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調查顯示中國貧富失衡,中產階級自安現狀

調查顯示中國貧富失衡,中產階級自安現狀

紐約時報中文網
「在我們國家財富總額迅速增長的同時,中國社會的不平衡日益突出,」報告中寫道。「這不僅是體現在收入和財富兩極化上,在教育、衛生和其他社會保障領域也能清楚地觀察到不平等。」 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一直表示,當務之急是克服這些社會不平衡。但這份報告提醒人們,還有更多的工作需要完成。報告根據一項年度調查的結果撰寫,涵蓋了逾3.5萬名成人和1.3個家庭。

習近平將其稱為他的「中國夢」——一個有凝聚力的平等社會,日益富裕,健康狀況不斷改善,樂見共產黨的統治,熱切追求愛國主義和傳統價值觀。這一設想在這裡的電視和街頭廣告牌上隨處可見,為習近平的誓言助威。他宣稱:在他的治理下,中國社會將變得更加公正平等。

不過,北京的研究機構有兩項新研究表明,雖然中國民眾依然安於現狀——儘管並不總是十分滿意——但習近平卻面臨著不滿情緒帶來的一股持續暗流:收入、教育機會和醫療保健等領域的不平等。在經濟繼續疲軟的情況下,這種社會壓力可能會帶來麻煩。

中國家庭追蹤調查(China Family Panel Studies)的2015年度報告稱:「將來,中國社會將面臨一系列嚴峻的挑戰。」該報告由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調查中心撰寫。

「在我們國家財富總額迅速增長的同時,中國社會的不平衡日益突出,」報告中寫道。「這不僅是體現在收入和財富兩極化上,在教育、衛生和其他社會保障領域也能清楚地觀察到不平等。」

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一直表示,當務之急是克服這些社會不平衡。但這份報告提醒人們,還有更多的工作需要完成。報告根據一項年度調查的結果撰寫,涵蓋了逾3.5萬名成人和1.3個家庭。

「這些問題需要得到有效的解決,」文中提到。「否則,它們很可能會威脅到社會穩定,成為社會經濟發展的瓶頸。」

這項研究引起了不少反響。有新聞報道引用它的結論:中國收入最高的1%家庭擁有全國三分之一的國內財富,而收入最低的四分之一家庭只有1%。其實這一發現已在去年的研究中體現了,而今年報告的重點是獲得住房、教育和醫療服務的機會。

研究表明,家庭背景在決定人的教育水平中起到巨大作用,特別是父母的教育程度,這是所有社會共有的。但在中國,政治特權也是重要因素。父親是否為共產黨員——政府官員幾乎必須是黨員——是你教育程度的一個決定性因素。研究發現,甚至對於在鄧小平以市場為本的政策下於1980年以後出生的中國人而言,情況也是如此。

「父親是黨員也對個人的教育年限有明顯的正面影響,」研究報告稱。(研究發現,母親是否擁有黨員身份沒有明顯影響。)

研究還發現,雖然對女生的歧視有所減弱,但這仍然是影響她們接受教育機會的重要因素。平均而言,男生上學年限比女孩多一年半。

對很多中國人來說,特別是農村和小城鎮居民,醫療機會不平等也一直是滋生不滿情緒的一個原因。這些地區的醫療保險覆蓋面較窄,醫生和醫院也較少。

這項調查發現,中國政府在擴展醫療保險方面的努力起到了一定作用。越來越多的農村居民享受到了一些醫保,但通常不及許多城市居民享有的政策優厚。而且,女性比男性獲益少。

「女性、農村居民和低收入群體享有的醫療補貼較少,自付比例較高,」文中指出。

組成中國中產階級的專業人士、管理人員、白領員工和業主既承載了國家領導人的希望,也代表了他們的焦慮。如果這群人的規模、收入和滿意度增加,中產階級可以持續成為共產黨統治的穩定支柱。但是,倘若這群較為富裕的受過教育的城市階層變得不滿,那麼黨對權力的掌控便可能會削弱。

北京大學的研究說明,就目前而言,中國大多數中產階級似乎在大多數情況下安於現狀。就算考慮到很多中國人可能不願意批評政府,儘管是在調查里,也沒有依據表明較富裕的城市居民有意挑戰黨的統治。

研究發現,自認為屬於社會「中上階層」的應答者當中,60%對當地政府的表現持正面看法。相比之下,自認為屬於最底層級的人當中,這一數據則為48%。

「比起工薪階級,特別是國有部門的員工,中國中產階級對於貧富差距、官員可信度和政府表現的評價更為正面,」文中指出。「中產階層有望成為社會穩定力量。」

但這也有可能發生變化。中國社會科學院發佈的覆蓋逾3000人的另一項調查發現,中國中產階級要比社會其他成員更積極地參與政治事務。

此項調查自2014年底開始進行了12個月,結果發表在社科院的2016年《社會藍皮書》上。調查發現,北京、上海和廣州的中產階級應答者當中,42.%的人表示,會與身邊人討論政治。只有27.7%的非中產階級成員做出同樣表示。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