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人行降息 一箭雙鵰的必然選擇

人行降息 一箭雙鵰的必然選擇

劉憶如
中國大陸人行於二二八宣布,自三月一日起存放款基準利率各下調○.二五個百分點,這是繼去年十一月廿二日至今的三個多月來,第二度降息;並且是今年二月四日調降存款準備金率(簡稱降準)之後,更進一步進入「降息降準周期」的貨幣寬鬆。

中國大陸人行於二二八宣布,自三月一日起存放款基準利率各下調○.二五個百分點,這是繼去年十一月廿二日至今的三個多月來,第二度降息;並且是今年二月四日調降存款準備金率(簡稱降準)之後,更進一步進入「降息降準周期」的貨幣寬鬆。

人行的降息,不但一箭雙鵰;而且在當前大陸內外經濟情勢下,是必然的選擇。在促成降息政策的諸多因素中,避免陷入物價下跌的通縮漩渦,應該還是首要目標。 中國大陸目前的通縮壓力,雖然不像歐元區或日本那麼大;但處於歷史低位的物價漲幅,卻已顯示充分警訊。大陸今年一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 八%,創五年來新低;工業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年增率則更是負四.三%,且已連續三十五個月呈現負成長;下調基準利率以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同時營造寬 鬆資金環境以刺激需求,因此都是避免陷入通縮的合理手段。

其次,中國經濟基本面表現持續下滑,也因此寄望於降息能有所幫助。人民幣匯價目前已是兩年多來最低,但對出口不振並沒有發揮什麼作用;倒是人民幣的貶值造 成外人直接投資(FDI)下降,再加上地產價格續跌,大陸的內需也因此不見提升。今年大陸經濟成長普遍預期僅有七%左右;相對於印度八.五%的經濟成長預 期(尤其印度現在也已擁有十三億人口),實對大陸造成相當大的壓力。人行的降息,自然也著眼於較低廉的資金成本,以及更進一步人民幣的貶值,能夠提振景 氣。因此,不論是從避免通縮或是促進經濟成長的角度而言,降息都是一箭雙鵰。

尤其,如果對照今年一月吹起的全球降息風,就更可理解大陸人行降息的不得不然。今年才剛剛過了兩個月,全球卻已經有十六個國家分別陸續降息,包括印度、丹 麥、加拿大、歐洲、新加坡、俄羅斯、以色列、印尼等;當然還有許多國家的央行像澳洲一樣將利率調降至歷史低點,也當然更還有像瑞士、瑞典一樣破歷史紀錄地 將利率調降至負利率水準的國家。這種國際金融情勢下,中國人行的降息,也因此是不得不然。

只是,就算是必然,一旦身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加入降息風潮,全球貨幣貶值競賽的可能性就將大大升高。一九三○年代的經濟大蕭條,全球經濟衰退期長達 十幾年,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以鄰為壑」的貿易惡性競爭,尤其是建立高關稅的壁壘;造成各國貿易萎縮、經濟增長因此無法恢復,甚至陷入二次衰退中。

正是因為當時曾有過這樣一段慘痛經驗,二○○八金融海嘯發生後,世界各國在G二十會議中,即決議要互相制約,不要重蹈一九三○年的覆轍;要特別注意不要再陷入貿易戰爭中。二○○八年金融海嘯至今的六年來,也因此並未發生競相提高關稅的情況。

但是,今年以來的全球降息風,卻讓人嗅到一股極不尋常的風氣。因為美國量化寬鬆(QE)的結束,也因為美國經濟的強勁復甦;美元一枝獨秀的氛圍下,各國都 希望能藉此加強對美國的出口。但是一旦陷入競賽狀態,所有國家都降息之後,大家相對於美元都貶值,其實就沒有誰會在出口上占到便宜,更還會對美國經濟造成 嚴重傷害;這是沒有人願意見到的情況,但卻是我們在看到中國及其他國家降息消息時,必須有所準備的。

引用來源:劉憶如,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