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霧霾啟示中國轉變生產方式和能源結構

霧霾啟示中國轉變生產方式和能源結構

新華網
PM2.5、PM10——中國百姓深惡痛絕的“老朋友”陪伴人們送走了2013,迎來新的一年。如何破解大氣污染,已成為中國人最關心的話題之一。

这是唐山市兴业工贸有限公司450立方米高炉爆破现场(2013年11月24日摄)。

記者從河北省政府獲悉,該省2013年為治理霧霾、改善空氣品質,先後關停取締了重污染企業8347家,淘汰改造燃煤鍋爐3.5萬台,淘汰黃標車57.8萬輛。全年壓減粗鋼產能788萬噸、煉鐵586萬噸、水泥1716萬噸、平板玻璃1488萬標準重量箱。預計全省單位GDP能耗下降3%以上。(記者 楊世堯 攝)

PM2.5、PM10——中國百姓深惡痛絕的“老朋友”陪伴人們送走了2013,迎來新的一年。如何破解大氣污染,已成為中國人最關心的話題之一。

中國傳統文化講究“天人合一”,人與自然和諧相處。雖然當前的污染問題讓一些人開始重新思考傳統文化的力量,但是專家認為,現階段還沒有有效的方法釋放傳統文化的作用。

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能源與氣候專案駐會研究員王韜說,目前中國最迫切需要的,還是要用嚴格的法律來規範經濟活動和人們的行為,在此基礎上逐漸形成習慣。

要規範,首先需要對霧霾追根溯源。

中國氣象局和中國社科院此前聯合發佈的《氣候變化綠皮書》顯示,中國霧霾天氣增多的主要原因,是化石能源消費帶來的大氣污染物逐年增加,主要源於熱電排放、工業尤其是重化工生產、汽車尾氣、冬季供暖、居民生活、以及地面灰塵等。

王韜介紹,中國政府一直希望降低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費中的比重,2000年左右也考慮過將煤炭比例降低到60%的可能。但由於資源稟賦的原因,煤炭成為中國發展重工業最廉價的首選。

據中國國家氣候戰略中心副主任鄒驥介紹,十年前,中國的電力裝機容量不到五億千瓦,而現在是十幾億千瓦,六七年時間裡的增長,相當於1949年以來50多年累積的裝機容量。一個以火電為主的國家,數億千瓦的裝機容量要靠煤來支撐,大小煤窯開動,全民挖煤,約一半的鐵路運輸負荷和周轉量都在運煤。

縱觀全球的工業化進程,中國目前面臨的霧霾問題並不是孤例。上世紀40年代的美國洛杉磯、50年代的英國倫敦、60年代的德國魯爾地區都曾經出現過嚴重的空氣污染。

但王韜認為,中國目前的情況要更複雜,除燃燒煤炭產生的污染外,密集的機動車排放也給空氣注入了更多的污染物,因此中國的霧霾是混合了當時倫敦和洛杉磯的兩種污染,治理方法不僅要對症下藥,更要多管齊下。

“中國要從一個中等收入的發展中國家躍遷到中等發達國家行列,最關鍵就是2050年前的這幾個十年,現在沒有把握說一定能達成那個目標。但可以確定的是:如果沿襲現在的發展方式,把握是非常小的。”鄒驥說。

國務院2013年9月發佈了《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畫》,提出推進能源清潔利用,加快淘汰落後產能等手段,力爭到2017年,全國地級以上城市可吸入顆粒物濃度比2012年下降10%。

鑒於上世紀的倫敦和魯爾地區通過尋找更好更清潔的能源、調整更有創新力和附加值的產業結構走出了污染困境,專家們認為,這些措施也是中國政府目前迫切需要做的。

除此之外,今日中國也面臨著不同的外部環境,既有機遇也有挑戰。機遇在於全球金融危機給世界經濟提供了調整和轉型的機會,在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過程中,也有很多過去不可想像的制度措施得到應用。

王韜說:“中國的經濟還在增長,同時經濟的增長點也在變化過程中,我們還沒有真正找到成功實現經濟轉型的出路。一方面要調整經濟結構,發展新的產業和經濟增長的動力,另一方面還要減少對落後產業原來的幫助、限制其發 展,保護環境。如何去協調這個平衡是我們所面臨的最大的挑戰。”

專家們指出,應對環境挑戰需要正視的一個現實是,在現有的世界經濟體系下,一個正在發展的國家的排放量是很難快速下降的。為此,中國減排應在能效提高和可再生能源上持續發力。

“新年新氣象”。2014年初,隨著地方“兩會”逐一召開,各地紛紛表示要放下GDP的包袱,走綠色崛起之路。其中霧霾最為嚴重的河北甚至拿自己的“吃飯產業”——鋼鐵開刀,確保未來不增一噸一箱產能。人們希望,從這一年開始,可以漸漸和“老朋友”說再見了。

引用來源:新華網