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由保守到激進 歐洲以負利率力抗「失落10年」

由保守到激進 歐洲以負利率力抗「失落10年」

主筆室
歐洲(ECB)央行周四祭出降息、負利率、向市場注資4000億歐元等計劃,而且宣稱其動作將「無止境」。原本最是保守的歐洲央行轉身成為全球最激進的央行!所為何來?為的是避免歐洲掉入日本的「失落10年」(或稱日本病)慘境。

歐洲(ECB)央行周四祭出降息、負利率、向市場注資4000億歐元等計劃,而且宣稱其動作將「無止境」。原本最是保守的歐洲央行轉身成為全球最激進的央行!所為何來?為的是避免歐洲掉入日本的「失落10年」(或稱日本病)慘境。

 

這次歐洲央行把再融資利率、隔夜拆款利率再往下降,而銀行隔夜存款利率更由0%降到-0.1%─這幾乎算是史前無例,近年只有北歐的瑞典、丹麥實施過這種負利率,連日本都沒幹過這種「名目負利率」的事。主要是歐元區經濟持續疲軟,通膨只有0.5%左右,這種情況與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類似,專家都擔心歐洲會重覆日本「失落10年」(事實上是失落20年了)。

 

從2008年的金融海嘯之後,歐洲就多災多難;海嘯之後迎來的是主權債信風暴,歐元區幾乎解體;這幾年歐元區的經濟成長率大致上在正負0.5%之間擺盪,今年首季成長率只有0.2%。如果從2009年開始算起,歐洲算是已「失落」6年了,且至今尚未看到脫困前景;不採取強力措施,歐洲可能繼續維持這種「不死不活」的情況,那就是日本「失落10年」的停滯性增長。

 

過去,歐洲央行以保守著重,是百分之百的通膨鷹派─鷹派到在2008年海嘯發生前還升息、海嘯發生後也遲遲不肯祭出降息及祭出強力寬鬆政策。但曾任義大利央行總裁的德拉吉(Mario Draghi)在2011年11月上任後,開始改變保守作風。

 

這個被市場稱為「超級馬利歐」的總裁,先是祭出「直接貨幣交易」(OMT)─這是一種宣稱要無限收購債券的政策,被認為是「無限暢飲」的量化寬鬆。這個政策讓歐元區的主權債信風暴平息;接著不顧德國央行等3個國家央行的反對堅持降息,這次端出的負利率則又是更為激進的貨幣政策。

 

德拉吉的負利率、向市場注資計劃、定向長期再融資操作、延長對銀行資金無上限供應……,所有政策的核心就是:把所有的錢逼出來,逼到實體經濟中;用過多的錢把通膨「打上去」,以避免陷入持續通縮中;此外,也希望能把歐元匯率拉下去,因為,縱然經濟無起色,但歐元兌美元是仍處於高點,不利歐元區出口。

 

對德拉吉的激進政策,永遠不嫌錢多、永遠期待資金行情的金融市場,當然是歡聲雷動,歐美股市上漲回應;但學界對其效果則看法分歧。不過,0.1%的負利率加上預估0.7%的通膨,把錢存到歐洲央行,實質上等於要繳交0.8%的「罰款」,此政策必然會把錢逼到市場,讓市場資金更充沛、也更泛濫。

 

接下去的成敗點要視資金流向而定。如果資金流向實體經濟(當然,實體經濟必須有吸收資金的投資機會),就有可能逐步把歐洲經濟拉出停滯的泥沼;如果流向金融市場、房市等,則可能點燃另一波資產泡沫。

 

而對那些債台高築的歐豬國家,通縮其實等於是讓債務更沈重,如果能拉高通膨,其實是隱形而間接的減輕其債務負擔;對新興國家而言,也有可能受惠─特別是近期因美國QE(量化寬鬆)退場,飽受資金流出之苦的國家,可能因歐洲的負利率而減緩資金流出,或甚至資金可從歐洲流向他們。

 

德拉吉在記者會中說,歐洲央行的動作不會這樣就結束,「必要時我們將迅速採取行動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而且將動用「非常規政策工具」。其實,話說得非常明白,這波負利率政策不可能就此終結通縮,因此後續一定有更強而有力的政策接續。

 

雖然,現在很難預測歐洲對抗通膨,避免跌入「失落10年」的行動是否能成功,但金融市場往往是這樣:聲音夠大、決心夠強、力度夠狠,市場的預測、觀風向導致的「自我實現」,會讓這些政策成功的機率大增,大家就且拭目以待「超級馬力歐」下回又要端出什麼驚人的菜色吧!

引用來源:風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