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申請加入歐洲復興開發銀行

中國申請加入歐洲復興開發銀行

FT中文網
中國已正式請求加入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此舉將增強歐洲和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日益緊密的聯繫。加入EBRD也將為中國向基礎設施以及“新絲綢之路”(或稱“一帶一路”)項目上的其他投資輸送資金開闢新的渠道,使中國與歐洲乃至世界其他地方的市場對接起來。

 

中國已正式請求加入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此舉將增強歐洲和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日益緊密的聯繫。
加入EBRD也將為中國向基礎設施以及“新絲綢之路”(或稱“一帶一路”)項目上的其他投資輸送資金開闢新的渠道,使中國與歐洲乃至世界其他地方的市場對接起來。
EBRD證實了中國正式申請加入的消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週結束了為期4天的訪英之旅,其間簽署了價值數百億英鎊的貿易和投資協議。據悉,習近平在訪問期間和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談到了加強中國與EBRD的關係——這個可能性將受到倫敦的歡迎。
一位EBRD官員表示,“一位中國高級官員”(據悉是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在今年8月寫信給EBRD總裁蘇瑪•沙克拉巴蒂爵士(Sir Suma Chakrabarti),提議中國成為該行的股東。另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中國將不會成為EBRD的運營國,其持股數額將是象徵性的,“只是讓他們可以說自己是股東”。
記者一時聯繫不上中國駐倫敦大使館人員請其置評。上述EBRD官員表示,中國的請求將被提交該行現有股東(包括64個發達和發展中國家)考慮,目前處於“初級階段”。
這位官員補充稱:“我們的確在努力吸引中國投資。”中國已經能夠與EBRD合作,後者與新創立的、由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簡稱亞投行)之間有合作計劃。但讓中國成為股東將傳達出清晰的意向。上述官員表示:“這是聲望和政治問題,而非股東影響力。”
今年6月,沙克拉巴蒂在北京的一場會議上表示,EBRD與亞投行正在進行“認真而範圍廣泛的對話”,兩家銀行以及其他多邊銀行應該展開合作,“在可以的情況下聯手提供資金,以填補基礎設施融資缺口”。
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副主席於爾基•卡泰寧(Jyrki Katainen)上月在與中國副總理馬凱會晤時表示,歐盟將鼓勵中國和EBRD深化合作,包括中國加入該行。此類熱情標誌著過去幾年歐洲的態度發生了戲劇性轉變。
2011年5月,沙克拉巴蒂的前任托馬斯•米洛(Thomas Mirow)向記者表示,中國加入EBRD“根本不成問題”,但“就我們的章程而言,也不是非常容易”,這顯然是指EBRD的章程要求其成員國致力於“多黨民主、法治、尊重人權和市場經濟”。
這些要求並未阻止中亞各國加入EBRD——在去年EBRD發放的89億歐元貸款中,有8億歐元是發放給中亞國家的。與亞投行和其他中資銀行合作,將讓EBRD擴大在中亞地區的業務。中亞位於“新絲綢之路”的陸路核心。

中國已正式請求加入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此舉將增強歐洲和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日益緊密的聯繫。
加入EBRD也將為中國向基礎設施以及“新絲綢之路”(或稱“一帶一路”)項目上的其他投資輸送資金開闢新的渠道,使中國與歐洲乃至世界其他地方的市場對接起來。
EBRD證實了中國正式申請加入的消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週結束了為期4天的訪英之旅,其間簽署了價值數百億英鎊的貿易和投資協議。據悉,習近平在訪問期間和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談到了加強中國與EBRD的關係——這個可能性將受到倫敦的歡迎。
一位EBRD官員表示,“一位中國高級官員”(據悉是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在今年8月寫信給EBRD總裁蘇瑪•沙克拉巴蒂爵士(Sir Suma Chakrabarti),提議中國成為該行的股東。另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中國將不會成為EBRD的運營國,其持股數額將是象徵性的,“只是讓他們可以說自己是股東”。記者一時聯繫不上中國駐倫敦大使館人員請其置評。上述EBRD官員表示,中國的請求將被提交該行現有股東(包括64個發達和發展中國家)考慮,目前處於“初級階段”。
這位官員補充稱:“我們的確在努力吸引中國投資。”中國已經能夠與EBRD合作,後者與新創立的、由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簡稱亞投行)之間有合作計劃。但讓中國成為股東將傳達出清晰的意向。上述官員表示:“這是聲望和政治問題,而非股東影響力。”
今年6月,沙克拉巴蒂在北京的一場會議上表示,EBRD與亞投行正在進行“認真而範圍廣泛的對話”,兩家銀行以及其他多邊銀行應該展開合作,“在可以的情況下聯手提供資金,以填補基礎設施融資缺口”。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副主席於爾基•卡泰寧(Jyrki Katainen)上月在與中國副總理馬凱會晤時表示,歐盟將鼓勵中國和EBRD深化合作,包括中國加入該行。此類熱情標誌著過去幾年歐洲的態度發生了戲劇性轉變。
2011年5月,沙克拉巴蒂的前任托馬斯•米洛(Thomas Mirow)向記者表示,中國加入EBRD“根本不成問題”,但“就我們的章程而言,也不是非常容易”,這顯然是指EBRD的章程要求其成員國致力於“多黨民主、法治、尊重人權和市場經濟”。
這些要求並未阻止中亞各國加入EBRD——在去年EBRD發放的89億歐元貸款中,有8億歐元是發放給中亞國家的。與亞投行和其他中資銀行合作,將讓EBRD擴大在中亞地區的業務。中亞位於“新絲綢之路”的陸路核心。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