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2015年歐洲 面臨三大政經挑戰

2015年歐洲 面臨三大政經挑戰

風傳媒,傅莞淇
經濟復甦遲緩、烏克蘭危機、地中海難民潮、疑歐派勢力升起、以及英國與歐盟的矛盾為歐洲帶來艱辛的2014年,而這些問題在2015年仍未看見解決的曙光,可能還變得更加急迫。歐盟多國將在2015年舉辦大選,由最近的希臘大選,以至關鍵的英國5月大選,歐盟在經濟與政治上都面臨嚴峻挑戰。

經濟復甦遲緩、烏克蘭危機、地中海難民潮、疑歐派勢力升起、以及英國與歐盟的矛盾為歐洲帶來艱辛的2014年,而 這些問題在2015年仍未看見解決的曙光,可能還變得更加急迫。歐盟多國將在2015年舉辦大選,由最近的希臘大選,以至關鍵的英國5月大選,歐盟在經濟 與政治上都面臨嚴峻挑戰。

經濟復甦遲緩 反撙節民意高漲

過去2年來,歐洲政府一再重申經濟危機已經結束,然而並沒有什麼徵象顯示歐洲經濟能在2015年有顯著改善。看起來,歐洲官方仍打算以維持歐元低幣值、振興出口的方式刺激長期走弱的需求。但歐元區整體成長大概不會破1%,也很難壓低11.7%的失業率。

與2012年不同的是,新的危機來自通貨緊縮與經濟不景氣。歐洲官員已多次警告,經濟成長停滯與失業率持高的問題,會危害到歐洲的整體計畫。但目前看來,歐洲經濟直到2020年都難以回到2007年的水平。

失業率問題成為執政黨漸失民心的一大原因,且人民對撙節政策的反感逐漸增強,使得疑歐派政黨在2015年的選舉中有機會掙得更大的影響力。

1月下旬將舉行國會大選的希臘,可能再度成為歐盟危機的核心。2014年12月29日,希臘總理薩馬斯(Antonis Samaras)提名的總統候選人狄馬斯(Stavros Dimas)未能於國會獲得足夠支持;也代表希臘將被迫提前國會大選。當天,希臘股市相應下跌5%。

希臘目前失業率超過25%,反撙節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獲得廣泛人民支持。外界擔心,激進左翼聯盟 將結束德國主導的撙節政策、重新談判國債、並提升基本工資;進一步造成金融市場不安。雖然領袖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已中和立場,表示他希望希臘續留歐元區,但國際投資人仍然對希臘經濟憂心以對。

疑歐派的威脅不僅限於希臘。西班牙也將於2015年底舉行大選;於2014年初組成的青年左翼政黨「我們可以」 (Podemos)在這一年間迅速崛起,主張反撙節、推廣社會公義。在法國,2014年11月的失業人數已來到348萬人,在一年內上揚了5.8%。這也 使得現任總統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面臨極右派「民族陣線」(FN)來勢洶洶的威脅。年輕的義大利總理倫奇(Matteo Renzi)也面臨2大反對黨公開的疑歐挑戰,其中一個正在推動脫離歐元區的公投。

難以預測的英國大選

不過,歐盟團結的最大威脅來自一直未採納歐元的英國。有鑑於與保守黨組成聯合政府的自由民主黨支持度下滑、蘇格蘭 獨立公投後聲勢大漲的蘇格蘭民族黨(SNP)削減工黨勢力,保守黨與工黨2大政黨很可能都需要1個或以上的盟友才能拿下國會多數,這就給了疑歐派的「英國 獨立黨」(UKIP)重要機會。

2014年間,英國獨立黨已在歐洲議會大選與 西敏寺國會補選中證明自己有相當民意基礎,可由保守黨與工黨手中搶得選票。在獨立黨的威脅下,保守黨黨魁卡麥隆(David Cameron)若能繼續執政,將必須堅持抑制歐盟公民移入英國、或拒絕給予他們社會福利的立場,以免保守黨支持者轉投獨立黨懷抱,增加英國在2017年 公投中脫離歐盟的機會。

外界預期,若保守黨於5月獲勝,卡麥隆將在6月的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會議上提出談判的條件,確保英國能在歐盟公民自由移動的原則下成為一個特例。但這對於長久堅持這項原則的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等人而言,將是一個困難的抉擇。

同時,移民問題不僅為英國獨有,各國領袖也未能提出一個說服人心的論點。中東與非洲的動盪持續壓迫人民移入歐洲。 比其他歐盟國家收容更多中東難民的德國,2014年間已出現多次抗議。年底,約1萬7500人在德勒斯登(Dresden)遊行抗議西方的「伊斯蘭化」。 德國官方則希望人民能夠「理解並開放」。

新冷戰一觸即發 歐盟證明改革意願

2015年,烏克蘭危機帶來的俄國問題也可能成為歐洲的重要議題。稍早,前俄國財政部長庫德林(Alexei Kudrin)承認俄國「已經或正在陷入完全的經濟危機」。布魯塞爾、柏林、華沙與倫敦等國施行的經濟制裁已對俄國經濟造成傷害。這會連帶影響歐洲經濟前 景,也不確定能對俄國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決策造成多少影響;這可能使法國與義大利等國對持續制裁心生動搖。

在容克(Jean-Claude Juncker)領導下的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將需在2015年證明自己有改革的意願與能力。這包括實現單一數位市場(digital single market)的承諾,讓歐盟成員國間的線上服務與娛樂產品可自由流通;以及組成能源聯盟(energy union),減少對進口能源的倚賴,增加與非歐盟國進行能源談判的籌碼。

綜地來說,處理歐洲瀰漫的不安與不確定感,重新建立人民對歐盟計畫的信心,將是歐洲決策核心在2015年的主要任務。

引用來源:風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