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美國金融機構不是太大而不能倒,是成本太高而難以為繼

美國金融機構不是太大而不能倒,是成本太高而難以為繼

華爾街日報
美國的大銀行也在面臨越來越強烈的質疑:以他們目前的規模能否維持盈利?美國一些大銀行本週將公佈業績。最近幾年,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及其他海外監管機構明確表示,作為大型金融機構需要付出相應代價。據美聯儲的數據,自2009年以來,為了滿足更嚴格的監管規定,美國大行銀行已經增加了6,410億美元資本金。 這些監管要求加大了金融機構帶來高回報的難度。

 

忘記太大而不能倒這個說法吧。如今,美國大型金融機構所面臨的最重要問題已經越來越多地變成:政府監管導致維持龐大企業規模的成本過高。
週二,保險商大都會保險(MetLife Inc., MET)成為過去10個月第二個放棄“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身份的大公司,該公司認為,監管機構對“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監管要求壓力已經超過了繼續以目前規模運營帶來的益處。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 Co.)去年4月為其金融子公司通用金融(GE Capital)做出了同樣的選擇。
這些舉動顯示出,​雖然美國政府還沒有聽從民粹派要求分拆該國大型金融機構的呼聲,但事實上,政府監管機構有時候已在通過施加間接壓力的方式回應這種呼聲。
分析師稱,接下來做出同樣選擇的可能是大都會保險的對手保德信金融集團(Prudential Financial Inc., PRU)和美國國際集團(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 Inc., AIG)。美國國際集團正在面臨包括伊坎(Carl Icahn)在內的投資者的挑戰。伊坎指出,由於該公司必須滿足監管機構的要求,而這些要求將抑制利潤,該公司已經變得“太大而無法成功”。
美國的大銀行也在面臨越來越強烈的質疑:以他們目前的規模能否維持盈利?美國一些大銀行本週將公佈業績。最近幾年,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及其他海外監管機構明確表示,作為大型金融機構需要付出相應代價。據美聯儲的數據,自2009年以來,為了滿足更嚴格的監管規定,美國大行銀行已經增加了6,410億美元資本金。
這些監管要求加大了金融機構帶來高回報的難度。
根據投行Keefe, Bruyette & Woods的分析,資產規模在50億美元到500億美元之間的銀行的利潤率比資產達到或超過500億美元的銀行高10%左右,相應地,中型銀行的市盈率也高於資產達到或超過500億美元的銀行。在銀行業,政策制定者對資產達到或超過500億美元的銀行實施了最嚴格的規定。
專注研究銀行監管的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法學教授威爾馬思(Art Wilmarth)說,這就好比你有一輛速度超快的賽車,然而卻受到限制,時速只能保持在70英里(合113公里)以內。
未來幾個星期還有另一個重大考驗。監管部門將決定12家最大的銀行是否有可信的計劃,闡明它們在不接受救助的情況下一旦破產時的處理辦法,即所謂的生前遺囑;或者是否要強制這些銀行精簡業務或縮減規模。
決策者說,他們沒有直接命令銀行拆分,但同時明確,他們對銀行拆分這個結果也不會感到不快。
擁有極大監管權力的美聯儲理事塔魯洛(Daniel Tarullo)曾表示,美聯儲的目標實際上是讓可能拖垮金融系統的機構做出選擇:他們可以削減美聯儲認為風險過高的業務,或者維持較高的資本充足率水平。
融資結構中資本占比高、債務占比低的機構能更好地承受意外的損失。但是,這些機構以投資者提供的資本來衡量的盈利水平會下降。
在銀行業內,那些最大規模銀行面對的是最嚴格的規則,“想變得更小更簡單”已成為他們的一句口頭禪。
例如,花旗集團(Citigroup Inc.)自2007年底以來已將總資產規模縮減了17%,從2.18萬億美元降至1.81萬億美元。花旗放棄了它認為具有風險或偏離業務重心的部門,比如經營呼叫中心的一家日本公司,以及次級抵押貸款公司OneMain Financial。但是,花旗也處理掉了部分投資者更希望花旗保留的部門,如財富管理公司美邦(Smith Barney)。
作為美國最大的銀行,擁有約2.4萬億美元資產的摩根大通(J.P. Morgan)去年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捍衛規模上,特別是在一位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分析師認為分拆摩根大通業務將釋放股票價值之後。美聯儲主席耶倫(Janet Yellen)去年2月份表示,讓企業去思考自身規模大小正是美聯儲希望看到更高資本規則產生的效果。
自那以後摩根大通已進一步精簡規模,並通過將一定的存款移出賬面和持續縮減整體資產降低了監管資本要求。
該公司首席執行長戴蒙(James Dimon)也一再表示,該銀行的資產規模是一個巨大的競爭優勢。
他在去年的一個電話會議上表示,協同效應是巨大的,無論在支出還是收入方面。

 

引用來源: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