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時論─新加坡回收馬桶水 台灣可以嗎

時論─新加坡回收馬桶水 台灣可以嗎

食安問題的解決的確包含「安全」與「安心」兩個很不一樣的概念,前者較客觀,有實際的統計數據或指標可作標準來參考比較,較易執行;後者則較主觀,是屬於心理層面,人人都有一把「心中之尺」,有不同的刻度和長短,不是挺科學的,也很容易受到「民粹主義」的操弄。

食安問題的解決的確包含「安全」與「安心」兩個很不一樣的概念,前者較客觀,有實際的統計數據或指標可作標準來參考比較,較易執行;後者則較主觀,是屬於心理層面,人人都有一把「心中之尺」,有不同的刻度和長短,不是挺科學的,也很容易受到「民粹主義」的操弄。

政府的施政究應以何者為標竿?此事關係重大。若政府捨棄國際規範的「安全」檢驗標準,也跟大家搖旗吶喊,跟著民粹的那一把「安心」的「心中之尺」走,要「零容忍」、「零風險」、「零檢出」,不計任何成本,經濟學教科書早提醒我們會有政府失靈的下場,而且民不聊生。

在國內瀰漫反商的氛圍下,此次「餿水油」危機,似乎千錯萬錯都是食品加工廠奸商的錯。民粹的那一把「心中之尺」仍像神主牌似的不動如山。

食安問題的「安全」與「安心」,如何與國際接軌,減少政府失靈的可能,1986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布坎楠曾提示我們:個人主觀價值就像是每個人都有一把「心中之尺」,我們該想辦法來培養和提升這把「心中之尺」的品質。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在提升國民「心中之尺」的品質方面,新加坡在廢汙水回收再利用的作法剛好可以提供給我們一個很好的典範。新加坡是全世界富豪密度最高的國家,其健康、公共衛生及教育體系傲視全球,且為世人公認為最乾淨且最安全的國家之一。新加坡為解決其缺水的潛在危機,未雨綢繆,早在2003年就積極推動從「馬桶廢汙水純化為自來水」(toilet to tap)的「新水」(NEWater)計畫。

透過文宣、教育推廣及參訪示範,新加坡研發世界最先進的薄膜純化技術,全國4座廢汙水回收純化淨水廠每天生產近5億公升的新水,分不同等級,滿足工廠、冷卻設備及其他之用水需求。其新水甚至可進一步純化處理為「純水」供做瓶裝飲用水,於國慶佳節分贈新加坡國人飲用。目前新加坡的自來水有百分之五來自馬桶廢汙水淨化過後的新水,其水質檢驗標準已遠超過國際糧農組織(FAO)的安全標準。

也因「心中之尺」品質的提升,新加坡將於2015年發展為國際水務樞紐,水產業相關技術研發的領航國家,分享4000億美元的龐大國際水務商機,其水務產業聚落(或全球供應鏈)包括水公共事業公司、系統整合商、顧問公司、工程公司、儀器供應商、薄膜供應商、水處理化學藥劑供應商及測試分析服務商等,創造1萬1千個高階就業機會。

新加坡提升「心中之尺」的品質,與國際接軌,將飲用水的「安全」與「安心」合而為一,將馬桶廢汙水純化或精煉為瓶裝飲用水,發展為舉世傲人的國際水務樞紐,水產業相關技術研發的領航國家,這是「雙贏」的大戰略。新加坡能,我們能嗎?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教授)

引用來源:中時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