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人民幣資產即將出現巨變?

人民幣資產即將出現巨變?

FT中文網
對於中國政府在國際經濟領域的首要任務之一來說,國內股市的劇烈波動是指望不上的。中國當局的強力托市舉措似乎一度在令股市止跌回升——直到上周再次疲軟。

對於中國政府在國際經濟領域的首要任務之一來說,國內股市的劇烈波動是指望不上的。中國當局的強力托市舉措似乎一度在令股市止跌回升——直到上周再次疲軟。

中國的目標,是令人民幣能夠在經過審查後被納入特別提款權(SDR)——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使用的貨幣單位。這一審查過程將於今年底得出結論。將人民幣納入SDR,從而加入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的行列,可能會提高SDR對借款方和投資者的吸引力。不過,作為一種需“分解”成其組成貨幣,才能在金融市場中交易的人為貨幣,SDR從未受到投資者青睞。

與歐洲貨幣單位的發展類似,要想令SDR貨幣能夠在借貸和投資活動中得到更廣泛應用,它還需要成為一種依靠自身本領的貨幣。從上世紀70年代末以來,歐洲貨幣單位就一直用於債券市場。而在上世紀90年代,在向歐元轉型的過程處於倒計時之際,對歐洲貨幣單位債券資產的配置才出現了加速。相比之下,SDR看起來卻不太可能出現類似變化。

如果SDR貨幣得到更廣泛地應用,債券市場中更有可能的受益者將是人民幣自身。從短期來說,對SDR和人民幣的積極評價,可能會促使官方渠道多買入價值1000億美元的以人民幣計價的資產。從更長時期來說,這一數字將會大得多,從而引發如何才能增加高品質人民幣資產的供應量、以滿足這種額外需求的問題。

與人為建立的SDR貨幣不同的是,人民幣對全世界的投資者正變得更加真實。將人民幣納入SDR的決定,將取決於IMF對人民幣在全球金融市場和官方交易中自由可用程度的評估。雖然中國政府正在大力提高資本項目下人民幣的可兌換性,但由於擔心過度自由化會傷害金融穩定性,中國當局仍在實施資本管制。為阻止6月份股市的暴跌,國有的中國證券金融公司(China Securities Finance Corporation)買入大量股票的行為,以及中國政府對股票拋售的限制,都可能被視為乾擾人民幣可用性的行為。

人民幣被批準納入SDR,對中國政府來說將有著巨大的象徵意義。中國政府正努力將人民幣變為全球硬通貨,挑戰西方在全球貨幣治理中的統治地位。人民幣被納入SDR,會令中國政府的上述努力得到加強。更具體地說來,它或將引發全球機構資產向人民幣的大規模遷移。

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市場的急劇升值也是個重要因素,解釋了為何IMF如今會表示人民幣在國際上得到了正確估值。過去12個月內,人民幣經通脹調整後的實際貿易加權匯率上升了13%。目前,人民幣已成為一種事實上的儲備貨幣。根據IMF的估計,在各國央行持有的資產中,粗略估算大約有1000億美元的人民幣儲備資產,約為加拿大元和澳元儲備資產總量的一半。而將人民幣納入SDR的決定,可能會在此基礎上,進一步促使各國央行再買入價值1000億美元的人民幣資產。目前,官方貨幣與金融機構論壇(Official Monetary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Forum)對全球官方部門的資產規模估計為30萬億美元,而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對全球每日外匯成交量的估計則為5.3萬億美元。與它們相比,1000億美元並不算個大數字。然而,人民幣這一屬性上的改變會成為一個里程碑,尤其是如果私人部門也隨即採取同樣舉措的話。

高盛(Goldman Sachs)表示,包括公共部門債券和私營部門債券在內,人民幣債券市場的總體規模估計為大約35.9萬億元人民幣,是僅次於美國和日本的全球第三大債市。今後幾年內,對於全球央行來說,可能會出現以人民幣計價的可投資資產短缺的現象。今後幾年,中國政府部門的借款方不太可能發行很多債券。因此,全球央行需求的一部分,可能將不得不由世界銀行(World Bank)及各主權政府等評級最高的機構發行的人民幣債券來滿足。其中,英國政府去年帶頭發行了30億元人民幣的債券。

如果人民幣被納入SDR,預計今後幾年西方國家政府將發行更多此類債券。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