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2016中日韓企業家眼中最大不安因素

2016中日韓企業家眼中最大不安因素

日經中文網
中日韓經營者對新興市場經濟減速的擔憂正在加大。《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與中國《環球時報》及韓國的《每日經濟新聞》聯合實施的「中日韓經營者問卷調查」顯示,超過90%的日韓經營者和超過60%的中國經營者將 「中國經濟減速」視為2016年全球經濟的不穩定因素。

此次調查于2015年12月實施。中日韓各100家企業的經營者做出了回答。

認為2016年全球經濟將復甦日本企業經營者上升到66%,而韓國和中國僅有37.3%和29.9%的經營者持相同意見。日本早稻田大學教授深川由起子在分析各國經營者對經濟景氣的認識差別時稱:「顯示出各國企業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度以及撤回本國市場狀況的差異」。

關於2016年全球經濟不穩定因素的提問(多選),回答「中國經濟減速」的日本企業經營者佔94.2%,韓國企業經營者佔91.2%,較上年調查相比分別增加了17.8和5.6個百分點。中國也有61.7%的經營者將中國經濟減速視為不穩定因素。

中國不僅經濟增速放緩,鋼鐵等多數産業淘汰過剩設備的進程緩慢。由於供給過剩商品價格下跌,各國有30%的經營者回答「已受到影響」。

此外,40%的日韓企業經營者和超過30%的中國企業經營者認為「巴西和俄羅斯等新興市場的經濟低迷和金融市場的動盪」也屬於不穩定因素。

 

另參「人民幣貶值使中國擔憂再次升溫」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不斷,這正在動搖全球金融市場。越來越多的觀點擔心人民幣迅速貶值有可能招致資本流出中國,進一步拉低中國經濟。在1月7日的全球市場,股價出現大幅下跌,同時原油價格跌破了雷曼危機後的低點。在美國可能進一步加息的背景下,很看到人民幣貶值止步跡象。

中國人民銀行(央行)7日發佈報告稱,「一些投機勢力試圖炒作人民幣並從中牟利,其交易行為與實體經濟需求無關,不代表真正的市場供求,只會導致人民幣匯率異常波動,向市場發出錯誤的價格信號」。由於無法遏制人民幣貶值,當局的焦慮正在加強。

人民幣匯率加速貶值始於2015年底。起因是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于12月啟動了時隔9年半的加息,越來越多觀點認為與人民幣相比,持有美元更加有利。

7日,人民銀行將每天早上發佈的作為人民幣交易基準的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定為1美元兌6.5646元,降至約4年零10個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在中國股票市場,因看空人民幣貶值,上證綜合指數比前一個交易日暴跌7%以上。繼4日之後,再次觸發了行情劇烈波動時停止交易的「熔斷」機制,出現了開盤後僅僅30分鐘就停止全部交易的罕見情況。

力爭維持行情穩定的措施反而導致了混亂,感到驚慌的中國證券當局宣佈,自8日起暫停實施4日剛剛引進的這項制度。

人民幣貶值將提升中國的出口競爭力,另一方面如果迅速貶值,損害經濟穩定的負面影響將加大,例如資本外流將進一步加速、背負外幣負債的中國企業業績惡化等。

2015年夏季,由於擔心中國經濟減速導致世界經濟增長放緩,發生了世界性的股價聯袂下跌。目前受人民幣貶值的影響,對中國經濟的擔憂重燃,正在對世界金融市場産生影響。

中國政府將於19日發佈2015年實際國內生産總值(GDP)增長率,預計將低於7%,創出25年以來的最低增速。中國政府為了保持經濟的穩定,似乎希望避免人民幣匯率的劇烈波動。

主導人民幣貶值的是香港和倫敦等位於中國本土之外的人民幣離岸市場。在這些市場,6日人民幣匯率貶值至1美元兌6.7310元,創出了自2010年啟動交易以來的最低點。7日也一度刷新最低點。

在離岸市場,中國人民銀行的限制無法起作用。在中國人民銀行通過國有銀行進行外匯干預之外,基於比較自由的交易的匯率正在形成。這給處於當局控制之下的上海外匯市場的人民幣匯率産生了影響,正在推動人民幣貶值。除了中國經濟減速之外,受美國進一步加息導致中美利率差擴大這一預期的推動,構成了人民幣賣盤局面。
http://zh.cn.nikkei.com/china/cfinancial/17729-20160108.html

引用來源:日經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