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人民幣能否跟上中國崛起步伐?

人民幣能否跟上中國崛起步伐?

FT中文網
過去二十年,人民幣取得了長足進展。就在1994年,外國游客來華還不得不使用特殊的“外匯券”,而非本地貨幣。只有指定的商店和餐廳才被允許接收外匯券。自2005年7月以來,人民幣的發展進程進一步加快。當時中國政府宣佈,解除人民幣與美元的掛鉤機制。

過去二十年,人民幣取得了長足進展。就在1994年,外國游客來華還不得不使用特殊的“外匯券”,而非本地貨幣。只有指定的商店和餐廳才被允許接收外匯券。自2005年7月以來,人民幣的發展進程進一步加快。當時中國政府宣佈,解除人民幣與美元的掛鉤機制。

從那之後,人民幣對美元升值超過30%,中國央行也減少了對外匯市場的乾預。人民幣貿易結算逐漸增加,2014年中國20%的商品貿易以人民幣結算。

不過,中國股市最近的牛熊轉換循環使外國投資者再次懷疑,將投資組合中的一大部分配置為人民幣資產是否明智。

盡管多數投資者可以接受市場波動,但中國政府的粗暴反應——包括禁止大股東拋售股票,以及讓上千家上市公司停牌——提醒了投資者,在中國投資既有金融風險,又有政治風險。由於臨時的行政乾預而讓自己陷入不如意的投資之中,這種前景並不令人嚮往。

不過,長期趨勢仍然是,外國對人民幣用於貿易和投資的接受度逐步提升。

貿易結算還促進了人民幣在中國境外的積累。以香港為首的離岸人民幣中心在新加坡、倫敦及法蘭克福等金融區逐漸興起,使得多國政府及許多公司可以發行人民幣債券。

限制組合投資進出中國的資本管制也已經進入逐漸放鬆的趨勢,特別是借助去年11月“滬港通”的開通。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表示,雖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還在考慮是否將人民幣納入官方儲備貨幣,但目前已經有超過60家央行投資了人民幣資產。

7月,中國央行向外國央行、主權財富基金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等多邊金融機構,擴大了進入中國國內龐大債券市場的通道。這些機構投資中國銀行間債券、以及回購協議等貨幣市場工具時,不再需要特許證。然而,外國機構的整體參與仍然受制於配額。

隨著中國鼓勵國內企業“走出去”,如今中國國內企業對外直接投資面臨的監管大大減少。中國企業在進行低於某一門檻——通常為1億美元——的對外並購、收購以及綠地投資時,不再需要獲得外匯監管機構的批準。

至於流入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中國經濟中很多領域對外資仍然存在限制、或者完全禁入,但是在允許外國投資的領域,審批流程已經比之前簡化許多。

此外,中國正利用上海自貿區來試驗對外資列出“負面清單”的做法。負面清單將明確列出對外資封閉的領域,而不是規定“鼓勵”、“限制”或“禁止”外資進入的特定領域。任何未出現在負面清單中的領域都被認為是不受限制的。

盡管取得了這些進展,但是人民幣在很多方面仍然是全球貨幣市場上的一個中流選手。從全球外匯交易額看,人民幣仍然落後於墨西哥比索和加拿大元。

人民幣利率和匯率雖然比以往更加自由化,但仍然受到政府控制。中國承諾在2015年底前實現利率自由化以及資本項目“基本”可兌換。但是,很明顯北京方面對這些術語的定義,仍然給政府乾預市場留有大量空間。

中國市場還缺乏讓投資者可以對沖風險或做空的衍生品。利率掉期市場相對有流動性,但是諸如貨幣掉期等更加復雜的衍生品的交易量仍然很低。股票衍生品仍然處於萌芽階段,期貨和期權僅針對整體指數,而非個股。

資本管制仍然嚴格限制著投資者進入中國境內債券市場的通道。外國央行如今享受的日益開放的投資通道,並未延伸至私人部門資產管理公司,後者只能通過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或者與之類似的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計劃,獲得進入中國境內市場的通道。即便一朝獲得QFII資格,每家資產管理公司仍受制於外匯監管機構設置的單獨的配額。至於個人投資者,中國境內債券市場仍然完全屬於禁區。

對於股票市場來說,進入相對容易。利用滬港通投資於中國股市的外國投資者不需要許可證,但是很多股票仍然禁止他們買賣,而且配額限制著每日資金流以及整體投資。另外,中國股市最近的暴漲以及隨後的驟跌,令很多外國投資者對入市十分謹慎,即便監管允許進入。

全球主要指數提供商MSCI明晟,最近決定暫不將中國內地股市(即A股)納入其新興市場基準指數。盡管他們聲稱是因為技術上的擔憂,即通過滬港通購買的股票的所有權狀態,但很多觀察人士私下認為,投資者對A股如賭場的擔憂也促成了MSCI的決定。

將A股納入MSCI指數,將通過被動追蹤這些指數的基金引發數十億美元的資金流入。即使是在始於6月中旬的A股暴跌前,這種前景也讓很多MSCI的基金管理公司客戶感到緊張。

隨著中國謹慎而又堅定地推進金融改革,人民幣的重要性勢必會增加。但是,人民幣是否會取得與中國作為世界最大經濟體(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地位相稱的重要性,仍然是一個尚無定論的問題。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