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巴黎氣候協議能否拯救世界?

巴黎氣候協議能否拯救世界?

保羅·克魯格曼
巴黎氣候協議能拯救人類文明嗎?有可能。這樣的背書聽起來也許不是很堅定,但在氣候問題上,我們確實很久沒有聽到這麼好的消息了。這份協議最終也許會和1997年的《京都議定書》一個下場,在當時看起來很不得了,結果完全沒有用。然而,這個世界後來發生了很多變化,最終促成了對全球變暖採取行動的意向,但求一切不要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達成全球氣候協議的道路上一直橫亘着兩大障礙:中國煤炭消耗的激增,和美國共和黨的頑固反對。前者似乎意味着,無論富國怎麼做,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增加都將是不可避免的,而後者則顯示最大的那個富國無法做出可信的承諾,因此也就不能它來帶頭。

然而這兩方面都出現了重要的變化。

一方面,中國的態度轉變是清晰可見的——或者說,要不是霧霾那麼重,應該是能看到的。玩笑放在一邊,中國正面臨一場嚴重的空氣質量危機,很大程度上是燃煤造成的,這促使它愈發迫切地想戒除這種最糟糕的化石燃料消耗形式。自1997年至今,中國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已經漲了三倍,這樣的發展也意味着會有一個迅速成長起來的中產階級,他們需要獲得更高品質的生活,包括可以相對安全地吸入的空氣。

因此中國現在扮演的角色和以前是很不一樣的。其中一個表現:一些右翼的老面孔突然改變口徑了。他們以前說限制美國的排放沒意義,因為中國會繼續污染;現在他們開始說美國的行動沒有必要,因為不管我們怎麼做,中國都會削減煤炭消耗。

因此就要說說美國共和黨的態度,他們非但沒變,反而還更糟了:大共和黨正繼續墮入否認和反科學陰謀論的深淵。而改變局面的一個消息是,這態度造成的影響,沒有我們想像那麼大。

是的,在沒有新立法的情況下,美國不可能採取大規模的氣候行動,而只要共和黨繼續把持着眾議院,立法也就不可能。然而奧巴馬總統已經開始通過行政命令限制發電站的排放——這在我們的解決方案里占很大一塊。此舉正挽回美國在氣候問題上的國際信譽,讓奧巴馬在巴黎可以佔據一個主導地位。

但是,有什麼理由相信協議能真正改變世界的軌跡呢?各國已經同意了一個排放目標,並會對自己在實現目標過程中的成敗進行定期評估;但是對沒完成的國家也頂多是加以譴責,沒什麼懲罰措施。

而且,要實現這些排放目標,勢必會損及一些強大的利益集團,因為這意味着全世界剩下的那些化石燃料大部分將留在地下,永不能燃燒。怎樣才能阻止化石燃料行業去收買足夠多的政客,把協議變成一紙空文呢?

在我看來,辦法就在徹底改變了規則的新技術上。

很多人似乎至今都認為,可再生能源是痴人說夢,對我們的未來不會有太大影響。要麼就是聽信了洗腦宣傳那一套,認為這又是自由派在瞎折騰(索林卓!班加西!死亡委員會!)然而,現實是太陽能和風能的成本都大幅下降了,已經到了無需任何特殊補貼就能跟化石燃料競爭的地步——能源存儲技術的進步讓它們的前景愈發光明。可再生能源還成了用人大戶,現在的用工規模比煤炭產業要大得多。

這場能源革命會帶來兩樣東西。一是大幅削減排放的成本會比此前的樂觀估計還要低——右翼的那些驚悚的警告,以前聽來大多是胡扯,現在就是徹頭徹尾的胡扯了。另外,只要稍加助推——巴黎協議就可以做到——可再生能源就能迅速成就一個新的利益集團,拯救地球在這個集團眼裡是有利可圖的,他們會去制衡科克兄弟(Kochs)之流。

當然,這些隨時有可能搞砸。克魯茲(Cruz)總統或盧比奧(Rubio)總統會毀滅整個協議,等到下一次我們有機會去處理氣候問題的時候,可能已經晚了。

但這並非不可實現。在這樣一個很少看得到希望的領域,巴黎大會的成果讓我們有理由去期待,我不認為這想法很幼稚。說不定我們還有救呢。

引用來源:保羅·克魯格曼,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