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南水北調將導致南方缺水?

南水北調將導致南方缺水?

英國《金融時報》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即將在本月(2014年10月)底正式開始通水,官方很可能會舉辦一個盛大得多的儀式來紀念這一刻。南水北調工程緣起於毛澤東的一句即興之言,大意是北方應該從南方借點水來。該工程旨在緩解北方工業化地區長期面臨的缺水問題,並為北京、天津等日益發展的城市提供額外的水源。

9月的某日,陰天,在潮濕的華中城市荊州,一群官員低調地舉行了新運河通水儀式。這條運河旨在緩解該地區日趨嚴重的缺水問題,而這是一個通常為洪水所困擾的地區。

之所以需要“引江濟漢”運河工程,是因為在該工程以北250公里的地方,一個規模大得多的工程項目分走了長江支流漢江的水。那項投資額達600億美元的工程,將漢江約四分之一的水調配到乾旱的北方——批評者稱,該工程將導致南方缺水。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即將在本月(2014年10月)底正式開始通水,官方很可能會舉辦一個盛大得多的儀式來紀念這一刻。南水北調工程緣起於毛澤東的一句即興之言,大意是北方應該從南方借點水來。該工程旨在緩解北方工業化地區長期面臨的缺水問題,並為北京、天津等日益發展的城市提供額外的水源。

中國政府認為,其在重新分配水資源方面做出的巨大努力對北方來說是必要的。但這一舉措的影響才剛剛在南方顯現出來。

中國環保人士、記者戴晴說:“從一開始,這個工程就和三峽一樣飽受爭議,”戴晴是三峽工程批評者中的領軍人物。三峽工程於上世紀90年代開建,自2006年完工以來,一直受到環境問題的困擾。

華中地區已突然出現令人擔憂的缺水跡象,而在歷史上,對漫漫長江的沿岸城市來說,洪澇才是困擾它們的最大問題。三峽大壩減少了下游河水中沉積的泥沙,導致長江三角洲中的一些島嶼縮小,水位處於低位時,駁船運輸也陷於停滯。在長江水流減速時,中國的金融中心上海不得不努力應對海水倒灌的問題。

隨著漢江上的丹江口大壩每年抽調95億立方米的水註入南水北調工程的運河和管道,華中的缺水局面還可能進一步惡化。這些運河和管道向北綿延1400公里,穿越兩個省份後抵達北京。

盡管長江沿岸的城市、工業和農業的用水量比過去更大,長江水還是不斷被抽走。湖北省環境科學研究院(Hubei Academy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2012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南水北調工程很可能會導致漢江水位過低,從而影響漢江航運,使某些灌溉網絡無法使用,並使依靠季節性洪水周期生存的魚類滅絕。

沖刷遭污染的廢料和地表徑流的水量變少,可能給人們的健康帶來更大的威脅,並抬高城市和工業的水處理成本。

南水北調工程時斷時續,造成了巨額的成本超支(最初的預算約為200億美元),也催生了形形色色的贏家和輸家,其中包括25萬因丹江口水庫擴建而被迫搬遷的村民。

“他們想一舉解決掉所有問題,但社會已經變了,”戴晴說,“現在每個人都想知道:我能從中得到什麽?”

規模較小的江漢運河表明,中央政府不得不顧及地方的關切。通過補充漢江上游調走的水,這條長67公里的運河使得漢江下游能夠繼續保持通航,並使擁有650萬人口、位於長江和漢江交匯處的武漢周圍的工業基地得以保存。“但那也不能解決問題,”武漢中國科學院測量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的杜耘說,“南方肯定會出現缺水問題。”

旨在於2008年奧運會期間增加北京供水的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已經讓北京周邊貧困農村灌溉所需的水庫乾涸殆盡。今年夏天從丹江口大壩抽調來的水,被調撥去緩解了河南的一場旱災——一旦中線工程徹底完工,將不再允許此類調撥,北方的城市將要求獲得它們自己全部的配額。

南水北調東線沿歷史悠久的京杭大運河現存河道修建,因而工程復雜程度較低。但令規劃者們失望的是,當長江口抽調來的水經過京杭大運河到達港口城市天津時,已被污染得無法直接使用,因此需要向水處理廠支付額外的費用。

已在進行當中的調水工程,其成本和效益將決定北京方面是否推進最昂貴也最富爭議的南水北調西線工程。西線工程將在青藏高原堅硬的岩層上開鑿隧洞,將南方洶涌的河水引至黃河的上游。

批評者表示,對中國來說,比起大規模轉移水資源以贏取北方的政治支持,提高缺水地區的水價才是更明智的做法。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環境經濟學家利奧•霍恩-巴塔諾泰(Leo Horn-Pathanothai)說:“目前為止,中國的解決方案是利用工程增加供應。現在的問題是全國範圍內的水資源短缺,經濟和治理的改善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延伸閱讀:三峽大壩——令人擔憂的先例

去年,中華鱘自然繁殖失敗,這是1400萬年來的頭一次。

三峽工程反對者列出的風險之一就是該工程對中華鱘的威脅。耗資260億美元的三峽工程是世界最大的水電項目,1992年獲批建設,並由此在中國掀起了長達20年的巨型水壩建設潮。水電現在占中國裝機發電容量的23%。那些在三峽工程上積攢下經驗的企業,如今成為了世界頂尖的水壩建設者。

長江是世界第三長河,它像一條泥濘的高速公路一樣橫貫中國中部。在長江沿岸,三峽大壩的代價才剛剛開始浮現。今年夏天,庫區的一個變電站被山體滑坡摧毀。與此同時,大壩下游1300公里的江水經常性地處於低水位,將水抽調到北方的工程可能會使該問題進一步惡化。事實證明,移民安置方案既不能充分滿足需要又充斥著腐敗,在上海和其他東部城市的貧民窟中,都能看到“水壩難民”。

在中國的反腐運動期間,負責三峽大壩的高官被重新洗牌,北京方面罕見地承認了困擾三峽工程的各種問題。

引用來源:THE FINANCIAL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