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希臘債務協商破裂的影響

希臘債務協商破裂的影響

工商時報
希臘債務協商在上週六緊鑼密鼓地進行,可是在協商之前,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卻發表聲明,準備將高達72億歐元的紓困償債方案在7月5日交付希臘全民公投;至於即將於6月30日到期對IMF的15億歐元債務,卻未置一言,彷彿很篤定認為IMF會同意債務展期,因為一旦IMF不予同意,勢將引起全球金融市場的大震撼。

希臘債務協商在上週六緊鑼密鼓地進行,可是在協商之前,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卻發表聲明,準備將高達72億歐元的紓困償債方案在7月5日交付希臘全民公 投;至於即將於6月30日到期對IMF的15億歐元債務,卻未置一言,彷彿很篤定認為IMF會同意債務展期,因為一旦IMF不予同意,勢將引起全球金融市 場的大震撼。另外,齊普拉斯企圖挾公民投票作為後盾,看準希臘民眾「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的心理,預期樽節支出的紓困案不會獲得公民投票通過;為此他 要求歐元區財長們先將紓困到期日再展延一個月,以便完成希臘公投程序。這種債多不愁的態度,果真把歐元區財長們惹毛了,斷然加以拒絕。

面對 希臘的擺爛,最不滿的當屬德國。德國政府對希臘政府提出的紓困計畫一再打槍,認為若不從樽節支出著手,任何計畫都是空談。希臘政府的還債財源不外是開源或 節流,但卻在節流方面不願採取積極行動,在開源方面只會奢談增加稅收,只是以希臘目前的經濟情況,增稅形同畫餅充飢,矇混債權人而已。因此德國總理梅克爾 表示,國際債權人與希臘政府仍未就提供新紓困貸款取得必要的進展,甚至在某些領域還有倒退的跡象。儘管歐元區財長及技術專家正繼續進行磋商,但債權人及希 臘政府之間仍有分歧,此次希臘政府所提之償債計畫與經濟改革方案了無新意,因此被「退貨」。一般認為,歐元區財長們之所以會壯士斷腕,德國的態度應是重要 關鍵。

然而,另一種看法是,儘管歐元區財長們拒絕債務展延,歐元集團卻沒有勇氣把希臘踢出歐元區。早在2012年7月歐債危機正當急迫之際,歐銀總裁德拉 吉曾對外承諾,會不惜一切代價捍衛歐元區的完整性。以賽局理論來分析,當談判的一方自己揭露底牌,就已經注定是談判的輸家,這也是何以希臘總理敢在談判前 肆無忌憚的原因。希臘政府很清楚,如果希臘未能留在這個由19個成員國所組成的貨幣聯盟中,市場投資人將開始揣測接下來哪個國家可能退出,對金融市場情緒 將造成嚴重影響;2012年歐債危機期間,投資人要求提高所持有的相關國家債券收益率,高利率難免導致經濟復甦遲緩,有此前車之鑑,歐元區債權人勢必投鼠 忌器。

事實上,在歐元區裡留住幾個疲弱的國家,對歐元區盟主德國、法國,也不全然是壞事,只要這些國家還留在歐元區內,三不五時出點狀況, 歐元就一直強不起來,疲弱的歐元對於德國、法國的出口和經濟復甦反倒有幫助。因此,德國雖然一再對希臘打臉,但也不致真的狠下心趕走希臘;在兩害相權取其 輕的情況下,即使6月30日希臘對IMF違約15億歐元,整個72億歐元的紓困計畫最終還是會端出來,就像一對怨偶,儘管吵吵鬧鬧,嘴上掛著離婚的威脅, 骨子裡一方擔心鉅額贍養費(德國),另一方考慮失去長期飯票的後果(希臘),再怎麼吵最後還是繼續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留在歐元區裡)。

雖然 希臘債務危機似乎只是歐洲國家的家務事,實際上如果危機爆發,對台灣的經濟與金融仍有相當重大的影響。台灣上半年出口疲弱,雖然主要原因是中國大陸經濟成 長增速放緩,但中國大陸成長增速放緩也與歐元區經濟疲弱、進口減少有關,更嚴重的是歐元區的經濟疲弱導致歐元走軟,再加上日圓依安倍經濟學採政策性走貶, 使台灣的工具機業者大受威脅。德國與日本製造工具機的品牌甚至品質雖然高於台灣產品,但價格相對高出一大截,台灣業者原本利用價格優勢爭取市場,一旦歐元 與日圓走軟,形同德國與日本工具機降價,直接壓縮台灣業者原有的價格優勢,因此前不久機械業者直接向央行喊救命,要求任由台幣貶值來保命。

另 外,希臘債務危機談判的進展起起落落,更是國際金融市場炒作者的最好機會。每當傳出談判瀕臨破裂,歐美股市就應聲倒下,雖然大家都認為不會導致不可收拾, 但保守型的投資人傾向先求自保而賣出,至於炒作型的投資人則會加強摜壓,以便創造炒作套利空間。連國際市場都有炒家肆虐空間,更何況台灣股市是淺碟型市 場,只要外資買賣超新台幣一兩百億元,就足以讓台股漲跌幅超過百點。台股成為外資的「提款機」,早已是屢見不鮮的事實,既然連台積電的接單前景都可成為外 資的炒作藉口,台灣經濟指標(出口、外銷訂單等)的良窳,更成外資存提款的理由,希臘債務危機的發展,自然也是外資理直氣壯鉅額進出的題材;因此別人的 「城門失火」,卻是我們的「池魚之殃」,在全球化的今日,可別小看「蝴蝶效應」的威力。

引用來源: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