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英國退歐對倫敦金融城不利

英國退歐對倫敦金融城不利

FT中文網
在金融危機以來的幾年裡,這些擔憂不斷加劇。倫敦金融城與布魯塞爾方面發生了沖突,後者不僅希望在歐盟範圍內徵收金融交易稅,而且還想要限制銀行家薪酬。倫敦金融城還擔心,與銀行業聯盟相伴隨的監管變化可能最終證明是一個用繁文縟節束縛倫敦的計謀,侵蝕其作為金融中心的競爭力。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就英國歐盟成員國身份的重新談判,一直尋求建立“保護措施”防範這種感知到的威脅。

倫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很少會對什麽事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但即便按照其冷峻的標準,倫敦金融城在對歐盟(EU)的態度上也始終有些矛盾。盡管它享受著單一市場為金融服務帶來的機遇,但它也擔心,歐盟可能是打算搶走其業務的歐洲大陸國家派來的某種特洛伊木馬。

在金融危機以來的幾年裡,這些擔憂不斷加劇。倫敦金融城與布魯塞爾方面發生了沖突,後者不僅希望在歐盟範圍內徵收金融交易稅,而且還想要限制銀行家薪酬。倫敦金融城還擔心,與銀行業聯盟相伴隨的監管變化可能最終證明是一個用繁文縟節束縛倫敦的計謀,侵蝕其作為金融中心的競爭力。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就英國歐盟成員國身份的重新談判,一直尋求建立“保護措施”防範這種感知到的威脅。

然而,在英國退出歐盟的可能性上升之際,沒有幾家大型金融機構願意交出這塊額外的業務。它們寧願看到英國留下來捍衛自己的利益而不是退出歐盟。

它們這麽想是正確的。盡管聲譽受創,但倫敦金融城依然是少數幾個英國充當無可辯駁的全球領軍者的領域之一。在金融服務貿易(包括與歐盟的金融服務貿易)中,英國處於巨額盈餘。近四分之一的英國金融服務業務涉及單一市場,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以之為基礎,上面是更多種類的專業服務。若將這些活動去除一部分,整個英國的繁榮都會受到重大影響。

主張英國退歐的人士喜歡宣稱,這種情況將不會發生。他們辯稱,無論我們是否退出歐盟,我們都可以繼續穩定地與歐盟開展貿易。何況,歐盟以外市場正以高得多的速度增長。但如果沒有歐盟成員國身份提供的“通關”特權,經濟活動將會漂到英吉利海峽對面。非歐盟企業將不再能夠將歐洲業務總部設在倫敦,也不再能夠在整個單一市場自由貿易。而隨著這些企業在巴黎或者法蘭克福開設辦公室,它們倫敦部門的規模和影響力將會縮小。

有人認為,不用成為歐盟成員國也能保留進入單一市場的權利,這顯然是荒謬的。像挪威那樣留在更廣泛的歐洲經濟區(European Economic Area)內,你仍得承擔成本並遵守規則,卻對它們沒有任何影響力。瑞士模式的雙邊協議不會帶上一本護照。

此外,在歐盟之外不存在一個監管天堂來抵消退出歐盟對英國商業的侵蝕。倫敦作為金融中心的優勢從來不在於繁榮期間的輕度監管。而自金融危機以來,英國一直正確地處於收緊規則的前沿,無論在思想上還是實踐中。

倫敦金融城的觀察人士擔憂新的歐洲監管框架,這當然是合理的。卡梅倫的保護措施絕非自動防故障裝置,英國的利益必須得到主動捍衛。

一些歐盟成員國對金融的厭惡可能導致未來出台更繁瑣的規則,或者以格外傷害倫敦的方式解讀監管規則。歐洲央行(ECB)把所有以歐元計價的清算都集中到歐元區的企圖或許被挫敗了一次。但此類挑戰將會重現。

解決這種挑戰的方式不是退歐。退歐將讓英國在受到排擠時沒有可用的防禦措施。不,若要想讓倫敦金融城蓬勃發展,英國有必要留在歐盟,締結聯盟並捍衛這個寶貴的地盤。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