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困境會引發全球危機嗎?

中國困境會引發全球危機嗎?

保羅·克魯格曼
主要問題在於中國高儲蓄低消費的經濟模式,只有在該國經濟保持極快增長的情況下才能維持,這支持了高投資的合理性。當中國擁有大量未充分就業的農村勞動力儲備時,這是可能實現的。但現在情況不同了,中國目前面臨一個棘手的任務:過渡到增長率較低,但不至於陷入衰退的水平。

中國的問題會引發全球危機嗎?好消息是,在我看來,這些數據似乎不夠糟糕。壞消息是,我也許會錯,因為危機在全球蔓延的情況,似乎通常會比實在的數據反映的情況更糟糕。更壞的消息是,如果中國確實會給世界其他地方造成巨大衝擊,那麼我們還沒準備好應對相關後果。

有些人剛開始關注這個問題,但很明顯,中國經濟遇到大麻煩已有一段時間了。很難說這個麻煩有多大,因為沒人相信中國官方的統計數據。

主要問題在於中國高儲蓄低消費的經濟模式,只有在該國經濟保持極快增長的情況下才能維持,這支持了高投資的合理性。當中國擁有大量未充分就業的農村勞動力儲備時,這是可能實現的。但現在情況不同了,中國目前面臨一個棘手的任務:過渡到增長率較低,但不至於陷入衰退的水平。

可以通過信貸擴張、增加基礎設施開支來爭取時間,同時改革經濟以便增強家庭購買力,這原本是一個合理的策略。遺憾的是,中國只追求該策略的前半部分,爭取到了時間,然後又浪費掉了時間。結果導致債務快速增加,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咎於欠缺監管的「影子銀行」,可能會誘發金融崩盤。

因此,中國的情況看起來相當嚴峻,而新發佈的數據加劇了人們對硬着陸的擔憂,不僅導致中國股市下跌,還導致世界各地的股價大跌。

好吧,到目前為止情況就是這麼糟糕。一些聰明人認為,這種全球性的影響真的很可怕;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將它與2008年金融危機相提並論

但正如我上面說到的,我很難根據數字得出會出現這種災難的論斷。是的,中國是一個經濟大國,大約佔全球製造業總產值的四分之一,因此中國發生的事情會影響到我們所有人。中國每年從世界其他地方購買價值兩萬億美元的商品和服務。但這個世界很大,除中國之外,其他國家的國內生產總值加起來超過60萬億美元。即便中國進口額大幅下降,也只會對全球消費造成有限的衝擊。

那金融關聯性呢?美國次貸危機在2008年蔓延至全球的一個原因是,外國人,特別是歐洲的銀行,因持有美國證券而受到了嚴重衝擊。但中國實行資本管制,也就是說不怎麼對外國投資者開放,所以中國股市下跌甚至國內債務違約,幾乎不會對其他國家造成直接影響。

這一切都說明,雖然中國自身面臨大麻煩,其他國家受到的影響應該是可控的。但我必須承認,我沒有上述分析說的那麼放鬆。可以說,我沒有勇氣自鳴得意。為什麼呢?

答案部分在於,各國的經濟周期通常似乎比「應有水平」更加同步。例如,歐洲和美國相互出口的商品只佔其產量的一小部分,但它們通常同時衰退和復蘇。金融關聯性可能是一部分原因,但有人也推測存在心理感染的問題:與主要經濟體有關的好消息或壞消息,會影響其他經濟體的「動物精神」(animal spirits)。

因此我擔心,中國可能會以粗略的計算無法體現的方式,輸出其面臨的問題;擔心中國的問題會以某種方式抑制美國、歐洲及其他新興市場的投資支出。如果我的擔心成為現實,那麼我們並沒有準備好應對這種衝擊,這很糟糕。

歸根結底,誰來應對中國的衝擊,以及會如何應對呢?貨幣政策可能沒有多大幫助。由於利率仍然處在接近零的水平,通脹仍然低於目標,美聯儲要抗擊經濟下滑問題,其能力無論如何都是有限的。而且美聯儲還表示,一有理由就會提高利率,這種信號可能進一步削弱了其動作的效果。與此同時,歐洲中央銀行已經將政治權力用到極限,努力提高通脹水平,但迄今為止尚未成功。

雖然財政政策——實際上是通過增加開支來抵消中國減少的開支——肯定會發揮作用,但有多少人相信,共和黨人會接受奧巴馬提出的新刺激計劃,或者德國政治人物會樂於看到相關提議導致歐洲背負更大赤字?

目前我仍然猜想,最大的可能性是情況不會那麼糟糕——中國的局面會很嚴重,但其他地方只是出現一些波動。我真的,真的希望,我的猜測是正確的,因為目前任何地方似乎都沒有B計劃。

引用來源:保羅·克魯格曼,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