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解讀「年內資本項目可兌換」

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解讀「年內資本項目可兌換」

人民網
 央行行長周小川22日在參加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5年會”時透露,今年作為“十二五”規劃的最后一年,將努力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周小川的講話,明確了資本項目可兌換的時間表,釋放出強烈的改革信號。

央行行長周小川22日在參加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5年會”時透露,今年作為“十二五”規劃的最后一年,將努力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周小川的講話,明確了資本項目可兌換的時間表,釋放出強烈的改革信號。

而在釋放積極信號的同時,周小川也明確表示要對超短期的投機性資本流動採取措施的態度。業內人士表示,資本項目可兌換不是全面自由化,審慎、穩健、漸進式的安排應該符合邏輯。

途徑三方面入手實現目標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穩步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擴大人民幣國際使用。

“穩步實現”資本項目可兌換與之前“加速推進”的說法有微變,市場人士也將其解讀為今年資本項目開放進程將有所加快,周小川22日的講話再次印証了市 場的這個判斷。“盡管貨幣政策是穩健的,但是改革開放的步伐還是會進一步加快。”周小川表示。他在講話中指出,具體工作包括便利境內外個人投資、資本市場 開放和修訂《外匯管理條例》三個方面。

“首先,要使境內外個人投資更加便利化。”周小川表示,尤其是國內居民到海外投資証券或其他金融產品,目前要實行事前審批制度﹔而外國投資者投資中國 金融市場,主要通過QFII渠道,這些制度的方便程度和靈活程度都不夠,無法滿足更高的自由程度,今年將在上述兩方面出台一系列改革政策和試點舉措。

“其次,資本市場會更加開放。”周小川認為,去年推出的滬港通進展較為順利,沒有出現特別多令人擔憂的問題,這就極大提高了政策當局對推進資本市場開 放的信心。因此,今年會繼續加大對資本市場的開放力度,使得不僅國際投資者能夠自由投資國內的股票、債券,國內投資者也能夠更為方便地投資國外的資本市 場,以及投資者的權益將會得到更高程度的保護。“再有就是發行者,他們也會有更大的自由度,可選擇境外或境內發行﹔發行幣種方面,也可自由選擇可兌換幣種 或人民幣。”周小川說。

第三,將准備新一輪修改《外匯管理條例》。中國的《外匯管理條例》過幾年就要修改一次,主要是因為中國的開放程度總是不斷加大。過去外匯管理方面有關 外匯管制方面的條款不適應了就需要修改。周小川表示,在這次修改過程中,將會考慮有關實現資本項目可兌換、人民幣變為自由使用的貨幣等所提出的一系列要 求。除此之外,在資本項目方面、在金融市場開放方面,還有一系列稍微小一些的改革,也會在今年進一步推進。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匯管理條例》是大法,它的修訂也是大事,上次修訂還是在2008年,為了適應目前的形勢,很多東西確實要修改,這也是推進資本項目開放的一個基礎性工作。”國家行政學院進修部陳炳才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說。

厘清資本項目可兌換不是全面自由化

我國在1996年完全開放了經常項目,而資本項目一直存在管制。資本項目開放這個話題並不是新話題。據中央匯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副董事長李劍閣介 紹,“1993年十四屆三中全會上第一次提出把資本項目可兌換作為改革目標,當時認為十年可以完成該目標。不過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后,大家又認為這 事急不得。后來在2003年,十六屆三中全會又重申了資本項目可兌換的改革目標,但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又使大家對這個問題產生了不同看法。直到 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改革規劃繼續重申了這個改革目標。”

關於資本項目開放,快與慢的討論很多,不過,幾乎無人否認資本項目開放對推動金融體系市場化的作用。香港中文大學講座教授劉遵義表示,若資本流動受到 限制,人民幣的價格就不能通過外匯市場交易正常地反映出來,隻有通過開放人民幣資本賬戶,人民幣的真正價格才能被確定。

近年來,我國一直在穩步推進資本項目開放。從目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定義的7大類、40個子項的資本項目來看,除了4項以外,中國實現了完全或部分的可 兌換。這4項主要是非居民參與國內貨幣市場、基金信托市場以及買賣衍生工具。“應該說,我國大部分資本項目是開放的。實際上,發達國家也並非在所有項目完 全開放。資本項目可兌換不等同於自由化,開放一定是在一定范圍內的。”陳炳才對記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幣層面上,資本項目開放進程頗快。據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陸磊介紹,在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上,從2009年開始,啟動了跨 境貿易的人民幣結算試點。到了2014年,這項試點從貿易結算推到了資本項目和金融市場交易,規模也迅速擴大。數據顯示,2014年人民幣跨境收支接近 10萬億人民幣,佔全部跨境收支的比重接近四分之一。到2014年末,RQFII(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試點擴大到10個境外國家和地區,在14個 國家和地區建立人民幣清算安排,與28個國家的中央銀行和貨幣當局簽署了雙邊本幣互換協議,人民幣成為全球第五大支付貨幣和第七大儲備貨幣。

最近兩年,上海自貿區一直是人民幣資本項目開放的一塊試驗田。陸磊在論壇發言時還透露,在自貿區,特別是上海自貿區,可能有更大程度的資本項目可兌換 試驗。此前據媒體報道,上海自貿區今年將爭取啟動“自貿試驗區合格的個人境外投資試點”(QDII2),將探索給予自貿試驗區內的居民一定額度,試點到境 外進行投資,包括移民投資、房地產投資、境外証券投資和境外實業投資等。

預警對投機性資本流動要採取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周小川在講話中表示,“我們發展中國家重點鼓勵中長期的資本流動,對於超短期的投機性的資本流動還是可以採取一些政策的,其中也包括宏 觀審慎管理的政策。另外,應急的時候也還是可以採取應急措施的。最后資本流動裡還要防止出現問題,所以還要加強反洗錢、反恐融資,防止過分運用機制監察等 方面的政策加以配合。總之,需要在各項政策之間尋找一個合理的平衡。”

在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看來,在2015年,由於國內外經濟形勢的變化,資本外流加劇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談及原因,他說:“第一,中國的經濟增 長速度指標是7%左右,甚至可能低於7%﹔第二,央行肯定會進一步執行寬鬆貨幣政策﹔第三,中國的債務情況,雖然有些好轉,但企業的債務問題還是十分嚴 重。中國企業的杠杆率、負債水平還會進一步上升。”

針對短期的資本流動帶來的急劇沖擊和負面影響,劉遵義認為可以採用征稅的方式,對於那些短期的資金征稅。實際上,在去年2月,國家外匯管理局在一份報 告中提出了通過“托賓稅”的方式來抑制“熱錢”。所謂托賓稅,是指對現貨外匯交易課征全球統一的交易稅,旨在減少投機性交易。不過至今,托賓稅在我國尚未開徵。

“假設針對資本賬戶的流動征收1%的資本流動稅,當你來的時候,你要支付1%,當你把人民幣換成外匯的時候也要支付1%。如果一個月做一次循環,一年 就是24%。作為長期的投資者,你進出的周期是5年。如果一來一回隻有2%的話,算什麼呢?所以這一點不會阻礙良好的流動,但會給短期頻繁交易的流動產生 障礙。”劉遵義稱。

陸磊也認為,資本項目開放肯定有風險,所以審慎的、穩健的、漸進式的安排應該是符合邏輯的。他認為未來可以預見的政策取向,大概有以下三條:“一是轉 變境外資本的流動管理方式,在推進便利化的同時,從正面清單轉向負面清單。也就是說首先得明確不能干什麼﹔二是推動資本的雙向開放,有序提高跨境資本和金 融交易的可兌換程度,取消資格和額度審批,在條件成熟時將相關投資便利擴大到境內外所有合法機構﹔三是宏觀審慎管理,建立健全宏觀審慎環節下的外債和流動 管理體系,提高可兌換條件下的風險管理水平。”

引用來源: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