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人民幣料將入籃 中國貨幣管理方式面臨考驗

人民幣料將入籃 中國貨幣管理方式面臨考驗

華爾街日報
外界普遍預計IMF週一會宣佈明年將把人民幣納入其儲備貨幣籃子,目前擁有儲備貨幣地位的貨幣只有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圓。人民幣被納入儲備貨幣將意味着,隨着中國在全球金融領域地位的上升,人民幣地位的提高得到了認可。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簡稱IMF)即將把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現在中國官員將需要證明他們會將人民幣當做一種儲備貨幣來對待。
外界普遍預計IMF週一會宣佈明年將把人民幣納入其儲備貨幣籃子,目前擁有儲備貨幣地位的貨幣只有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圓。人民幣被納入儲備貨幣將意味着,隨着中國在全球金融領域地位的上升,人民幣地位的提高得到了認可。
接下來中國將面臨真正的考驗:人民幣被納入儲備貨幣將給中國政府帶來新的壓力,中國需要在人民幣管理、如何與投資者和世界交流等各個方面做出改變。中國有關放鬆對人民幣匯率管制及開放中國金融系統的承諾將面臨新的監督。
中國央行統計司司長盛松成表示,中國必須建立國內外投資者對人民幣資產的信心,阻止人民幣全球化帶來的金融風險,這要求繼續協調推進各項金融改革。
人民幣“入籃”也將令中國央行面臨壓力: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歐洲央行和其他重要機構所應達到的政策清晰度和信息透明度,中國央行同樣應達到。這可能存在困難:單單在過去六個月,中國央行就有多次出人意料的舉動,包括推動人民幣意外貶值,在中國股市重挫期間大多保持沉默,央行還澄清央行行長周小川關於今年開通深港通的講話實際上是幾個月前髮表的,這也讓市場感到一頭霧水。
上海資產管理公司彬元投資顧問有限公司(Bin Yuan Capital Ltd., 簡稱:彬元資本)創始人周平表示,央行需要更加清晰有效地與市場溝通;對央行而言,就像是某種形式的文化轉型。
即將到來的一項挑戰是如何應對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引發的要求人民幣貶值的市場壓力,而此前三個月央行一直試圖提振人民幣。中國央行顧問稱,預計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可能是小幅漸進式的,未來12個月或許會貶值3%-5%。他們說,挑戰在於如何向市場清晰傳達央行的意向。
預計IMF週一召開會議時將批准人民幣“入籃”。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和IMF相關報告支持這一舉措。
預期中的人民幣“入籃”將是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及其同僚取得的最高成就。圍繞人民幣在國際金融界的地位應與中國作為正在崛起的大國的重要性相匹配這一觀點,他們爭取到了政治支持。為達到IMF的儲備貨幣標準,雖然遭到一些利益集團的反對,中國央行仍推行了一系列變革,如放鬆利率限制,放寬海外投資者進入中國市場的準入條件。
不過,為了讓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現年67歲的周小川和他的繼任者必須進一步推動中國的經濟改革。出於對經濟減速的擔憂,中國領導層已經放緩了一些金融領域的關鍵改革。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年底前實現金融市場更加自由化的目標已被延至2020年底前實現。
金融改革步伐的放緩也減少了投資者對人民幣的熱情。彬元資本的周平認為,人民幣目前大約高估20%,若繼續維持這樣的水平,只會對經濟不利。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在一份11月19日的報告中指出,人民幣顯著貶值是新興市場資產明年面臨的最大風險。人民幣的貶值雖然對中國出口行業有利,但是會招來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批評,指責中國在人民幣問題上玩弄政治手段。
儘管人民幣被納入IMF貨幣籃子基本上是象徵性的,但當IMF每五年一次對其貨幣籃子進行評估時,中國的金融政策可能會受到批評。正式來說,人民幣將被納入IMF的特別提款權(SDR),SDR是一種虛擬貨幣,IMF利用SDR對其成員發放緊急貸款,成員國可以用SDR增加外匯儲備。
洛杉磯資產管理公司TCW董事總經理洛文傑(David Loevinger)表示,對大部份投資者來說,人民幣納入SDR不是什麼大事;缺乏數據和政策透明性對投資者來說仍是一項風險。洛文傑曾在美國財政部擔任關注中國事務的官員。
中國社會科學院高級經濟學家張明預計,在短期內,人民幣“入籃”將導致對人民幣計價資產溫和的、不超過300億美元的新外需。
他表示,在中國國內還遠遠不能肯定特別提款權地位是否會推動其他結構性改革。
與此同時,中國央行必須為人民幣開闢一條路徑,既能幫助經濟又能避免全球投資者信心流失。8月份,中國央行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下調2%,在金融市場引發更猛烈的人民幣拋售潮,導致外界擔心央行可能採取更多類似行動。
後來,中國央行於本月初在其網站上發佈了行長周小川5月份的公開講話,讓人誤以為這是周小川的最新講話,在投資者當中引發又一輪混亂。該言論隨即登上各大媒體頭條,引髮香港市場和深圳市場反彈,而後央行才澄清這是周小川六個月前的講話。
中國央行已經提高了透明度,特別是在更多地使用社交媒體之後。然而有一個問題是,中國央行缺乏美聯儲和其他機構享有的那種獨立性。中國央行大多數重要政策決定都必須首先獲得黨內領導層的批准。
一位央行顧問表示,中國央行有很多受眾要服務。
另參《中國時報》 人民幣看貶?人行:會果斷干預

 

引用來源: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