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神話或謊話? 韓國「新萬金」犧牲環境 填海萬頃造長堤

神話或謊話? 韓國「新萬金」犧牲環境 填海萬頃造長堤

※ 編按:韓國環團在世界水資源論壇中,抗議政府一面宣揚護水、一面卻任意破壞河川、溼地、海洋。本系列報導最後一篇,為讀者介紹的便是韓政府自我矛盾的極致:在追求經濟起飛的過程中,所打造的「新萬金」計畫。一個世上規模最大的填海造陸工程,毀棄了自然資源,凋敝了在地漁村,迎來不斷釋出利多招商卻招無商的窘況。這哀傷的故事對台灣來說,應能勾起似曾相識的感受。為了經濟,犧牲了什麼?又換得了什麼?

「新萬金計畫」位於韓國西南部全羅北道群山市,是世上最大規模的圍海造陸工程,興建長達33.9公里世界規模海堤。計畫圍堵面積約是3萬公頃,而開發的陸地面積約是2.83萬公頃,相當於首爾2/3面積規模的新陸地,是台灣六輕(雲林麥寮)圍海造陸工程的12倍以上。

1989年,軍人出身的盧泰愚政府以韓國糧食自給不足為由,效法荷蘭推動雄心萬丈的圍海造陸工程,當時口號是要為「每位韓國國民增加1平方公尺的陸地」,建設後造就的良田將優先分配給農業生產使用。

新萬金開發計畫的反對陣營,則以KFEM為首,串連起反新萬金海堤建設的民間環保組織。這場長達23年的抗爭,曾3次對政府提出法律訴訟對簿公堂,「新萬金計畫」成為韓國環境水運動史上最具有代表性的事件之一。

4月12日台灣河川社群交流團的代表來到全州市拜會全州KFEM,全州KFEM是極為活躍的支部之一,擁有5位全職工作人員。交流團一行人由秘書長李廷炫引導考察「新萬金海堤」。而這個世界級的海岸開發計畫,在韓國環保組織眼中,是人與自然環境最大的衝突事件,也是心中永遠的痛。

全州KFEM秘書長為參訪團介紹新萬金計畫的位置

全州KFEM秘書長為參訪團介紹新萬金計畫的位置。

圍海造地:為每位韓國國民增加1平方公尺陸地

新萬金計畫實施以前,本區本是一大片灘塗地,是著名候鳥過境棲息溼地,每年約有20萬隻來自俄羅斯西伯利亞的候鳥來此棲息後繼續向南,這裡也是東亞重要鳥道之一。

新萬金灘塗上游有3條江河,分別是錦江、萬江與東津江(音譯),3條河流形成的沖積平原是韓國最重要的糧倉。而3條河川帶下來的有機質則是灘塗地最重要的養分來源。

環團主張造堤工程對生態環境衝擊太大,土壤鹽化嚴重、堤內水質無法改善,農業無法於本區發展,造陸工程已失去其意義。因此提出特別訴訟,最高法院在2003年要求工程停工。2006年,開發單位因應環團意見,修正計畫,將目標改為建設「兼顧生態環保的新興城市」。

最高法院衡量已投入巨資的開發工程若再耗巨資拆除恐不利財政,另開發單位也提出降低環境衝擊的改善計畫,最後環保組織敗訴。「新萬金計畫」獲法院許可繼續施工,整個海堤在2006年完成封門圍閘。

工程期間,海水淡化失敗,堤內水質惡化嚴重,不得不開放水閘,讓海水進入堤內交換以改善水質。環保組織最後的期待是,既然無法解決水質問題,不如保持海堤水閘開啟,讓僅存的海岸部份恢復成為自然海岸生態。

開發工程進行同時候鳥受到驚嚇而於現場徘徊;圖片翻拍來源:KFEM

開發工程進行同時候鳥受到驚嚇而於現場徘徊;圖片翻拍來源:KFEM

「新萬金」解套  改為自由貿易區

2010年海堤完成時,隨著韓國加入WTO大規模開放糧食進口,農業用地需求已獲紓解,2.8萬公頃用地雖然分配給國土、環境、農業等6個部會作為開發用地,卻始終沒有開發動靜。2012政府年推出《新萬金特別法》,將「新萬金計畫」改為自由經濟特區,開始對外招攬投資,目標對象特別是以中國為主的資金。

這次政策使得「新萬金計畫」再次受到矚目,新萬金自由貿易特區將與仁川空港經濟特區、黃海經濟特區同時成為面向中國招商的三大自由貿易區,政府將之宣傳為當地發展的契機。開發區當局甚至遠赴美國、日本、中國等地招商,卻仍毫無外資青睞這一大片新建開發區。

李廷炫表示,這個自由貿易區計畫的宣傳,一開始受到當地政治人物支持,甚至將推進「新萬金自由貿易區」列為政見藉此贏得選票,然而事實上,目前新萬金特區仍然是一片空蕩蕩。

新萬金計畫區將原本遼闊的海岸濕地變成眼前的荒蕪

新萬金計畫區將原本遼闊的海岸濕地變成眼前的荒蕪。

漁業生態資源枯竭  徒留悲傷家園

李廷炫指出,新萬金一帶原是黃海傳統漁場,由於漁獲頗豐,這裡的人多以捕魚維生,沿岸也多是漁業相關產業與餐廳。但因新萬金圍海造地,當地民眾分為反對開發、支持開發兩派,兩派對抗甚至已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台灣交流團實地走訪新萬金計畫區,李廷炫帶領一行人參觀一處舊漁港,當地村莊原以海產店以及漁船、補網業維生。他提及,支持開發派者認為,新萬金開發計畫將帶來地方的繁榮與就業機會,面對反對開發以及環保人士的抗議,不惜以暴力、恐嚇威脅。

在開發過程,居民們領取了補償金,仍樂觀期待會有新產業進駐。但隨著時間越拖越長,補償金有的早已用盡、有的投資失利,不得已只得垂頭喪氣回到村莊,然而村莊早已凋零,海產店無人光顧,只留下陳舊的啤酒廣告繼續招攬生意。

車上一瞥新萬金開發區內漁村僅存乏人問津的海產店

車上一瞥,新萬金開發區內漁村僅存乏人問津的海產店。

李廷炫表示,按照政府規定,領取補償金後漁民就不能繼續出海捕魚,但越來越多村民回到漁村,重操舊業開始登船捕魚,政府也只能默許。不過漁場早已破壞殆盡,留給村民的只剩殘破家園。

當年新萬金是著名漁場,漁獲豐富,然而由於開發案推進,漁民認為既然阻擋不了開發案,當地漁場遲早會填平,便紛紛使用拖網,以「破壞漁場的方式」進行捕撈作業。這種無差別的捕撈法會將海底生態徹底破壞,李廷炫悲傷黯然地回顧這段不堪的過去。

堤壩完工後,環保組織還在持續監測干預,對於新萬金的前途,李廷炫與當地環保力量仍在思考、不願輕言放棄。

當地環保組織長期追蹤干預開發計畫對環境的衝擊

當地環保組織長期追蹤干預開發計畫對環境的衝擊。

反思 開發與環境平衡

對當地環保人士而言,新萬金開發案是個瘋狂的計畫,也是個開發主義迷思導致的環境悲劇。為了填平、墊高新萬金一大片海岸溼地,開發當局不惜削平鄰近的海滄山。

反對新萬金開發的抗爭行動持續了23年,環團進行跨領域串連,從生態組織、漁民團體到宗教領袖都長期參與抗爭。反對團體曾「六步一叩」從新萬金步行到首爾,表達反對決心。一位參與行動的年紀稍長者,因為參與數百公里的步行請願行動,導致膝蓋過度耗損,餘生必須借助輔具步行。

站在當年抗議的地方,李廷炫似乎有些感慨,請我們協助他再次於此留影紀念。他反思,1989年以來,新萬金計畫的瘋狂與慘淡收場,來自於當時韓國處於獨裁體制轉型,國家機器不顧一切推行經濟建設,發展經濟的後果;而民間當時的環保力量不足,對發展主義的思考、反省也不夠。

「這個巨大而且瘋狂的開發計畫,對環境生態造成災難性的破壞,卻沒有一個任何官員因為受到制裁。」李廷炫淡淡地說。

李廷炫秘書長回想當時的串聯與抗爭歷程仍十分感慨

李廷炫秘書長回想當時的串聯與抗爭歷程仍十分感慨。

《新萬金計畫》的省思

交流拜訪行程同時,韓國政府於4月7日宣佈進一步修訂放寬外資準入的《新萬金開發區特別法修訂案》。修法後,政府進一步提供租稅優惠、開發區內也不受韓國境內勞工保護法令的約束、甚至直接由政府提供資金援助。韓方希望與江蘇連雲港建立合作,在自由貿易架構下將取得「Made in Korea」的品牌優勢,將中國沿岸的資金產業引進開發區,可惜至今仍未有廠商願意投入。

韓政府為「新萬金計畫」極力尋求資金回收與解套,目前以生態綠能方式發展休憩產業。這個誇耀耗資1兆韓元、耗時19年,興建33.9公里的世界第一長海堤,正以「海上長城」為噱頭,開始發展旅遊業;另將保留的溼地,建設為模範溼地公園,以創造渡假住宅投資。

另一方面,也尋求大型財團進駐提出能源產業,預計前期以研發風能、太陽能等發電裝置提供能源;但李廷炫也更擔心,假使開發計畫失敗,韓政府的最後一步,可能會將新萬金作為新建核電廠的預定地。

對李廷炫這樣在地的環保人士而言,韓國政府為了顏面、也為了回收新萬金計畫的投資,勢必要持續包裝推銷「新萬金計畫」。然而再怎麼修飾眼前一片荒蕪,也無法挽回那一片一望無垠的海岸溼地,還有23年的抗爭歲月。

- See more at: http://e-info.org.tw/node/106965#sthash.gWuU8LQo.dpuf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