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美聯儲看來要犯嚴重錯誤

美聯儲看來要犯嚴重錯誤

在美聯儲(Fed)今年9月的會議上,我們將看到美國利率自2006年以來的第一次上升嗎?官員們堅稱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並暗示,除非發生重大的不可預知事件,否則今年年底前很可能加息。狀況可能變化,美聯儲(Fed)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做出直截了當的承諾。但對當前狀況作出的合理評估似乎表明,在最近的將來加息將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它將危及美聯儲的所有三大目標:物價穩定、充分就業和金融穩定。

 

像大多數主要央行一樣,美聯儲為了實現價格穩定目標,把通脹率目標定為2%。目前最大的風險就是通脹率將低於這一水平,收緊貨幣政策將會加劇此風險。過去6個月里,消費價格指數(CPI)中的逾半數成分都有所下跌,這是10多年來首次出現這種情況。剔除能源、食品和難以衡量的住房的CPI目前低於1%。基於市場的預期指標顯示,未來10年,通脹率將遠低於2%。如果中國等新興市場的貨幣進一步貶值,美國的通脹將更加低迷。
收緊貨幣政策將對就業水平構成負面影響,因為利率升高會讓保留現金比投資現金更有吸引力。利率升高也將推高美元匯率,降低美國生產企業的競爭力,也給我國貿易夥伴的經濟體帶來壓力。
這在不平等程度上升之際尤其麻煩。對1990年代末和1960年代等勞動力緊張時期的研究表明,對弱勢工人而言,最好的社會方案是打造雇主競相填補崗位空缺的經濟。
若是在6個月或9個月之前加息,或許還能祭出金融穩定方面的理由,因為那時低利率正鼓勵投資者承擔更多風險,鼓勵企業借入更多資金從事金融工程。當時,我認為加息的經濟代價大於維持金融穩定方面的收益,但各方有理由感到擔憂。現在這場辯論已無關緊要了。隨著信貸變得更昂貴,中國經濟前景即使往好了說也是烏雲密佈,新興市場正在沉沒,美國股市陷入回調,市場普遍擔憂流動性,以及預期波動率以接近創紀錄的速度加大,市場本身正在抑制狂熱氛圍或者過度樂觀情緒。美聯儲不需要出手。在當下市場脆弱之時加息,可能會把金融體系的某些部分推入危機,帶來難以預料的危險後果。
那麽,為什麽有這麽多人認為有必要加息呢?如果目前利率為4%,加息壓力還會很大嗎?我對此表示懷疑。壓力來自一種觀點,即美國經濟經過6年的復蘇已基本正常化,因此異常的零利率刺激應該退場了。很多人在說,眼下有一些“逆風”需要低利率,但惡劣天氣很快會過去,為正常增長和正常利率創造條件。
無論這一觀點在幾年前有什麽道理,在我們就要迎來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閉七周年之際,它的可信度已遠遠不如當初。現在,我們不再能夠輕易把經濟狀況可信地視為暫時的“逆風”。財政拖累結束了。銀行的資本充足了。企業坐擁大量現金。家庭資產負債表基本上已修復。
可信得多的觀點是,出於一些源自技術與人口結構變化、而且被金融行業更嚴厲監管強化的原因,全球經濟無法為所有可以生產出來的產品創造出需求。這是一種“長期停滯”的診斷,非常類似於美聯儲前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在呼籲消除“儲蓄過剩”時提出的觀點。令人滿意的增長——如果可以實現的話——需要實行歷史上僅僅在經濟危機期間看到的極低利率。這就是為什麽長期債券市場告訴我們,預計未來10年裡工業化國家的實際利率會接近於零。
新的狀況要求新的政策。目前應當採取很多措施,比如促進公共和私人部門的投資,以提升實際利率,使其達到與充分就業相稱的水平。除非實施了這些新政策,除非通脹大幅加速上升,或者市場狂熱爆發,否則美聯儲就沒有理由調整政策利率。
本文作者是哈佛大學查爾斯•W•艾略特大學教授(Charles W. Eliot University Professor at Harvard),曾任美國財政部長
譯者/何黎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