財政部一直不願意看到較高的持續赤字出現,特別是國家可能要為幫助銀行處理大量國有企業貸款付出沉重代價的情況下,這些國有企業瀕臨破產。

當然,周六宣布的計劃確實要求做出一些結構性調整。其中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一項提議是,將增值稅範圍擴大至金融服務。銀行將為其利息收入付出6%的增值稅。

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西方一直有很多呼籲,建議擴大增值稅範圍,將金融服務納入其中,這樣做可以鼓勵對許多交易進行更有序和更系統化的審計。但畢馬威(KPMG)中國間接稅的主管王磊(Lachlan Wolfers)說,據他所知,除了阿根廷和以色列,沒有哪一個國家像中國一樣,採取如此具體的步驟對金融服務徵稅,畢馬威是一個在全球範圍內提供審計和專業服務的公司。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