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新政府的兩岸課題

新政府的兩岸課題

蘇起
蔡英文政府現在必須重新面對這個根本課題。幾十年前兩岸爭的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定位。現在則是「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與「台灣(與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之爭。如空談「求同存異」,卻不去尋找或找不到雙方「同」之所在,恐怕很難坐下來對話,並處理其他問題。以目前兩岸關係交織之密,牽涉人數之多、得失之重大,我們同樣很難想像它如陷入失序會是什麼樣的狀態。

1.兩岸定位 2.拿捏機會與威脅

新年伊始,大地回春。即將上任的蔡政府要如何處理攸關台灣存亡榮枯的兩岸關係,最受國人關切,其中有兩大關鍵課題。

第一就是兩岸定位。定位本來就是所有「關係」的起點。三十七年前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後,雙方定位馬上出了問題。當時的台美關係也是千絲萬縷,縱橫交錯。既然美國不再能以主權國家對待中華民國,那麼未來雙邊關係要如何重新定位,政府與民間關係要如何處理?當時華府與台北已不可能像過去直接談判並簽署協議,只好趕緊促請美國國會訂定國內法,以片面確立台美關係的「非官方性質」,並規範未來雙邊問題的處理原則。「臺灣關係法」就這樣在斷交後的四個月內誕生,成為日後台美關係的基石。如果定位問題沒有這樣迅速解決,我們很難想像斷交後的台美關係會陷入什麼樣的失序狀態。

二十八年前李登輝總統就任後,兩岸關係也面臨轉折。有意化干戈為玉帛的兩岸雙方不得不面對「你是誰」、「我是誰」的基本定位問題。李在第五年採用「一中各表」,算是找到了「求同存異」中「同」的核心,兩岸關係才續有進展。

蔡英文政府現在必須重新面對這個根本課題。幾十年前兩岸爭的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定位。現在則是「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與「台灣(與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之爭。如空談「求同存異」,卻不去尋找或找不到雙方「同」之所在,恐怕很難坐下來對話,並處理其他問題。以目前兩岸關係交織之密,牽涉人數之多、得失之重大,我們同樣很難想像它如陷入失序會是什麼樣的狀態。

新政府第二個課題就是如何拿捏兩岸關係中「機會」與「威脅」的比例。冷戰結束後,中國大陸對台灣一直既是「機會」,也是「威脅」。但每時期兩者會呈現不同的比例。

李總統前半期,兩岸開始對話與交流,威脅大幅降低,機會大量湧現。一九九五年李總統訪問母校及中共試射飛彈後情勢翻轉,機會開始減少,威脅增加。

陳水扁總統八年,兩岸GDP對比從一比四惡化成一比八。軍力對比也在他第二任首次失衡,使台灣安全亮起紅燈。但同時經貿投資與文化交流卻比以前更加熱絡。換句話說,威脅大,機會也大。

馬英九總統第一任大體落實了他競選期間提出的「機會極大化、威脅極小化」的理念。政治上,「九二共識」在北京的「一中」與台北的「一中各表」間搭起了橋梁,使兩岸恢復對話、溝通順暢。此外經濟文化機會擴增,軍事威脅降低,台灣的國際參與加大。由於台海居然在波濤洶湧的東亞海域成為唯一風平浪靜的地帶,至今仍贏得美國及國際社會的讚譽。

但馬的兩岸和解政策雖然一鼓作氣,終究再衰三竭。一方面是因為台灣經濟的長年低迷,對比大陸實力的快速崛起,使台灣民眾慢慢產生「越靠近越怕受傷害」的心理。另一方面在野的民進黨集中全力、全方位地強調「威脅」,反對「機會」;而馬政府相關部會與國民黨竟也經常避談「機會」,尤其鮮少闡釋整體台灣都可獲益的和平紅利、政治紅利、及國際紅利,反而只集中在經濟紅利,甚至更縮小成「讓利」。其淨結果就是國內民眾信心與支持的喪失。

平心而論,馬的大陸政策固然有值得檢討之處,但蔡主席訴求「維持現狀」,就等於默認她了解大多數國人其實非常珍惜馬八年辛苦營造的兩岸和平安定現狀。她刻意模糊「現狀」的定義,因為她知道「現狀」的內涵除了威脅,還有很多她不便提的機會。

現在的課題是,過去八年甚至十六年始終獨沽「威脅」一味的民進黨是不是在執政後要繼續突出「威脅」,忽視「機會」?如果是,「威脅」會變得更大還是更小?如果不繼續,那麼要加進多少「機會」?這「機會」是經濟紅利,還是馬時期的和平紅利、政治紅利、與國際紅利?

這兩大課題蔡政府都無以迴避。「威脅」與「機會」的再評估屬於新政府的內部功課,當無疑義。定位問題雖須兩岸交涉,但它的起點卻在民進黨內部。兩岸關係若要在五二○後繼續和平發展,新政府與執政黨不僅責任重大,而且時不我予。

引用來源:蘇起,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