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凱因斯派絕地反攻 撙節派敗走

凱因斯派絕地反攻 撙節派敗走

呂紹煒
從上周在美國傑克森洞舉辦的全球央行總裁年會,到日前發生的「法國內閣叛變記」,再到18位諾貝爾經濟學家會議的反撙節,隱含的意義是:凱因斯派絕地大反攻,撙節派敗走

從上周在美國傑克森洞舉辦的全球央行總裁年會,到日前發生的「法國內閣叛變記」,再到18位諾貝爾經濟學家會議的反撙節,隱含的意義是:凱因斯派絕地大反攻,撙節派敗走。

 

每年在美國「傑克森洞」舉辦的全球央行舞會,總是吸引著全球金融市場的目光,大家總希望能夠從這些總裁們口中,聽出隻字片語的提示─即使是只能「讀唇語」。這次會議可看出各國對景氣復甦仍有疑慮,特別是憂心就業情況。

 

美國聯準會(FED)主席葉倫雖然表示「經濟已經更接近FED設定的目標」,但對失業率下降快過預期,她也承認因為數百萬勞工退場、失望,或淪落至部份工時的工作,因此單單失業率並不足反應真實情況。因此要以務實的方式評估,無需拘泥於固定的政策路線。這段話顯示美國的升息不會太快來臨。

 

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則除了承諾歐洲央行可能使用「一切可能的工具」來穩定價格外,也要求歐元區國家在財政政策上要配合,因為單靠貨幣政策已不足以啟動擴張腳步。這些話實際上是對由德國主導數年的撙節政策的「公開打臉」。

 

而法國發生的「內閣叛變」事件,也是因為內閣中的經濟部長蒙特堡公開批評總統奧德朗、總理瓦爾追隨德國的財政撙節政策,導致法國經濟停滯,無法走上復甦道路,因此要求政府應作政策調整;另外2位教育、文化部長發言挺他,結果全部被開除─內閣總辭,瓦爾重組內閣。

 

事實上奧德朗不屬於撙節派,他是主張擴張、追求成長、降低失業,但顯然以其它閣員的標準來看,他還是「太撙節」了。

 

此外,日前在德國舉行的18位諾貝爾經濟學家會議,與會學者亦大力反駁減債、削減政府支出的撙節政策,要求政府擴大支出,利用低利率與充沛資金投資公共建設,政府不利用此機會借錢投資公設,這種行為「無異於犯罪」;對憂心通膨者,他們則斥為「傻子」。這是百分之百的凱因恩派的思維與藥方!

 

這一切都是對以德國為首的「撙節派」的反撲。從2008年9月爆發金融海嘯、到2009年末開始的希臘等歐豬國家的債權危機,德國一直堅持的是撙節措施─要求危機國政府削減預算、砍薪資、壓支出、減社福、重建財政紀律。

 

這段時間又有學者提出「擴張型財政強化」的理論與實證研究,「證明」有不少國家採取削減開支措施,卻成功的擴張景氣,更令撙節派士氣大振。他們的觀點簡直是對凱因斯理論的「叛變」,認為「政府支出會降低經濟成長」,「經常性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每增加1個百分點,經濟成長率就會降低0.75個百分點」。簡言之,凱因斯學派的財政政策完全無用,減支撙節才是恢復經濟動能之途。

 

不過,這套說法在經過其它經濟學者一一檢驗後又逐漸失色,學者提出新的研究顯示擴張型撙節的案例並不存在,甚至根據歷史的個案顯示,衰退中的經濟體如果太快撤回財政刺激,不但會讓衰退期加長,也不會產生預期中的財政節約。這些研究讓支持撙節派的理論研究破產。

 

在實例上,最著名的當然是一戰後,歐洲幾個主要國家為了恢復金本位制而推動撙節措施,結果是經濟陷入嚴重衰退;美國三○年代大蕭條,羅斯福推新政,以擴大財政支出支撐經濟,經濟恢復一點元氣、失業率從25%高點降到17%,接著又為平衡預算而撙節,經濟立刻再陷蕭條。

 

當然,更「現世報」的是歐債危機後,德國主導的撙節理念,要求希臘、愛爾蘭等歐豬國家削減支出、勵行撙節,結果這些國家的經濟持續衰退、債務占GDP比重反而上揚。幾乎所有實施撙節的國家都引發大規模的抗議,社會陷入動盪;撙節政策帶給經濟與社會的災難算是相當明顯。IMF研究後說,歐元區負面的財政乘數被大幅低估,裁減的緊縮效應在經濟中被放大了1倍半。難怪那些被迫撙節的國家,經濟最後都陷入蕭條。

 

反倒是美國雖然一直有白宮與國會的財政、債務之爭,但從未力行撙節,經濟復甦情況優於歐洲;英國卡麥隆上台時宣示推動強力的撙節政策,引發民眾抗議後也悄悄放寬。


其實,可能不需要太多深奧的理論辯駁及實證案例,直觀的思考就夠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梭羅就很疑惑的問:為什麼政府花錢買一個打字機是全然的浪費(指對經濟沒有貢獻),而最糟糕的作家購買,只要他是屬於民間部門,就會帶來成長?


全球央行會議中,德拉吉要求歐元區國家配合擴張的財政政策,而德國不作聲;法國的部長為反撙節而叛變,諾貝爾獎學者集體對撙節派打臉…,凱因斯派吹響反攻號角,未來可能再成主流;撙節派則暫時敗走,何時再起,就要看歷史機緣了!

引用來源:風傳媒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