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央行降息降准以刺激經濟增長

中國央行降息降准以刺激經濟增長

華爾街日報
公布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糟糕經濟表現後的數日,中國出台了刺激經濟增長的組合拳,同時放開銀行存款利率上限。中國央行將基準利率下調25個基點,將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下調50個基點,此舉旨在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向經濟中注入流動性。

公布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糟糕經濟表現後的數日,中國出台了刺激經濟增長的組合拳,同時放開銀行存款利率上限。中國央行將基準利率下調25個基點,將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下調50個基點,此舉旨在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向經濟中注入流動性。

 

上週五的舉措是中國央行自去年11月以來第六次降息,第四次全面下調存款準備金率。
中國央行上週五在網站上發佈公告稱,降息降準的主要原因是經濟仍存在下行壓力。
中國領導人正在努力克服一系列經濟挑戰,其中包括工廠產出低迷、國內外需求下滑、以及物價持續承壓可能加大中國企業償還債務的難度等。這些問題使中國面臨難以實現今年經濟增長7%左右這一目標的風險。
在實施“雙降”的同時,中國央行還採取了放開存款利率上限這項重要的銀行系統改革之舉,從中可以看出中國經濟決策者持續面臨的兩難處境。全面的信貸寬鬆可能會導致資金流向無生產效益的經濟領域,如負債纍纍的國有企業以及效率低下的部門。為解決這一問題,中國央行目前將在制定存款利率方面賦予商業銀行更大的自由度。為此,中國央行打算鼓勵商業銀行之間展開更加激烈的競爭,以便引導資金流向小微及私營企業等最需要資金的經濟領域。
此外,放開存款利率上限也有助於提升普通家庭的儲蓄收入,這對於中國經濟朝着內需拉動型增長模式轉型至關重要。不過,這也會帶來相當大的風險:商業銀行竟相高息攬儲可能會破壞銀行業的穩定性。有鑒於此,中國央行在公告中稱,會繼續管理利率,以控制信貸風險和限制融資成本。
然而,儘管過去一年中國央行採取了種種政策調整措施,中國經濟卻幾乎未顯現出任何回暖跡象。中國政府上週一公佈,第三季度經濟同比增速為6.9%,略低於第二季度的7.0%。
雖然第三季度經濟增長數據位於市場預期的高端,但還是引起一些經濟學家的質疑,因為其他數據顯示經濟減速現象更加嚴重,創下2009年年初全球金融危機高峰期以來的最低增速。這種經濟表現給中國政府帶來更大壓力,政府需要推出更多促增長措施才能實現全年增長目標。
在今夏之前,中國央行一直很少同時降息和降準。中國央行在8月末也採取了這一組合拳,當時正值中國股市暴跌以及人民幣意外貶值導致經濟擔憂加劇之際。
中國央行的一名高級官員稱,再次採取這種不常見的舉措意味着實體經濟表現欠佳。該官表示,許多公司的盈利大幅下滑,這是促使央行再次採取行動的一個主要原因。
最新的數據顯示,中國8月份的工業企業利潤同比下滑8.8%,為2011年以來最大單月降幅,其中產能嚴重過剩的煤炭開採、石油和金屬生產行業的利潤降幅居前。
經濟學家們稱,進行利率市場化改革以及推動更多資本流向就業人數較多的民營企業,對於確保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至關重要。中國政府在2013年7月份放鬆了對貸款利率的控制,不過此舉對於企業借款成本的影響很小。現在通過放鬆對存款利率的控制,中國政府試圖在國有銀行領域引入市場競爭。一直以來具有政治背景的中國國有銀行業都青睞大型國有企業,而不是更具活力的民營企業。
存款利率上限放開之舉可能會令壞賬水平持續攀升的中資銀行的利潤水平受到進一步損害。不過,據知情人士透露,中國央行使中國領導層認識到,中國需要採取這一步驟才能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將人民幣納入其儲備貨幣籃子,由此才克服了銀行業對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的較大阻力。IMF理事會定於下月就是否將人民幣納入其儲備貨幣籃子問題進行投票。
包括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內的中國高層領導人迫切希望人民幣也能成為像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圓一樣的國際儲備貨幣,他們認為這能夠提升中國在全球金融體系的影響力,儘管短期內也許不會對中國經濟產生重大利好影響。
近幾週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加大努力爭取人民幣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中國已向外國央行開放國內債券和外匯市場,並計劃延長國內人民幣交易時間。
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教授、原IMF中國業務主管普拉薩德(Eswar Prasad)稱,放開存款利率上限將滿足IMF為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籃子所設定的技術標準,從而消除人民幣被納入IMF儲備貨幣籃子的最後障礙之一。
不過,中國實現利率完全市場化尚需時日,中國央行還將繼續在商業銀行制定存貸款利率方面提供指導。央行官員擔心,利率完全市場化會在許多企業已面臨貸款難之際引發高風險的放貸行為並推高融資成本。
中國央行高級官員稱,商業銀行將自行決定存貸款利率,這對它們而言是一場重大考驗。當然央行將繼續提供窗口指導。
最近的降息之後,中國基準1年期貸款利率為4.35%,一年期存款利率為1.5%,上週六生效。總部位於新加坡的券商大華繼顯(UOB Kay Hian Holdings)中國經濟學家朱超平預計,意在抵消資本持續外流的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下調將向中國銀行系統注入大約人民幣6,800億元(約合1,080億美元)資金。
去年末以來出台的一系列寬鬆措施在刺激信貸方面起到一定作用。中國銀行業上個月發放的新增人民幣貸款1.05萬億元,創紀錄高位。但信貸持續擴張之際經濟增長放緩,中國面臨債務進一步累積的風險。諮詢機構麥肯錫公司(McKinsey & Co., Inc.)的分析顯示,去年中國的債務與GDP之比從2007年的158%升至282%。
不過,企業借款成本依然高企,銀行業人士稱,由於經濟放緩之際風險加大,他們除了提高貸款利率別無選擇。上海農村商業銀行(Shanghai Rural Commercial Bank)一位高級管理人士稱,銀行融資成本迅速上升,它們需要將成本轉嫁給客戶。

上週五的舉措是中國央行自去年11月以來第六次降息,第四次全面下調存款準備金率。
中國央行上週五在網站上發佈公告稱,降息降準的主要原因是經濟仍存在下行壓力。
中國領導人正在努力克服一系列經濟挑戰,其中包括工廠產出低迷、國內外需求下滑、以及物價持續承壓可能加大中國企業償還債務的難度等。這些問題使中國面臨難以實現今年經濟增長7%左右這一目標的風險。
在實施“雙降”的同時,中國央行還採取了放開存款利率上限這項重要的銀行系統改革之舉,從中可以看出中國經濟決策者持續面臨的兩難處境。全面的信貸寬鬆可能會導致資金流向無生產效益的經濟領域,如負債纍纍的國有企業以及效率低下的部門。為解決這一問題,中國央行目前將在制定存款利率方面賦予商業銀行更大的自由度。為此,中國央行打算鼓勵商業銀行之間展開更加激烈的競爭,以便引導資金流向小微及私營企業等最需要資金的經濟領域。
此外,放開存款利率上限也有助於提升普通家庭的儲蓄收入,這對於中國經濟朝着內需拉動型增長模式轉型至關重要。不過,這也會帶來相當大的風險:商業銀行竟相高息攬儲可能會破壞銀行業的穩定性。有鑒於此,中國央行在公告中稱,會繼續管理利率,以控制信貸風險和限制融資成本。
然而,儘管過去一年中國央行採取了種種政策調整措施,中國經濟卻幾乎未顯現出任何回暖跡象。中國政府上週一公佈,第三季度經濟同比增速為6.9%,略低於第二季度的7.0%。
雖然第三季度經濟增長數據位於市場預期的高端,但還是引起一些經濟學家的質疑,因為其他數據顯示經濟減速現象更加嚴重,創下2009年年初全球金融危機高峰期以來的最低增速。這種經濟表現給中國政府帶來更大壓力,政府需要推出更多促增長措施才能實現全年增長目標。
在今夏之前,中國央行一直很少同時降息和降準。中國央行在8月末也採取了這一組合拳,當時正值中國股市暴跌以及人民幣意外貶值導致經濟擔憂加劇之際。
中國央行的一名高級官員稱,再次採取這種不常見的舉措意味着實體經濟表現欠佳。該官表示,許多公司的盈利大幅下滑,這是促使央行再次採取行動的一個主要原因。
最新的數據顯示,中國8月份的工業企業利潤同比下滑8.8%,為2011年以來最大單月降幅,其中產能嚴重過剩的煤炭開採、石油和金屬生產行業的利潤降幅居前。
經濟學家們稱,進行利率市場化改革以及推動更多資本流向就業人數較多的民營企業,對於確保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至關重要。中國政府在2013年7月份放鬆了對貸款利率的控制,不過此舉對於企業借款成本的影響很小。現在通過放鬆對存款利率的控制,中國政府試圖在國有銀行領域引入市場競爭。一直以來具有政治背景的中國國有銀行業都青睞大型國有企業,而不是更具活力的民營企業。
存款利率上限放開之舉可能會令壞賬水平持續攀升的中資銀行的利潤水平受到進一步損害。不過,據知情人士透露,中國央行使中國領導層認識到,中國需要採取這一步驟才能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將人民幣納入其儲備貨幣籃子,由此才克服了銀行業對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的較大阻力。IMF理事會定於下月就是否將人民幣納入其儲備貨幣籃子問題進行投票。
包括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內的中國高層領導人迫切希望人民幣也能成為像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圓一樣的國際儲備貨幣,他們認為這能夠提升中國在全球金融體系的影響力,儘管短期內也許不會對中國經濟產生重大利好影響。 
近幾週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加大努力爭取人民幣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中國已向外國央行開放國內債券和外匯市場,並計劃延長國內人民幣交易時間。
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教授、原IMF中國業務主管普拉薩德(Eswar Prasad)稱,放開存款利率上限將滿足IMF為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籃子所設定的技術標準,從而消除人民幣被納入IMF儲備貨幣籃子的最後障礙之一。
不過,中國實現利率完全市場化尚需時日,中國央行還將繼續在商業銀行制定存貸款利率方面提供指導。央行官員擔心,利率完全市場化會在許多企業已面臨貸款難之際引發高風險的放貸行為並推高融資成本。
中國央行高級官員稱,商業銀行將自行決定存貸款利率,這對它們而言是一場重大考驗。當然央行將繼續提供窗口指導。
最近的降息之後,中國基準1年期貸款利率為4.35%,一年期存款利率為1.5%,上週六生效。總部位於新加坡的券商大華繼顯(UOB Kay Hian Holdings)中國經濟學家朱超平預計,意在抵消資本持續外流的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下調將向中國銀行系統注入大約人民幣6,800億元(約合1,080億美元)資金。
去年末以來出台的一系列寬鬆措施在刺激信貸方面起到一定作用。中國銀行業上個月發放的新增人民幣貸款1.05萬億元,創紀錄高位。但信貸持續擴張之際經濟增長放緩,中國面臨債務進一步累積的風險。諮詢機構麥肯錫公司(McKinsey & Co., Inc.)的分析顯示,去年中國的債務與GDP之比從2007年的158%升至282%。
不過,企業借款成本依然高企,銀行業人士稱,由於經濟放緩之際風險加大,他們除了提高貸款利率別無選擇。上海農村商業銀行(Shanghai Rural Commercial Bank)一位高級管理人士稱,銀行融資成本迅速上升,它們需要將成本轉嫁給客戶。

 

引用來源: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