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資本外流規模創紀錄有何影響?

中國資本外流規模創紀錄有何影響?

華爾街日報
中國10萬億美元的經濟規模以及依然龐大的外匯儲備意味着,這種資本外流儘管存在風險,但短期內不會在中國引發危機。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顯示,中國減少的7,000億美元外匯儲備比全球任何一家央行的外匯儲備總量都要多,只有日本、瑞士和沙特除外。單從數字上說,中國的資本外流規模居全球之首,但其他國家的資本外流與經濟規模之比卻比更高。

 

對喜歡宏大數字的人來說,中國從來不缺猛料。如今,離開中國的資金再次締造了一項令人震撼的數據:我們正在見證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資本外流。
中國的外匯儲備去年減少了7,000億美元。這種大規模的資本外流不僅使中國的經濟轉型變得更加複雜化,也增加了其他新興市場面臨的風險,這些地區已經出現了資本外流現象。
全球性行業組織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首席經濟學家科林斯(Charles Collyns)指出,2015年中國的資本外流規模之大,可謂前所未有。
中國10萬億美元的經濟規模以及依然龐大的外匯儲備意味着,這種資本外流儘管存在風險,但短期內不會在中國引發危機。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顯示,中國減少的7,000億美元外匯儲備比全球任何一家央行的外匯儲備總量都要多,只有日本、瑞士和沙特除外。單從數字上說,中國的資本外流規模居全球之首,但其他國家的資本外流與經濟規模之比卻比更高。
中國推動人民幣貶值令人相當擔憂,尤其是在投資者避險意識升溫和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慢慢開始加息之際,新興市場已經遭遇資本外流。如果人民幣進一步走低,就將削弱其亞洲鄰國經濟的競爭力,可能導致更多資本逃離新興市場,試圖避免本幣貶值的國家的外匯儲備將被消耗。而本幣大幅貶值的國家可能面臨通貨膨脹、投資放緩和增長勢頭減弱。
歷史上多數資本外流都有一個主要原因──經濟動盪、政治不穩或外部危機導致投資者將資金撤出。但在中國,一些原因分別導致國內和境外人士將資金轉移至國外,這些因素又相互關聯,它們共同發揮作用似乎令形勢進一步惡化。​
首先,有數十億美元資金是基於中國經濟持續強勁增長、人民幣繼續升值的假設而對中國投資。但這兩條假設都已經證明有誤。
其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起的反腐行動以及將去年夏天的股災歸咎於金融業高管的做法導致許多人試圖將資金轉移出中國,無論這些錢是否為非法獲得。
許多中國人渴望自己的孩子到國外接受教育是長期資本外流的另一個原因。
導致資本外流的一大因素可能在今年有所緩和。最近幾年許多中國公司為了利用境外較低的利率而用美元舉債。人民幣貶值增加了這些美元債務的成本,因此這些公司一直急於償還其美元債務,而所需資金通常在國內籌集。
最後,資本外流還受到一種預期的推動,即向境外轉移資金只會變得越來越難。中國居民每人每年的購匯額度為五萬美元,不過有多種方式可以繞過這種限制。中國政府正在大力抑制資本外流,新推出的規定加大了在華外國公司匯回利潤以及投資者將人民幣資金轉移到海外的難度。
目前來說,中國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外界對其經濟的看法。資本外流顯示出投資者對政府經濟運行能力失去信心。而政府工作的透明度,以及經濟從依賴大型基礎設施和出口向消費支出的艱難轉型又使得外界的看法進一步轉差。
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的首席經濟學家卡爾(Dev Kar)說,資本外流受投資者的緊張情緒和缺乏信心驅使;如果投資者對某一國的未來有信心,就不需要把資金轉移至境外。卡爾此前曾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負責追蹤資金流動的官員。
中國面臨的另一風險是現金短缺。雖然這種情況似乎不太可能發生, 但現金收緊可加大負債纍纍的公司和地方政府貸款展期的難度。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的亞太首席經濟學家蒂爾頓(Andrew Tilton)說,現金短缺是造成經濟嚴重衰退的最大風險源之一。
與中國相比,俄羅斯的資本外流現象造成的影響則更加嚴重。俄羅斯是近期出現大規模資本外流的另一個主要國家。2014、2015年俄羅斯資金流出規模為3,300億美元,相對於俄羅斯經濟規模來說,資本流出規模已相當高,造成的影響也更加深遠,並引發盧布崩盤、經濟急劇萎縮和流動性收緊。
而與之相比,中國一直未出現俄羅斯的情況,這顯示出中國的經濟實力(比如堅實的資本賬戶盈餘),以及政府仍有政策工具可加以利用。
蒂爾頓說,中國不需要徹底阻斷資本外流,加以控制即可。

 

 

引用來源: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