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英德競相討好中國,歐洲為經濟利益妥協價值觀

英德競相討好中國,歐洲為經濟利益妥協價值觀

紐約時報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英國的訪問充分表現出,隨着歐洲各國競相從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實力中獲益,這些國家在如何減少強調人權和安全問題。自2012年以來,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和其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George Osborne)一直在減弱公開批評中國政治、軍事和人權問題的聲音。過去幾天習近平在英國訪問期間,卡梅倫和奧斯本一直在強調增加貿易和投資怎樣可以為英國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英國的訪問充分表現出,隨着歐洲各國競相從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實力中獲益,這些國家在如何減少強調人權和安全問題。

自2012年以來,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和其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George Osborne)一直在減弱公開批評中國政治、軍事和人權問題的聲音。過去幾天習近平在英國訪問期間,卡梅倫和奧斯本一直在強調增加貿易和投資怎樣可以為英國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但是,在歐洲,因與中國做生意的誘惑而改變計劃的不僅限於英國,包括歐洲經濟強國德國在內的其他國家也有這種考慮。柏林也一直在努力討好北京,德國政府對中國國內的人權問題以及中國在亞洲不斷增長的軍事實力幾乎沒有發表過任何抨擊。

德國充滿活力的經濟建立在先進工業品、尤其是汽車的出口之上,德國的經濟增長在一定程度上與中國經濟增長有關,中國目前是德國的第二大市場,僅次於法國。

據德國政府數據,德國對中國的出口在2014年達到了745億歐元(約合6千億人民幣),幾乎是歐盟對華出口總額的一半。據歐盟委員會,歐盟的對華出口總額為1647億歐元。(歐盟從中國的進口總額為3025億歐元。)

德國一些有政治影響力的大公司尤其與中國緊密相關。比如大眾汽車,這家公司在最近承認柴油排放標準作弊之前,有近65%的利潤來自中國。還有擁有梅賽德斯品牌的戴姆勒公司,在中國也有很大的投資,其在中國的銷售量最近由於習近平打擊腐敗和送豪華禮物的運動受到一些損傷。

從現實意義來看,英國目前推出的與中國關係的「黃金時代」(卡梅倫的說法)是與德國的直接競爭,也是在較小程度上與法國的競爭,法國是一直更直言不諱地批評中國的國家。

德國對中國的出口占歐盟對華出口總額的45%,遠高於英國的10%和法國的9%。德國是除芬蘭外的、與北京有貿易順差的唯一歐盟國家。與此相比,英國與中國的貿易逆差遠遠高於歐盟五大經濟體中的其他國家,約為114億歐元。

尤其是在奧斯本眼裡,英國作為一個貿易國家的未來,是與崛起和富裕的中國聯繫在一起的。他在為北京唱讚歌上已經做出了很大的努力,而且如他所說,他甚至「在對華關係上冒了點險」,訪問了動蕩的新疆地區,那裡的維吾爾族獨立分子受到北京中央政府的打壓。

奧斯本說,英國希望成為「中國在西方的最佳合作夥伴」,儘管中國經濟正在放緩,而且他還試圖證明這一點,這讓華盛頓沮喪甚至憤怒,特別是在習近平加強了打擊異見人士和審查互聯網力度的時候。

和俄羅斯一樣,中國也把歐盟看作是一個人為的政治實體,因此中國強調與歐盟各國的雙邊關係,有時還唆使一國與另一國作對。

德國也一直不能超越把自己的經濟利益放在其他歐洲人之上的做法。一個突出的例子是,在去年與中國就出口廉價太陽能電池板或「傾銷」徵收關稅的爭議上,德國的做法損害了歐盟委員會的立場。德國並不是唯一的反對國,但其做法在為太陽能電池板設定最低價格的談判結果出來之前,削弱了歐盟委員會的談判立場。

還有人指責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出於經濟利益,淡化人權問題,而且她訪華時,總必不可少地帶上德國企業的高層代表。

但她在非經濟問題上一直比英國更直言不諱。德國對中國比英國更重要,而且鑒於其歷史,德國在中國的人權濫用等問題上,並未完全保持沉默,但德國的批評很少發表在公開場合。2014年習近平在柏林作重大訪問時,曾稱讚北京和柏林是「亞洲和歐洲經濟增長的兩大支柱」。

默克爾向記者介紹她與中國領導人的對話時,必會包括有關人權問題的至少名義上的討論,也有關網絡安全、以及中國黑客侵犯德國公司問題的討論。

但她也已經降低了自己的調子。她曾在2007年與達賴喇嘛見面,引起中國的強烈不滿。據《明鏡周刊》,她在此後的多年中,已在很大程度上只是私下表達批評意見,也一直未對異見人士作出多少公開表態,為此,她贏得了中國官方的英文喉舌《環球時報》的稱讚。

《環球時報》在2012年寫道,「在歐洲領導人中,默克爾曾帶頭與達賴喇嘛見面。德國在全球政治中有能力領導一種更加獨立的外交政策。德國不應該把自己埋沒在舊歐洲中。」

默克爾去年訪問北京時(那是她自2005年以來的第七次訪華),曾在一所大學發表一篇措辭謹慎的演講,其中提到柏林牆的倒塌,以及「自由對話」的必要性,她還指出,德國與中國一直保持着有關人權問題的討論。但是,這種討論與歐盟與中國的類似討論一樣,未能產少多少實質性的結果。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