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我見我思-諾貝爾的記者魂

我見我思-諾貝爾的記者魂

邱祖胤
新科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白俄羅斯作家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是「第一位獲獎的女記者」。

如果一般人對「女記者」的身分感到驚訝與好奇,應該不涉性別歧視,而是對她比之男人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勇氣與良知感到佩服;「記者」得文學獎也不該被質疑,百年來獲此獎的人,十分之一當過記者,海明威、馬奎斯、高行健、莫言都是。 一位稱職的作家,經常擁有記者的敏銳觀察力與批判性,一位稱職的記者,也理當善用文字,讓讀者讀新聞的同時,深獲啟發,甚至感受到文字之美。只可惜這並非常態,現實生活中,作家難以勝任記者工作,記者難以企及作家的高度,這中間當然又有不屑、不願與不能的差別,人各有志,不必勉強。

只是好奇人類發生啥事

來看斯維拉娜的豐功偉業,她1948年生於白俄羅斯,明斯克大學新聞學系畢業後進入職場,開始漫長的報導生涯,而且專啃硬骨頭,她花大量的時間深入二戰、阿富汗戰爭、蘇聯解體、車諾比核災等重大事件的調查工作。獨立報導與批判的風格讓當局頭痛不已,她亦不斷遭受各種政治力的干擾。2000年被迫離開白俄羅斯,2011年才又搬回明斯克。但斯維拉娜從未放棄她的調查工作。

記者魂是一回事。斯維拉娜說:「我對生命感到興趣的,不是事件本身,不是戰爭本身,我只是好奇人類發生了什麼事,如何行事,如何反應。」斯維拉娜可能並未意識到,她用身體為筆、靈魂沾墨的人生,正給予沉迷於文學魔障的當代文青一記當頭棒喝:除了澎湃的情感、美麗的辭藻、令人驚歎的巧思之外,文學還可以發揮怎樣的影響力?

我相信,包括斯維拉娜在內的任何得獎者,當初都不是為了得獎才從事創作,他們對人類的貢獻,也不會因為諾貝爾獎的加持與否而貶損或增色。這些偉大的作家、記者、寫者,總是先思考如何成為一個人,總是先關心人類的生存問題,然後才回歸到作家、記者、寫者的身分,這便是他們高尚情操所在。

也因此,諾貝爾文學獎頒給詩人、小說家還是記者,我不認為有什麼差別,斯維拉娜寫的是虛構小說還是紀實的報導文學,也不該是爭論的焦點,畢竟文體從來都限制不了好作品的誕生。好的作品對人心的影響,是普世的,無國界的。

斯維拉納標誌著記者的某種典型,畢竟她得的不是普立茲獎,卻更難能可貴。當今之世,記者被當成狗仔,被當成過街老鼠,這是所有記者的共業,許多人感到冤屈、鬱卒,但只要還在記者崗位的一天,記者就不能以任何藉口瀆職,就不能忘記當初挖掘真相、改變世界、監督公部門、當個永遠的反對者的熱血與理想。午夜夢迴,記者們或該想想斯維拉娜的記者魂。(中國時報)

引用來源:中時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