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諾貝爾獎2得主籲希臘人公投反歐

諾貝爾獎2得主籲希臘人公投反歐

天下雜誌
希臘即將透過公投決定「是否接受債權人提出的紓困方案」,到底該聽歐洲大老的話,投下贊成,還是聽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建議,勇敢向歐洲說不?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宣布7月5日就「是否接受紓困方案」公投,決定希臘命運。若公民投票中多數人「贊成」,等於支持國際債權人提出的紓困措施,如果「反對」居多,則很可能造成希臘脫離歐元區。

希臘即將透過公投決定「是否接受債權人提出的紓困方案」,到底該聽歐洲大老的話,投下贊成,還是聽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建議,勇敢向歐洲說不?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宣布7月5日就「是否接受紓困方案」公投,決定希臘命運。若公民投票中多數人「贊成」,等於支持國際債權人提出的紓困措施,如果「反對」居多,則很可能造成希臘脫離歐元區。

歐洲重量級領袖當然希望希臘民眾選擇接受紓困方案。雖然希臘已拒絕削減預算、大幅修改政策等等措施,但歐盟執委會主席榮科仍希望能說服希臘接受提案。榮科說,投下反對票將表示希臘向歐洲說不的決議。

但是兩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和史迪格里茲,卻持相反意見,認為希臘人應該勇敢說不,拒絕接受紓困方案。

克魯曼在《紐約時報》的專欄表示:他會投下「反對」票,原因有二,儘管棄用歐元很可怕,但可能為希臘帶來重新思考如何處理眼前麻煩的機會,且希臘貨幣貶值可能為復甦鋪路,畢竟過去許多國家都受益於這套做法。其次,克魯曼認為投下「贊成」,希臘人就等於是要準備換新政府。

另 1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則 認為,希臘債務爭端的核心本質是權力和民主,而不只是金錢和經濟。他說,「三巨頭」(歐盟執委會、歐洲央行、國際貨幣基金)5年前強迫希臘採用的計畫帶來 糟糕後果,導致希臘GDP衰退25%,青年失業率現在已超過60%,這「三巨頭」不但拒絕負責,也不承認它們的預測和模式有問題,更驚人的是歐洲領袖似乎 還沒學到教訓,仍要求希臘2018年以前讓基本預算盈餘占GDP的3.5%。

根據《衛報》,史迪格里茲譴責這項目標太苛刻,為達成這項目標將導致更深衰退。事實上,就算希債重建的狀況超乎想像,如果希臘公民本週末在公投中接受三巨頭的目標,希臘仍無法走出衰退。

史迪格里茲認為,從把大筆原始赤字轉為盈餘這方面來看,幾乎沒有國家能達成希臘過去5年的成就,而且希臘政府最近的提案也是朝向達成債權人的要求邁進,只是代價將是人民深深受苦。

那些借貸給希臘的巨額資金,幾乎都沒有實際交到希臘手上,而是付給了私部門債權人,包括德、法銀行。名義上獲得紓困的希臘,只拿到一點點錢,還要付出高昂代價來維持這些國家的銀行交易體系。

「為什麼歐洲要這麼做呢?為什麼歐盟領袖抗拒公投,甚至拒絕把6月30日的大限延長幾天?歐洲不是重視民主嗎?」史迪格里茲大表質疑。史迪格里茲說,重點不是錢,而是祭出「最後時限」強迫希臘屈服,接受不能接受的條件,包括撙節措施和其他倒行逆施的苛刻政策。

「歐元區從來就不是非常民主,」史迪格里茲說,多數成員國政府把貨幣主權交給歐洲央行時,根本不會詢問人民意見。

史 迪格里茲認為,歐元區把這些關係制度化16年後,我們現在看到了民主的對立面,許多歐洲領袖都想看到齊普拉斯總理的左派政府垮台。畢竟若希臘政府堅決反對 在這麼多先進國家執行已久、會增加不平等的政策,對他們來講非常麻煩。他們似乎相信:可以透過強迫希臘接受這項協議,來讓希臘政府倒台。

「接受」或「反對」,對希臘公民而言都是艱難的抉擇,不論怎麼選,都存在巨大風險。

史迪格里茲分析,「接受」表示希臘的衰退幾乎永無止境,或許希臘終能獲得債務豁免,但希臘可能已經成了散盡家產、年輕人紛紛出走的枯竭國度;也或許希臘演變為中等收入經濟後,終能獲得世界銀行的援助,這一切可能在未來10年或20年發生。

相較之下,勇敢選擇對歐洲說「不」,至少為希臘敞開一扇門,讓擁有悠久民主傳統的希臘掌握自己的命運。希臘可能有機會開創一個未來,雖不若過去繁榮,卻遠好過現在受盡折磨。

 

保羅‧克魯格曼:希臘應該做好放棄歐元的準備

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50701/c01krugman/zh-hant/

引用來源:天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