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在中美之間,東盟國家選擇騎牆

在中美之間,東盟國家選擇騎牆

郭清水
美國總統奧巴馬於近期抵達馬來西亞,參加最新一輪的美國-東盟峰會和東亞峰會,重申美國對亞洲的戰略承諾。但是,東盟10個成員國的反應與近年來的慣常表現一樣:保持騎牆。東盟各成員國並未與華盛頓保持完全一致。就算一些國家的政府越來越擔心中國對南海日漸強硬的主張,比如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亞,它們也更傾向於有選擇性地容忍北京,而不是針鋒相對。

這種保持平衡的行為意味着,這些國家與華盛頓保持了一定距離,有時還要違抗其意願。即便如此,美國政府仍應該歡迎此類行為:東南亞中小國家的騎牆有利於該地區的穩定,而這對美國是件好事。

以上個月主辦了第27屆東盟峰會的馬來西亞為例。通過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協力對抗所謂的「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以及允許美國海軍使用馬來西亞的跑道起降偵察機並將艦船停靠在馬來西亞的港口,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在穩步提升本國與奧巴馬領導下的美國的合作夥伴關係。這某種程度上是為了回應中國2013年以來對其水域的逐步侵犯。

不過,納吉布政府否認任何與美國的防務活動的擴展是為了針對北京。事實上,馬來西亞同時也在與中國建立更為緊密的軍事關係。2013年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馬來西亞時,兩國提升至「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今年9月,雙方首次在馬六甲海峽舉行聯合實兵演習。這是中國與東盟國家之間規模最大的一次軍事演習。上個月,馬來西亞准許中國的船隻停靠在南海附近的亞庇——而一個月前,美國「拉森號」驅逐艦(USS Lassen)也曾使用這一港口在中國在該地區建造的人工島嶼附近執行航行自由行動。

馬來西亞與中國更加緊密的軍事關係鞏固了兩國本已強健的經濟紐帶。馬來西亞是中國在東盟地區最大的貿易夥伴,而中國是馬來西亞最大的全球貿易夥伴。上個月,債務纏身的馬來西亞主權財富基金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宣布了一項23億美元的交易,將其電力資產出售給中國的一家國有企業。

但是,馬來西亞政府並不是完全投入了北京的懷抱。它不但繼續藉助與美國的長期關係,還通過以東盟為基礎的論壇和其他一些多邊機構來緩釋中國崛起帶來的風險。

騎牆的國家絕不止馬來西亞。大多數東盟國家(菲律賓除外)及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傳統盟友,如韓國和澳大利亞,在一些問題上對中國表現出一定程度的依從,而在另一些問題上則予以拒斥。

許多國家與中國建立更加密切的經貿關係,加入了中國牽頭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並在商貿、投資和重大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上與中國開展合作。一些國家表示支持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並參加了北京主辦的安全對話活動香山論壇。另外,部分國家——韓國、越南、緬甸、柬埔寨、老撾和泰國——甚至派出代表參加北京在9月舉辦的慶祝二戰勝利70周年的閱兵式,儘管美國及其主要盟友的高層官員顯眼地缺席了。

不過,亞洲的中小國家也在嘗試減少依賴中國的風險。印度尼西亞等國拒絕了北京的幾項倡議或者與之保持距離,比如在南海與東盟國家舉行聯合軍事演習的提議。越南等國則謹慎回應中國提出的海上絲綢之路計劃。

該地區的國家將南海問題國際化,在東盟牽頭的多邊論壇上提出了這一議題。它們堅持認為,相關水域需要建立一套行為準則。它們正在儘可能與更多的大國建立軍事聯繫。

這種行為是符合邏輯的。騎牆與其說是為了對抗美國或者中國本身,還不如說是為了應對任何超級大國或崛起中的大國帶來的系統性風險。東南亞國家一方面擔憂美國在該地區承諾的長期可持續性,另一方面又警惕崛起的中國未來的意圖,以及中美關係走向的不確定性。所以對如今的東南亞來說,這是尤其理性的做法。

儘管中小國家的騎牆意味着與各個大國保持距離,然而中國和美國應當歡迎並鼓勵這一做法。一方面是因為,防止大國兩極化有利於維持地區穩定。另一方面是因為,它確保了東盟的中立,進而確保了它作為一個討論和管理地區安全與繁榮的包容平台的核心地位。迫使或誘使該地區的國家選邊站隊只可能引發不斷對抗的惡性循環,加劇兩個大國之間的衝突。

華盛頓恐怕無法讓馬來西亞這樣的國家完全聽命於自己,但對馬來西亞、東南亞地區乃至中國和美國自身來說,這都是一件好事。

 

(作者為馬來西亞國立大學副教授)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