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肉食輿圖】吃抗生素長大 小豬釀全球水危機

【肉食輿圖】吃抗生素長大 小豬釀全球水危機

世界上消耗最多水資源和造成缺水危機的主因,非農業莫屬。農業用掉了世界70%的可用淡水資源,家庭用水(10%)與工業用水(20%)相形之下只能望塵莫及。其中,畜牧業占了農業用水的3分之1。這不是因為牛、豬和雞特別容易口渴,而是牠們透過飼料間接消耗了大量的水源。
作者:Barbara Unmüßig(Heinrich Böll 基金會會長)、Magda Stoczkiewicz(地球歐洲之友董事);編譯:游博仰;審校:賴慧玲

畜牧業使用大量藥物來防止大型畜牧場爆發疫情,加快牲畜生長。但這伴隨著高昂的風險:細菌可能因此發展出抗藥性,讓治療人類的藥物失效。

歐洲各國肉用動物的抗微生物劑銷售量。

促進生長 減少夭折 畜牧業易濫用抗生素

死亡原因:膝蓋擦傷。這種科幻小說情節可能即將成真。

世界衛生組織(WHO)發出警訊,如果畜牧業繼續肆無忌憚地濫用抗生素,人類可能將會進入「後抗生素時代」。本來可輕鬆治癒的疾病,將再度變得致命。儘管如此,仍然很少有國家認真處理畜牧業濫用抗生素的問題。

這些抗生素除了用來確保牲畜在進屠宰場之前,不會因養殖場惡劣的環境而夭折,另外很大的一部分,則是被用來加快牲畜生長的速度。例如,投了藥的豬隻只需要正常豬隻85%到90%的飼料量,就可以達到市場的標準體重。

雖然歐盟在2006年就禁止將抗生素用作牲畜的生長促進劑,但實際上畜牧場濫用抗生素的情形仍非常普遍。系統性的調查發現,高達8千5百噸的抗生素原料在2011年被發送到歐洲25個國家。德國的消耗量是25個國家中最高的,一年使用了1千6百噸。而在嚴格管控獸醫工作的丹麥,每頭動物的用藥量只有德國的3分之1。

德國已具抗藥性的病原與肉類。

在歐洲以外的世界,幾乎沒有任何規範及限制來管控這些珍貴藥品的使用。根據估計,中國一年使用10萬噸的抗生素來飼養牲畜,且大部分都不受監控。而美國畜牧業在2009年消耗了1萬3千噸的抗生素,相當於全美使用量的80%。

隨著抗藥性細菌與食物中毒的風險水漲船高,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近期提議要畜牧產業將抗生素僅用於「維持動物健康所需之用途」。這些溫和的用詞和讓業主自主管理有很大的模糊空間,是否可以確實控制、甚至杜絕抗生素的濫用,還是個疑問。

「超級細菌」具抗藥性 侵入人體超容易

過去數十年來,工業化畜牧業發展飛快,其中一大推手便是抗生素的使用。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抗生素被使用在健康動物身上的量,比用在病人身上的量還多。在大部份的國家,使用抗生素加速動物成長是合法的,直到最近,幾乎每一個已開發國家的大型養殖場,都還會在飼料中摻入低劑量的抗生素。

畜牧業草率的使用抗生素,讓抗藥性的問題更加惡化。畜牧業通常都將抗生素加在整群動物的飲水與食物中,因此,很難確認每隻動物的劑量是否充足。而施放的抗生素種類是否正確,也很少去檢測。

美國抗生素與抗藥性細菌分布。

畜牧業提供給動物的抗生素通常和人類的一樣。每當施放抗生素給動物時,細菌便有機會產生抗藥性。所謂的「超級細菌」,例如同樣會讓人致病的大腸桿菌,沙門氏菌或者曲狀桿菌這類的病原,已經對幾種不同的抗生素都產生了抗藥性,因此特別難醫治。

抗藥性的細菌可以透過多種方式從動物轉移到人體。最顯而易見的方式就是透過食物鏈。當動物在屠宰廠中處理時,細菌可以附著在肉上,偷渡進消費者的廚房。但這不是超級細菌侵入人體的唯一方式。超級細菌可以藉由養殖場的抽風機散播到幾百公尺外。牧場上隨處可見的糞肥中也含有大量的細菌。只要透過糞肥進入土壤裡,細菌就會隨著雨水沖刷流入湖泊或河川。當細菌在農場與環境中相互作用,便會持續繁衍,並交換基因資訊,從而產生出大量能抵抗抗生素的細菌。

超級細菌被世界衛生組織稱為「惡名昭彰的全球千里馬」,肉類與動物製品經由貿易和運輸的連結橫跨全球,這些連結使得抗藥性細菌的傳播更為快速。

口渴的產業:當淡水乾涸時

全球成長中的畜牧工業可能會使超用河川和湖水的情況惡化。這並不是因為動物們喝了太多水,而是動物們食用的草料需要用大量的水來灌溉。除此之外,農場動物的排洩物中含有硝酸鹽和抗生素殘餘物,不只會汙染地下水源,也增加了地表水的消耗。

口渴的產業。

乾淨的淡水是生物生存最重要的必需品,但是過去一個世紀以來,淡水的消耗量增加了8倍之多,而且增加的速率甚至比人口成長的速率還快上不只兩倍。目前全球已有3分之1的人口面臨水資源不足的窘境,有高達11億人無法取得乾淨的飲用水。不僅如此,湖泊、河川與海洋充斥著過多的營養素和汙染物。於此同時,世界許多地方的地下水位正大幅地下降。就連美國科羅拉多河和中國黃河等大河,因為人類的需索無度,已幾個月來沒有河水可以流入海洋。隨著世界人口的持續成長,用水量也正不斷的增加。如果持續沒有節制地揮霍水資源,未來水供給恐將無以為繼。

世界上消耗最多水資源和造成缺水危機的主因,非農業莫屬。農業用掉了世界70%的可用淡水資源,家庭用水(10%)與工業用水(20%)相形之下只能望塵莫及。其中,畜牧業占了農業用水的3分之1。這不是因為牛、豬和雞特別容易口渴,而是牠們透過飼料間接消耗了大量的水源。

G20國家製造肉類需消耗之水量。

集約飼養耗水量高 4塊牛排=1個小型泳池水量

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調查,一公斤的牛肉需要15,500公升的水,相當於15.5立方公尺的水來飼養。4塊牛排竟然就需要用掉一個小型游泳池的水量?這是多麼驚人的數字,但是如果我們從牛一生吃掉的飼料來看,就不足為奇了:一隻牛需要1,300公斤的穀物和7,200公斤的糧草。種植這些草料需要花費大量的水;再加上每隻牛需要24立方公尺的飲用水以及7立方公尺的水來清洗牛欄。全部計算下來,製造一公斤的牛肉最少也需要6.5公斤的穀物、36公斤的糧草以及15,500公升的水資源。

聯合國農業及糧食組織公布的數據一樣令人驚訝。用麥片製造一千大卡的熱量需要花費大約0.5立方公尺的水量。但是如果以牛肉來製造相同的熱量,則需花費4立方公尺的水;奶製品甚至需要6立方公尺的水量。

以上這些數字只是平均的數值。事實上,牛隻的飼養方式不同,結果也不一樣。集約飼養所耗費的水量遠比放牧還要多,而世界上有越來越多的動物被圈在欄舍中飼養,不再放養於室外。

生產糧食、草料與纖維製品所消耗的水量。

肉類消耗量快速攀升 過度用藥施肥汙染水源

畜牧業對水資源的影響不只是水量的消耗而已。另一個大問題,是糞肥與化肥中的硝酸鹽和磷導致了水汙染。在許多地方,過度施肥的問題比缺乏肥料更為嚴重。當施肥過多,植物沒辦法吸收滲透進土壤裡的營養素,這些營養素最後便會流到地下水、河川與湖泊中。而地下水中的硝酸鹽通常會滲透到井水和泉水中。如果有關當局能對這些水源進行硝酸鹽的檢測,就能避免人們喝到超標的地下水,但是,並不是每個地方都有這樣的檢測。

其他畜牧業造成的水資源問題,還包括畜牧場大量用藥造成水源被抗生素汙染,以及亞洲許多地區因超抽地下水,導致地下水位下降。當這些地區的居民繼續下鑿乾枯的水井時,可能會挖到含有氟化物或砷的岩層,使水質被汙染並對人體以及動物造成傷害。

根據看守世界研究中心(Worldwatch Institute)的估計,如果全球肉類的消費量不斷快速攀升,在本世紀中期,飼養動物的用水量就會增加為兩倍。世界人口的成長意味著我們必須想辦法更有效益的使用水資源,讓節省下來的水可以提供給更多人使用。氣候變遷造成的全球暖化將使水資源的供給更不穩定。我們是否要將日亦珍稀的淡水資源投入畜牧產業中,值得好好商榷。目前,全球已經有25億人生活在水資源匱乏的區域;2025年之前,全球將有超過一半的人口處於缺水的境地。屆時,水資源的競奪恐會越演越烈。

用水量比一比。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